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和勝和大佬「Ben仔光」,綽號「水房手」,上演現實版監獄風云

和勝和大佬「Ben仔光」,綽號「水房手」,上演現實版監獄風云
2023/01/16
2023/01/16

他從小就失去了雙親,由他的祖父一手撫養長大的,在飽受歧視的環境中成長,內心充滿戾氣;

他不服輸的性格被黑道大哥所賞識,從此走上江湖之路;

他如同冷酷無情的殺手,老大讓他砍誰他就砍誰,甚至連阿sir他都敢動手,為此他被判在牢房里度過二十九個春夏秋冬;

他在牢房里,上演多次「監獄風云」后,成為一方霸主,無人敢惹;

他出獄后,還成為社團的話事人!

他就是和勝和的「Ben仔光」,江湖人稱「水房殺手」。

「Ben仔光」在20世紀60年代末生于香港的油麻地,他的雙親在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去世了,一出生就是孤兒,著實是悲慘。

「Ben仔光」自幼由爺爺帶大,不過原本家里就窮,父母作為家庭支柱又都沒了,因此「Ben仔光」跟他爺爺的生活極為艱難。

老爺子年紀大了,掙的錢也只能是勉強度日,而「Ben仔光」一天天長大,食量越來越大,老爺子掙的那點錢根本就不夠買吃的。雖然也有一些好心的街坊會時不時地拿點食物接濟一下爺孫倆,但也僅是偶爾。

長期的營養不良,讓「Ben仔光」長得比同齡人瘦弱。

「Ben仔光」出身貧寒、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再加上自幼父母雙亡,常被同齡人歧視,有的甚至還動手欺凌他。

在這種環境下成長,「Ben仔光」身上的瘀青傷痕越多,他的戾氣就越重。并且他還是不服輸的性格,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但只要有人惹了他,他還是會奮起反擊,再怎麼樣也要惡心一下對方。

一天,「Ben仔光」在油麻地的籃球場前被一同學打倒在地,那同學給了他一頓拳腳,隨后又跟沒事人一樣轉過身來繼續打籃球。

「Ben仔光」雖是打不贏對方,可他卻掙扎著爬起來道:「你今天沒把我打殘,明天我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然后那同學放下籃球轉身對著他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半小時內,「Ben仔光」被揍了十多次,可他依然能爬起來。

恰好,「崩鼻喪」就在一旁,他坐在路邊攤上,愜意地沐浴著陽光,手中晃動著八二年的拉菲,「Ben仔光」被揍的這半小時里,他看在了眼里。

「崩鼻喪」的真名叫甄寬,是和勝和社團的高層,在江湖上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他德高望重,手底下猛人無數,不過甄寬最厲害的就是識人,可能看著很普通的人,在甄寬的手底下就能發揮出很大的作用,很是知人善任。也正因如此,甄寬被稱為「社團巨人」。

「Ben仔光」這般凄慘的模樣,不僅沒有哭,也沒有服輸,瘦小的身體下,有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堅韌性格。

在甄寬看來,「Ben仔光」絕對是一個可造之才。

甄寬似乎有了主意,他邁開大步朝籃球場走了過去,隨后開口呵斥球場上打「Ben仔光」的人,一開口氣勢十足,那伙人嚇得連球都不敢撿。

甄寬見「Ben仔光」躺在地上仍掙扎著要爬起來,連忙上前攙扶,然后將它拉到街邊的小吃店里,點了一碗香辣牛肉面給「Ben仔光」補充一下營養。

看著吃得正香的「Ben仔光」,甄寬開口道:「小伙子要不要加入社團,以后沒人敢欺負你!」

「Ben仔光」剛剛見識了甄寬那常人無法企及的氣勢,內心早就想跟著他,于是甄寬話剛說出口,「Ben仔光」就迫不及待地點了頭。

那年,「Ben仔光」才十二歲,就常伴在「社團巨人」身邊闖蕩江湖。

值得一提的是,父母親對孩子成長的意義實在是很重大,「Ben仔光」的童年壓根就沒有父母親,也因此誤入歧途。

成了甄寬的門生,「Ben仔光」很快就得到了培養,比如給社團里的高層們端茶倒水,偶爾幫忙處理一些雜事,有時候甄寬還帶著他到拳館里找社團的紅棍專門訓練他的體能。

「Ben仔光」的腦袋不是很靈光,但是他的習武天賦極高,在拳館內,他的武功那是一日千里。

從某種意義來看,「Ben仔光」是被人撿來的人,必須得經歷更多的磨礪才能比常人更勝一籌,所以即便他的年紀還不大,卻也有過好幾次執行任務的經歷。

他平日里話很少,老板的命令他是言聽計從,讓他砍誰他二話不說就去砍了,并且他的爆發力極強,簡直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殺戮機器。

在那個尚武的年代,搶地盤靠的更多的就是武力,也正因如此,「Ben仔光」的名聲也漸漸傳開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甄寬的年紀大了,開始退居幕后,正好趕上「雞腳黑」這個強勢崛起的社團大佬手底下缺人。

「Ben仔光」那年十七歲,帶著十幾個手下人投奔到「雞腳黑」的麾下效力。

香港的廟街,人來人往,商鋪攤販們的生意興隆,也就是說這兒不僅有利可圖,還極為豐厚。

光是收攤販和商鋪的保護費,就是一筆很可觀的收入,也因此不少社團都將目光瞄準這兒。

從八十年代起,廟街就一直是和勝和把持著,誰想染指這兒,那就意味著得跟和勝和來一場火拼。

一九九零年,水房的大佬「牛明」率領白玉好手下到廟街來找茬,想要一舉打退和勝和,將廟街據為己有。

和勝和大佬派出「Ben仔光」去阻擋來勢洶洶的「牛明」。

那個時候,「牛明」的名氣比「Ben仔光」要大得多,所以「牛明」不太看得起「Ben仔光」,認為他只是一個小年輕。

不過,在下一秒,「牛明」就意識到,不能小看眼前的年輕人。

因為,當「Ben仔光」看到「牛明」擺明了就是要來搶地盤的,他猛地拔出自己家傳近百年的四十米大砍刀,對著「牛明」就是一刀,「牛明」趕忙一個閃避拉開距離,并從褲兜里掏出一把混鐵棍準備還擊。

可「Ben仔光」哪肯讓他有喘息之機,握緊大砍刀一個踏步沖了上去,「牛明」只能拼命招架,「牛明」一邊打,一邊破口大罵:「小兔崽子,不守江湖規矩!」

后面的兩個馬仔見老板動手了,立刻沖了上來。一時間,刀光劍影、硝煙彌漫、喊殺聲震天。

這邊「Ben仔光」一往無前、所向披靡,那邊「牛明」左躲右避、狼狽不堪。大戰了三百回合之后,「牛明」終于筋疲力盡,被「Ben仔光」一刀砍倒在地。不過,「牛明」畢竟也是江湖大佬,他在倒地之前,在「Ben仔光」的臉上留下了深刻的記號。

「牛明」作為搶地盤的帶頭人,被「Ben仔光」送上黃泉后,水房的馬仔們見狀潰敗而逃。

而二十一歲的「Ben仔光」一戰成名,社團高層對其刮目相看。

按照正常的劇情發展,很多幫派大佬成名后,都會借助這個機會積累人脈,然后再收手做正經生意,穩定發展,風風光光地度過一生。

像「沙田 ME」和「薯仔」這樣的同齡人,都已經開始朝著商業的道路轉變,他們愿意冒險進入社會,就是為了在短時間里賺取更多的財富,而不是僅僅為了廝殺。

但正如前面所說,「Ben仔光」從小戾氣就比較重,他不關心社團的事情,而是熱愛「刀山火海」的日子。

也正是因此,雖然「Ben仔光」即便是一戰成名,他也并沒有按照劇本來走,他什麼都不想改。說到底,他也不過是個比較能打的打手而已。

「雞腳黑」原本有心栽培他,可見他如此,也只能發出一聲嘆息。

一九九四年,正值元朗在大開發,地皮那是一天一個價,當地的地主豪紳們都賺得盆滿缽滿,不少社團都想到元朗分一杯羹。

不過,元朗一帶,一直都是由14K的「元朗之虎」四眼細一家獨大,外人想染指這兒,那得問過「四眼細」手中的那把AK47!

也正因沒有「四眼細」點頭,社團大佬們就無法到元朗插旗,江湖才有傳言「14K元朗一桿旗!」

不過,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和勝和社團還是想到元朗分一杯羹,而作為帶頭沖鋒的人,有勇無謀的「Ben仔光」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七月中旬,炙熱的陽光下,「Ben仔光」率領幾十個馬仔來到元朗,「四眼細」的手底下人拼死抵抗,兩邊的打斗聲也引來了圍觀群眾。

有人掏出口袋里的8848,撥打了110,隨后阿sir趕到現場抓人。

見到阿sir的到來,現場的古惑仔們四散奔逃,「Ben仔光」殺得眼紅,沒能及時逃脫,只能是雙手抱頭跪在地上。

等阿sir走過來,要把他拖進警車時,他猛地站起身來,一拳打在阿sir的鼻梁上,隨后從阿sir腰間掏出AK47,并對準了阿sir的腦袋。

這一套動作一氣呵成,快如閃電,「Ben仔光」原本是想要劫持人質,然后逃跑。可炎炎夏日最讓人浮躁,「Ben仔光」被捕時手心就出了一層冷汗,當他帶著人質要離開時,手指不小心一抖,扣動了扳機。

這一抖,讓他做了二十九年的牢房。

正所謂,人生處處有江湖,在獄中也不例外。

在獄中的人,也分成很多勢力,有的是老鄉抱團,比如獄中的大圈幫,有些又原本在外頭就同屬一個社團,比如獄中和勝和、水房、新義安、14K等猛人。

當年跟張子強結拜的14K「搞事雄」,在赤柱監獄里,就是本地社團的話事人。

而「Ben仔光」剛入獄不久,就成了和勝和社團在獄中的話事人。獄中也有水房的人,當年在廟街的時候,被「牛明」在臉上留了疤,「Ben仔光」始終是耿耿于懷。

而獄中水房的話事人「牛哥」比「Ben仔光」還早幾年就入獄了,不僅是個老油條,勢力也很大。

「牛哥」與「牛明」是老相識,因此對「Ben仔光」很是仇視,「Ben仔光」一入獄,「牛哥」就經常來挑釁他。

不過,「Ben仔光」也不是省油的燈,當即向「牛哥」發出了挑戰,約定在澡堂大戰一場。

當晚,在澡堂昏暗的燈光下,「Ben仔光」光著膀子手握雙拳,「牛哥」看似也赤手空拳,實則在口袋里還藏著一把磨得鋒利的塑料牙刷。

戰斗開始,一旁的馬仔們開始起哄,只見「牛哥」率先出手,左手一個虛晃,右手化成手刀,直砍對方心窩。

「Ben仔光」一個側身,躲過這一記手刀,緊接著他身子猛地一轉,一個箭步,閃電般地沖到「牛哥」的背后,手閃電般地伸進「牛哥」的口袋里掏出那把鋒利的牙刷,又將牙刷以閃電般的速度頂在了「牛哥」的腦門上。

「牛哥」的頭被尖頭牙刷頂著,心想:「壞了」,但他沒有勇氣動彈一下,只能任由「Ben仔光」擺布。

「Ben仔光」見「牛哥」知道害怕了,另一只閑著的手對著「牛哥」就是幾巴掌,將「牛哥」抽得腦袋發暈,耳朵發麻。

要不是有獄卒及時趕來,恐怕「牛哥」已經被打得不省人事了。

這件事情在牢房里傳得沸沸揚揚,從那以后,「Ben仔光」在獄中成了老大。

那些在牢房里橫行霸道的水房人,就經常被「Ben仔光」收拾。甚至有的被抓到「Ben仔光」面前,就大聲表示自己不是水房的人。

也正因如此,「Ben仔光」在獄中又被稱為「水房殺手」。

「Ben仔光」由于在獄中表現出色,原本被判了29年,后來減刑成了17年,在2011年走出了牢房。

不過,坐牢這麼多年,外面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黑道早已是江河日下。

「Ben仔光」沒錢沒勢力,沒人愿意跟他混,就算他的武功再高,也沒能東山再起。

相比之下,早年一起在「雞腳黑」手底下做事的「沙田ME」和「薯仔」倆人,早已以成功商人的身份在人前顯赫。

到了2013年,和勝和的大佬「大眼」過世,他的葬禮極為盛大,殯儀館里面到外面都擠滿了人,這并不是「大眼」多有威望,而是正好和勝和在這一年要選新一任坐館,而幾個坐館的候選人為了顯示自己多有實力,皆紛紛帶著馬仔們到場制造聲勢。

其中,「沙田ME」帶來的人最多,他手底下的「印巴軍團」有一百五十多人,最差的「椰子」也都帶上了三十多人。

而「Ben仔光」并不在現場,也不需要叫人來給自己助威,他就能成為這一屆的社團坐館。

原來,當年「Ben仔光」是為了社團而入獄這麼多年,社團高層為了補償他,已經內定他為坐館,畢竟坐館一個月的薪水也有十多萬,這也可以讓他安度晚年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