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給2022年“素顏最美的10位女演員”排個名,趙麗穎第10,她排第1

給2022年“素顏最美的10位女演員”排個名,趙麗穎第10,她排第1
2022/12/26
2022/12/26

2022年,影視,從不缺美人。

問題是:何為美人?

在眼中,何為美?

美,可以是《人世間》中,隋俊波素面朝天綻放笑顏,

徐百慧背對眾人落下晶瑩眼淚,

也可以是殷桃面對惡人的奮力一跪。

那一刻,美,是人世間飛濺出的詩意。紅塵萬事,真實很美。

美,也可以是《山海情》里,熱依扎對著昔日戀人的淚中帶笑,

是黃堯和愛人在黃土坡上的絮叨。

那一瞬,美是山海中迸發出的生命力。跨越山海,平凡最美。

美什麼都是,美什麼都不是。

人們說,美是網紅臉,美是永恒少女,美是完美無暇,而不美,是女性原罪。

我卻要說,美是 “美人在骨不在皮”,美無需完美無瑕,美可以是高矮胖瘦,瑕疵也是一種美。

美是解讀人間的一把鑰匙,又是叩問人心的標尺,美人背后,是我們所處時代的審美和文化。

以下是我以2022年至今的多部國產影視劇為參考依據,給大家選出的10位“最美”女演員,但最美前面,要加兩個字——“素顏”。

以下要說的,都是2022年,國產影視劇中最真實的美人。

她們有的是被寄望扛起“國劇”大旗的大青衣,有的年過花甲,卻照樣美得超凡脫俗,還有人,則是國劇中的遺珠之憾。

要說她們的共性,就是以真實素顏之美,治好了內娛女星“低幼至死”的“美麗病”,為中國女演員“掙回了臉面”。

10、吳越:雋永之美

2022年作品:《加油!媽媽》《縣委大院》

有些美看似素凈、清淡,沒有精雕細琢的完美無瑕,卻會在歲月中形成一種噴薄而出的爆發力。

比如吳越。就是那種乍一看不惹眼,越品卻越有味道的女人。

年輕時的吳越,也曾有過一眼入魂的美麗,扭頭一笑,會讓人想起孫儷。

《和平年代》中,她美得驚心動魄。

但她的眼窩略有一點塌陷,進入中年就會有一絲所謂的“苦相”,按照網紅臉審美,就是會顯出疲態。

也可以說,她曾經是,現在卻不再是主流審美下的美人。

但一旦看她的劇,很容易發現那種女性成熟與復雜揉碎在一起醞釀出的美。

從《我的前半生》開始,隨著年歲的增加,這種美的味道越來越足。

到了《掃黑風暴》,她飾演為了兒子深陷泥潭的女警,初讀完劇本之后給導演五百發信息說: “她可憐。生活中每個人都需要演戲,需要她演的角色有很多很多,但那些角色里沒有一個真正屬于她自己……更可憐的是也沒有一個真正屬于她的觀眾。”

結果你們都看到了,她把角色演出了悲劇之美。

接下來的11月,很可能會是她真正的爆發時刻,孔笙導演的《縣委大院》中,她跟胡歌、黃磊、張新成、王驍等一票演技派同場競技,飾演本劇女一號,雖然劇中還有劉濤、萬茜這樣傳統意義上的大美人,而吳越的造型素淡,但劇照中幾個深邃的眼神,已經散發出一種不一樣的味道。

吳越年輕時說,她們學校長得好看的都被找去拍廣告,只有她沒有。但她真的是越來越美。

她的中年翻紅證明了,有些美是需要有人賞析的。看不懂她雋永的素顏之美,不是吳越不美,是你缺一雙善于發現美的眼睛。

9、惠英紅:成熟之美

2022年作品:《我的非凡母親》

這屆國劇美人美得日益單薄,惠英紅卻美得豐厚。

這屆年輕女星最擅長的,就是把水嫩堅持到底。永遠在撒嬌賣萌,永遠浪漫純真。

而香港女演員的美,就像歲月的一場“快進”。

她們提早趕往人生閱歷的下半場,經歷歲月的歷練,在復雜的世界中生發出另一種豐厚的美。

比如惠英紅。

她年輕時,美得天然去雕琢。不是科班出身,14歲就被大導演張徹賞識,成為邵氏電影的演員。1977年,在《射雕英雄傳》中,飾演穆念慈,造型清麗動人,楊康那個浪蕩子愛上她,一點都不奇怪。

現在美圖科技和化妝技術都很發達,靠修圖加工技術點綴出的美人,顏值是經不起檢驗的。

但當年的惠英紅是貨真價實的大美女。

可她真正最美的時候,卻是在經歷了人生顛簸挫敗的中年之后,情路坎坷,事業遇挫,40歲患上抑郁癥,港產動作片下滑,女打星失去了舞台,就跟著市場一起下滑。

誰曾想,2009年的一部《心魔》,她竟憑演技翻身,演出一位占有欲極強的母親,演到讓人毛骨悚然。

從此,故事開始逆襲。

如今62歲的惠英紅,手握3屆金像獎影后獎杯,還拿過2個金像獎女配,港片影壇姹紫嫣紅,獎項上能壓住她的,只有張曼玉。

后來她回歸TVB,又憑《鐵探》拿到了TVB視后,成為繼鄭裕玲后,第二位同時獲得影后視后的女演員。

但這麼一位獲獎無數的影后,2022年,卻在一位新人導演的處女作里,飾演了一個盲人母親,看上去是“自降身價”。

但電影改編自導演朱鳳嫻的真實經歷。她出生在香港的一個特殊的家庭里,父母都是盲人。

拍攝處女作時,她決定把父母的故事搬上大銀幕,第一時間想起惠英紅,請她出演自己的母親。

惠英紅看過劇本后,毫不猶豫地接下了這部戲。

影片中,惠英紅的角色一只眼睛是正常的黑色,一只眼睛是完全的白色。

惠英紅在表演時必須學斗雞眼,眼球不停亂動,不能有焦點。

還必須佩戴白色的美瞳,由于佩戴美瞳的時間常常超過3小時,接受采訪時她自曝自己生了好幾次眼瘡。

眼睛看不見,但角色卻眼盲心亮。

有場戲是女兒和朋友們有說有笑走出校門,看到媽媽卻假裝看不見,從感受到了女兒向她走來,到聽到女兒和男友的歡聲笑語,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再到感受到女兒的窘迫后,她的笑容消失,配合女兒演出一個陌生人。

直到女兒走遠后,角色的悲傷才噴涌而出。整個表演一氣呵成,是絕對的影后級演出。

年過60歲的惠英紅看上去依舊是風姿綽約,各大紅毯上經常完勝吳千語這樣港圈公認的大美人,

但她最美的時刻,還是在戲里,豐富的生活閱歷讓惠英紅的表演充滿了生活質感。

當越來越多的女明星,在妝容、濾鏡和修圖師們精湛技術的加持下,永遠保持一種“不老”的假象。

惠英紅卻絲毫不在意在鏡頭前,暴露自己的老。

但老不是貶義詞,而是人間尋常,為什麼要去懼怕容顏的衰老?

變老是人生的過程,但真美人,卻能將歲月釀成佳釀,令自然老去的真實容顏,余味悠長。

8、呂曉霖:素顏之美

2022年作品:《淘金》《對決》

呂曉霖長了一張頗有辨識度的臉,但很多觀眾記住了她角色的名字,卻叫不出她的名字。

從《白夜追兇》到2022年的《淘金》,很少有一個女演員,愿意在作品中,一次次展示素顏。

這背后,是經常處在鏡頭之中的女明星,已經習慣把精致的妝容,作為自己護體的金鐘罩。

叫她素顏上陣,等同要她的命。

所以演藝圈極少舒淇這樣的真女神,敢于摘掉“女神”的標簽,在日常照片中展露滿臉雀斑的臉。

呂曉霖在《淘金》中,不但全劇素顏朝天,甚至是刻意往糙了演。

《白夜追兇》里的法醫高亞楠也是,那大概是國產懸疑劇中,給觀眾留下印象最深的女法醫角色。

在《淘金》中,她飾演游走于兩個金老板之間的女礦頭。

和廖凡有多場對手戲,哪怕是親密戲,兩人對話里,都是滿滿的試探和摸底,呂曉霖素著一張臉,眼神里全是故事,每個動作都是戲劇張力。

以呂曉霖的演技,其實不止于此,遇到對的角色,她是能沖影后的女演員,長得不夠“美”,資源不夠優越,影響了她的上升,這是現實。

但這麼一張敢素顏的臉,依然提示我們,欣賞女性角色,不止可以欣賞絕美、溫柔,也可以欣賞堅毅、執念。

當完美妝容成為許多女演員的窠臼,在販賣完美女主臉的影視流水線,呂曉霖這樣一張臉,注定有她存在的價值。

7、黃堯:自在之美

2022年作品:《奇跡》

內娛像黃堯這樣的新一代女演員,不多了。

當do臉從時尚變成潮流,觀眾總是會在影視作品中,看到一些面目全非的“假面美女”。

但奇怪的是,變臉并沒有成就多少女星的星途,反倒是加速了許多人的“過氣”。

更奇怪的是,明明有那麼多整容變自毀,整容后星途下墜的例子,后來者依然絡繹不絕。

就說黃堯,畢業于中戲表演系,2016年正式進入娛樂圈,演戲6年,驚艷四座。

她出道就碰上了《過春天》這部文藝片佳作,讓人印象深刻。

《沉默的真相》她飾演記者張曉倩,《山海情》里她飾演白麥苗,我是第一次看到這屆年輕女演員不但不假吃,還把油餅吃得那麼香。

這部劇為她拿到了白玉蘭女配。

《對手》中,她扮演青年時的丁美兮。

2022年的《奇跡》中,她飾演女吊車司機,把一個網吧中年帶出人生的泥潭,網友評論說:誰能拒絕一個會開吊車的女孩呢?

其實誰都有可能拒絕一個會開吊車的女孩,但當黃堯開車吊車,頂著一張近乎素顏的臉向你燦爛一笑,沒人抵擋地了。

黃堯長得其實很美,雖不是第一眼美女,勝在耐看。

但在作品中,她從未突出自己的美,觀眾甚至感受不到她是在表演,而是隨著她進入生活。

她的顏就像生活本身一樣,自然流淌,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不回避,也不刻意突出。

黃堯的美,就像被輕輕丟下一顆石頭的湖面,一點點在觀眾心中泛開漣漪。

其實我覺得黃堯的臉,比起小屏幕更適合大銀幕,但能自自然然這樣演下去,在往來如織的娛樂圈,保持這份自在的美,就很好。

6、海清:四季之美

2022年作品:《心居》

2022年的國產影視劇,海清演出了另一種美。

當下內娛的美人,多半是刺激眼球,大腦,說白了, “美”的直白又猛烈,一下子打在觀眾心巴上,酥酥麻麻。

而演員海清是美在觀眾心里。

在國劇中,她有變化。

《心居》中,她飾演了精明現實又不失善良的馮曉琴,而在《張衛國的夏天》中,她出場就吃了一嘴奇怪的粉末。

這些場景中她最最打動我的,不是任何情緒炸裂的戲份,而是隱入人間的生活日常。

跟那些懸浮在空中的表演相比,海清的表演始終能透出人間煙火氣,砍價會要把蔥,在江邊吃到奇怪粉末會邊吐邊吐槽。

這些行云流水的動作表情,不是一個沒有生活經驗的演員,能演出來的。

2022年,她的表演和她的美,就像春耕秋收,日升月落,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內娛的美人像搶著被收割的麥子,割完一茬又一茬,而海清的美,四季常青。

5、顏丙燕:演技之美

2022年作品:《大考》

這屆內娛不懂顏丙燕的美。

就說這屆年輕人的漢語,看似豐富,但夸贊也真是貧乏,挑句常用的“她好頂。”

夸贊美人的語言貧乏背后,其實是這屆審美的貧乏,直男欣賞美人,第一眼,看腿,第二眼,看胸,第三眼,看腰,身材達標,再鑒賞鑒賞臉,尤物,就此出爐。

不由分說,單一無趣。

顏丙燕自然是美過的,甚至也曾經有過時下流行的小白花長相,溜圓的眼,秀氣的鼻子,由內而外散發出一股清新自然的秀美。

年輕時的顏丙燕真心很漂亮,但她是卻是不太稀罕自己美貌的女演員,

一胖,就容易流失美貌。

相比之下,那屆女演員的任性這屆女明星不敢想,顏丙燕是一個,郝蕾是一個,后來郝蕾顯出了明顯的“雙下巴”,卻在演技綜藝自豪地說:作為一個女演員,我已經胖成這樣了,我還是非常自信地坐在這里,因為我的演技是誰也拿不走的。

顏丙燕更經典,顏值最高的時候演技只算還可以,到了《萬箭穿心》中挑扁擔的李寶莉,神顏被歲月帶走,卻貢獻了影后級別的演出,奧斯卡也好,戛納威尼斯也罷,憑那個角色,顏丙燕都是有資格拿的。

很少有女演員能演出中國女性最真實的命運,顏丙燕卻信手拈來。

美人常有。但實力卻能決定一個女演員的美,所到達的高度。

4、吳彥姝:歲月之美

2022年作品:《媽媽!》

在吳彥姝之前,老,仿佛是內娛一個不能說的話題。

就連一代女神林青霞都會說,察覺到自己“年老色衰”以后,她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愿工作,也不敢出門,不想讓觀眾看到自己行將老去的樣子。

周迅也在節目中說過,自己曾經歷過很長一段以淚洗面的時光。

女明星敢于說出年齡焦慮已經算很勇,但要把時間的侵蝕醞釀出歲月的香醇,則是一門藝術。

而這位國民媽媽則是一位時間的藝術家。

在妝造、濾鏡和修圖師們精湛技術的加持下,這屆女明星更容易制造出一種“不老”的假象。

但沒有人真的不會老。

這就是為什麼當吳彥姝、奚美娟和文琪合演的《媽媽!》出現在大屏幕,觀眾看到國產片終于開始觸及中老年女性的生活,包括去探討女性之間的互相扶持,去對抗歲月,那種震撼是巨大的。

我最愛電影的結尾,一對步入老年的、相依為命的母女,母親推著身患重病、坐在輪椅上的女兒,站在海天之際,望向無邊無垠的大海,人是那樣渺小,又那樣有力量,坦然面對人生的浪。

痛苦啊歲月啊,都隨著浪潮自然來去,似乎對未來的老之將至都沒那麼害怕了。

有什麼好怕的呢?時間本身就是答案。

84歲的吳彥姝演出了女性的力量,憑借這個角色拿下了北影節的最佳女主角,這位年齡最長的女演員留下的表演和女性深厚的美,甚至是她的的「老年翻紅」,都在提醒我們:

越是在這個“白幼瘦”當道、化妝和濾鏡橫行的時代,觀眾越是稀罕有底蘊、有厚度、有人性的美。

年齡焦慮、容貌帶來的精神內耗可以,但沒必要。

3、趙麗穎:土氣之美

2022年作品:《幸福到萬家》

在趙麗穎演出這部劇之前,觀眾對農村女性的認知,很多還是鞏俐給的。

她在劇中大部分時間不施粉黛的素顏狀態,讓觀眾更加接近何幸福,并透過她的表演,感受到一個無比真實的新時代農村女性。

用土氣形容劇中的趙麗穎不是貶義,相反,在所有的美中,她的美是最大氣的。

因為她的腳下是黃土大地。

甜美的臉蛋曾經是趙麗穎的武器,也是她的限制,但她不甘心被封印在偶像劇里,一直在尋求突破,最終憑《幸福到萬家》讓我們看到她的另一種美,也離大青衣又近了一步。

她的表演告訴我們:土氣不丑,土氣很美。

2、殷桃:人世之美

2022年作品:《人世間》

有沒有這樣一種感覺:在你的印象中,有一種女演員不會跟隨著時間變化,一直停留在花樣的年華。比如殷桃。

比起當下內娛流行的白瘦幼審美,殷桃則代表著更傳統的中式審美。

大氣端莊,天姿國色。

當年演楊貴妃,撫眉撥發的擺動,處處散發著女人正值尚好年華的嫵媚。

但最難得的是,能在性感和樸素之間無縫切換。

2022年的《人世間》里,她的角色沒有楊貴妃結局的哀婉,也沒有東方聞音的壯烈,

變得更接地氣。

因為把角色扎根進人世間,這個平凡女性的美,才落了地,走進了觀眾心里。

這種美愈是歷經歲月的風塵依然動人,以至于我們回想起來都有一種初冬暖陽般的溫暖。

1、袁泉:無窮之美

2022年作品:《相逢時節》

袁泉的素顏之美,美在無盡。

這屆內娛,女明星從一開始便吃透了“嫩”、網紅臉的流量。

于是 “白幼瘦”、網紅化審美,也成為美的硬通貨, 可以循環重復使用。

正因為無法抵達真實的美、多樣性的美,才會反復用濾鏡、磨皮、減齡妝背后狹隘的審美來作為粉飾。

可是袁泉不用。她的美變幻萬千。

年輕時靠的是可遇不可求的天資,如今則是由內而外的氣質。

剛出道時的袁泉,一張素臉,自帶奪魄勾魂的魅力。

可是她很快從電影圈回到了話劇界。

默默耕耘,30歲就成為國內最年輕的話劇名人堂的成員。

偶爾冒頭,比如《大上海》中驚鴻一瞥,就是一個有故事、有韻味的好角色。

轉身回眸,恍惚間有種王家衛式電影的錯覺。

但她真正回歸影視圈還是《我的后半生》,這幾年她演過不少精明干練的女精英,從《慶余年》到《流金歲月》,都美得讓人過目不忘。

與其說觀眾愛的是這個角色,不如說,觀眾們推崇的是一種相似的氣質,言行舉止中,永遠知性優雅,配得上一個“颯”字。

但今年的《相逢時節》,在這部不乏槽點的劇集中,她飾演的寧宥,卻變了一副樣子,為了演出寧宥在原生家庭和婚姻家庭中所經受的痛苦,袁泉毫不避諱地在鏡頭前展示角色的滄桑疲態。

美,不該是賺人眼球的畫皮。

而是故事所需要的表達。

真美人,長得漂亮只是一時,演得精彩,活得漂亮才是一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