×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上映6天被下線,洪金寶這部恐怖片生不逢時,被埋沒了20多年

陆凡 2022/08/19

香港鬼片,一代人的經典回憶。

在眾多鬼片中,蒲松齡的小說《聊齋志異》承包了電影裡的絕大多數主題,其中又以《畫皮》和《聶小倩》這兩個故事最為熱門。

說起《畫皮》的改編,有幾部電影為人熟知,1966年鮑方執導的《畫皮》,1969年的《雪娘》,1979年的《鬼叫春》、1992年胡金銓的《畫皮之陰陽法王》以及周迅版《畫皮》。

在這幾部作品中,胡金銓的《畫皮之陰陽法王》尤其值得和大家仔細說說。

從製作團隊的豪華陣容到拍攝時的幕後趣事,從影片的深刻內涵到上映時遭遇無情剪輯,樁樁件件都耐人尋味。

名導演胡金銓,唯美武俠片的集大成者,《畫皮之陰陽法王》既是他最後的遺留之作,也是他第一次回到家鄉內地拍戲,半世流離終於回歸故土。

參加拍攝的演員包括 鄭少秋、王祖賢、洪金寶、午馬、劉洵、林正英等香港影視圈的大腕明星。

更值得一提的是,電影的劇本創作還請來了曾在義大利獲過文學獎的小說家阿城。

巧合的是,《陰陽法王》不僅是胡金銓的最後一部作品,也是王祖賢最後一部女鬼電影,在此之後,王祖賢的女鬼時代徹底落幕。

01、畫皮和陰陽法王的奇妙組合

有道是舊瓶裝新酒,面對早已被多次改編的《畫皮》,胡金銓在《陰陽法王》中講了一個怎樣的新故事呢?

影片開頭,名落孫山的書生王順生見色起意,面對落難的大戶人家小妾尤楓,心中早已按捺不住喜悅。

郎有情,妾有意,一拍即成,情投意合。

王順生相當硬氣地把尤楓帶到了妻子面前,直截了當地說要納妾。

美色當前,妻子並沒有被迷暈了頭腦,她發現了小妾的真面目,外表美豔的[少.婦]竟然是個畫皮女鬼。

得知真相的夫妻二人慌忙來到了清風觀,向法力高強的玉清道人張道靈求助。

張道靈當即應下此事,帶著好友馮道長一同下山收拾女鬼。

接下來發生的故事情節就是這部電影的創新之處了。

影片塑造一個陰陽法王的角色,這個法王獨立三界之外,常年在陰陽兩界的交界地帶活動,暗中收集那些通向陰界的亡魂,讓他們留在陽間,受自己驅使,以此壯大自身實力。

尤楓就是被攔截在陽間的可憐鬼魂,她本來是一名戲子,在表揚的時候意外離世,死後不幸被法王捉走關了起來,無法轉世投胎。

這次她是偷偷逃了出來,想著能找到機會回到陰界。

張道靈得知事情來龍去脈後,推測法王法力莫測,恐不是其對手,於是找來了另一位得道高人太乙上人。

三人聯手最終將法王打敗,尤楓也得以順利投胎轉世,成為了王順生和原配妻子的兒子。

02、儒俠導演胡金銓

說起六十到八十年代的導演,胡金銓的名頭絕對響噹噹,這位被稱為儒俠的導演,早在1978年就被英國的《國際電影指南》雜誌評為了全世界最重要的五位導演之一。

從《大醉俠》的一舉成名,到後來的 《俠女》、《龍門客棧》、《忠烈圖》等,胡金銓從未讓觀眾失望。

這是一個為電影瘋狂的男人,他為電影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拍攝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務必做到最好才行。

電影中使用的道具,如果有原型,堅決不用複製品。

有一次要拍竹林打鬥的場面,胡金銓拒絕找一片現成的竹林,非要重新栽種。

為了拍落日,整個劇組苦苦蹲守了十多天才最終拍到他想要的畫面。

胡金銓鏡頭下的電影,撇開商業性質不談,其製作之用心早已能夠向藝術品看齊。

03、鬼片之下的深刻隱喻

在《畫皮之陰陽法王》中,胡金銓依然沿襲了對藝術的極致追求,影片在山西大同、五臺山和北京電影廠取景,每一幀畫面都令人陶醉。

零下二十多度的五臺山,白雪輕柔地覆蓋在草木和岩石上,天地一片白,純淨而神聖。

電影中,那些徘徊逗留在陰陽界的鬼魂,不人不鬼,失去了自己的本來面目,只有在返回陽間時才能用畫皮暫時遮掩。如此的情節設定和胡金銓的個人經歷也十分契合。

出身河北的他,年輕的時候就離開家鄉,四處輾轉生活、學藝,從香港、臺灣省到旅居美國,長時間漂泊不定的生活使得他的內心失去了歸屬感,無根可尋,無枝可依。

晚年的胡金銓將這份思鄉的哀愁拍進電影裡,於是有了陰陽界這個獨特的存在。 那些失去身份,失去面目的鬼魂,何其可憐。

作為在國外的華人,出國多年,胡金銓深深感受到了華人所受到的不公平對待和歧視。

電影中,那些被法王攔截的鬼魂,一旦做錯了事,就被法王無情地扔到油鍋裡,一陣劇烈的劈啪聲過後,所有痕跡煙消雲散,三界之中再找不到這份存在。

這般淩辱,和在外華人的處境何其相似, 處處被看輕、被踐踏,命途多舛,顛沛流離。

影片中法王的服飾設計和幽冥鬼蜮的構造,還有各種刑罰的設計,大多借鑒了明朝錦衣衛的模式。

胡金銓對明史的偏愛沿襲到這部鬼片中,便成為了赤裸裸地嘲諷,借古諷今,絕妙至極。

時代在往前發展,可有些糟粕卻如影隨形,怎能不令人歎息。

04、劇情特效大失所望,撤檔已成定局

國際知名導演拍攝,重磅明星加盟,怎麼看都是衝擊票房冠軍的好苗子,然而《陰陽法王》卻如曇花一現般,很快消失在影院的排片檔上,在香港僅僅上映了六天,便慘遭撤檔,著實令人惋惜。

追溯其原因,最大的問題在於影片播出時情節不連貫。電影完成拍攝後,胡金銓初次剪輯後的版本總時長有兩個多小時。

然而後期考慮到影院的排片效果,電影刪刪減減最終只剩下了95分鐘,被砍掉了將近三分之一的時長,這直接影響了觀看體驗,很多劇情前後不搭。

比如片中早就被法王害的王順生妻子,不知何時突然復活,在結尾還生了一個兒子。

還有一些莫名其妙出現的線索,比如王順生收到的女鬼畫像,後面也並沒有解釋到底有何用處,觀眾看得雲裡霧裡,摸不著頭腦。

除了劇情之外,影片特效的落後是導致其口碑下滑的另一大原因。

鬼片題材的電影胡金銓之前很少涉獵,畢竟奇幻主題和武俠片之間的差距還是很大的。

相比武俠片,鬼片對於特效的要求更高,很多魔幻靈異的場面都需要後期製作加工,胡金銓在這一方面並非個中好手。

片中呈現的陰陽界以及法王和道長的幾場打戲,畫面並不出彩,以致觀眾興趣缺缺。

電影上映六天后,因為票房慘澹,很快被替換下線,在香港總票房僅132萬港幣,相比同年票房冠軍《唐伯虎點秋香》的4017萬,這般結局著實有些辛酸。

胡金銓的黃金時代伴隨著《陰陽法王》的失利迎來了落幕,其後再無作品。

1997年,他籌備許久打算拍攝《華工血淚史》,然而卻因為手術併發症倉促離世。

誰能想到,《畫皮之陰陽法王》竟誤打誤撞成為了這位叱吒一時的名導演最後的作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