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92年周潤發新片未半,編劇卻不幸離世,吳宇森干脆拍了40分鐘槍戰!

1992年周潤發新片未半,編劇卻不幸離世,吳宇森干脆拍了40分鐘槍戰!
2022/12/29
2022/12/29

有人說,1992年是香港電影最「瘋狂」的一年。

那一年1月15日,幾名蒙面劫匪沖進九龍觀塘東方沖印公司,點名要《家有喜事》的底片。

剪輯師拒不服從,劫匪自主尋找,最后因不懂電影產業,只拿到幾盒花絮后便揚長而去。

而真正的底片,就在他們腳下觸手可及。

電影是黃百鳴脫離新藝城的開市之作,陣容豪華、投資巨大。

倘若底片被搶走,那無疑是一場滅頂之災,更是整個電影行業的悲劇之兆。

底片事件發生幾個小時后,不忍黑幫荼毒的影視產業揭竿而起。

成龍、周潤發、梁朝偉、梁家輝、周星馳等頂級巨星手挽手,聯合了600多位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員,在香港舉行了反黑大游行。

「我們不再忍氣吞聲!我們要反抗黑社會的壓榨!」

那是香港電影與黑幫勢力的第一場戰爭。

卻怎料,火燒的越旺,陰影也就更猖獗。

游行后不久,4月16日, 剛剛成為李連杰經紀人的蔡子明在公司門口被擊中9槍,倒地身亡。

李連杰嚇破了膽,躲進酒店數月不敢出來,比起錯失《新龍門客棧》的機會,他更想保命。

李連杰躲在酒店時,4月17日,蔡子明被殺后第二天。

成龍新開業的汽車用品店被五名彪形大漢武裝闖入,劫走25萬港元財物,矛頭直指與他交惡的崩牙駒。

倘若成龍在場,后果不堪設想。

5月7日,蔡子明被殺后第21天。

另一位電影公司的老板,剛剛掌摑過梅艷芳的14K堂主黃朗維,在醫院被人槍殺。

短短二十多天,兩條人命、三案齊發,且槍口都對準了香港影視業,其集中性、殘暴性、針對性,都讓人不寒而栗。

而同年,社會上還有讓人聞風喪膽的「屯門色魔案」,賊王葉繼歡又與警方多次交火....

一時間整個香港人人自危,風聲鶴唳。

望著眼前的混亂場景,作為鋼鐵叢林間的「持槍俠客」,吳宇森想說點什麼,但提筆忘詞,想做點什麼,又力不從心。

一拍大腿——拍電影!

我要爆發!要宣泄!要用吳宇森的方式繼續世界!

這部作品便是吳宇森最后一部英雄電影,片名狠辣,風格更是癲狂暴戾——

《 辣 手 神 探 》

Hard-Boiled

《辣手神探》是吳宇森前往好萊塢前最后一部電影,也是「英雄系列」的終結篇,更是他與周潤發的絕唱之作。

當時,吳宇森剛剛與徐克割席,脫離了他的「電影工作室」,另起爐灶,與好友張家振創辦 「新里程電影公司」

創業之路跌宕起伏。

公司先是經歷了《喋血街頭》的票房慘敗之殤,后一部《縱橫四海》更是讓他歡喜讓他憂:

煞費苦心的史詩巨作沒人看,隨便拍著玩的喜劇作品,卻大賣特賣了!

吳宇森迷失在個人表達與市場需求的平衡中,見社會動蕩,他的英雄情結又無法抑制——

反正《縱橫四海》 賺了一筆,那不如再賭一把。

在老大哥金公主資本的幫助下,《辣手神探》電影順利立項,應運而生。

或許是為了一雪前恥,吳宇森叫來了創造無數次票房神話的金牌搭檔周潤發,同時又叫來了票房慘敗的《喋血街頭》主角梁朝偉。

這一舊一新,一熱一冷,都擠在一部電影,像是吳宇森為自己和市場做的一次實驗。

可惜,隨著膠卷轉動聲響起,鐵馬冰河入夢來——

吳宇森先后經歷了財務緊張、編劇離世、醫院爆炸、票房慘敗....

就連一向溫吞的梁朝偉都在次年的金像獎怒發沖冠:

我拒絕金像獎!

劇本是典型的雙雄結構。

周潤髮飾演的「袁浩云」是一名重案組刑警。

在一次茶樓交鋒中,袁浩云的隊友死在軍火販手下,而自己也因過當反應導致行動失敗,誤殺了一名警察。

上司評價袁浩云:

「只 他手上有槍,絕不會浪費一顆子彈」

他嫉惡如仇,但行事魯莽,為了伸張心中正義,常常搞得雞飛狗跳,最后滿目瘡痍無法收場。

因為茶樓事件,袁浩云對軍火販的頭目「尊尼」恨之入骨,將其列為頭號敵人,想盡辦法要把他繩之以法。

而另一頭,黑幫殺手「阿浪」在幫派中混的風生水起。

幾輪漂亮的任務完成后,他在老東家的地位節節高升,更是得到了競爭對手尊尼的賞識。

而后,尊尼與阿浪暗通款曲,二人設計陷害阿浪的老大「海哥」。

豈料計謀得逞后,袁浩云卻半路殺出,把場面攪得天翻地覆。

剛剛易主的阿浪為表忠心,主動送走了尊尼,與袁浩云短兵相接。

但在臨門一腳的關鍵時刻,卻收回了子彈,留下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揚長而去。

原來,阿浪并不是刀尖舔血的法外狂徒,而是警方潛伏5年的臥底。

幫派之爭與他無關,他真正的任務是獲取尊尼的信任,尋找到尊尼的軍火庫和犯罪證據,將其繩之以法。

袁浩云當然不傻,自然知道了阿浪的立場,雙方馬上會晤并達成合作。

后來,袁浩云的線人終于得到了軍火庫的信息,但也被尊尼發現,險些喪命,好在阿浪瞞天過海救了他一命。

軍火庫就在醫院地下層,袁浩云把線人送到醫院醫治,阿浪則被尊尼派使前往醫院暗殺線人,雙方再次會面。

在確定軍火庫位置后,阿浪與袁浩云組成小隊,與尊尼展開正面交鋒,一場堪比戰爭的對決拉開帷幕。

最后,茍延殘喘的尊尼挾持了阿浪,阿浪主動奪過手槍被擊中腹部,袁浩云逮到機會一擊斃命。

劇情從云來茶樓開始,這也是整部電影的創作基石。

現實中,吳宇森經常光顧云來茶樓,看人們遛鳥比唱,誰輸了就要支付當日的茶水費。

某日,吳宇森望著那條長長的扶手出神,想象著能有一個人手舉雙槍滑下來,那一定很漂亮。

于是,《辣手神探》就從這場戲開始,以點破面蔓延出了整部電影。

據說,當時云來茶樓快要拆除了,吳宇森為了保住情懷快馬加鞭拍攝。

沒成想,人家還沒來得及拆,就因拍戲炸了個杯盤狼藉。

看過辣手神探的觀眾不難發現,本片的節奏非常奇怪。

電影深度刻畫了兩位主角,一個是憤世嫉俗但被周圍人不理解的袁浩云,一個是雙手沾滿鮮血,卻一心向明的阿浪。

前半段的基調本是以文本見長的,似是要在結構上下一盤大棋。

但等萬事俱備后,后半段卻急轉直下。

自切入「醫院」這個場景后就一路高歌猛進,打了將近一個小時便匆匆結束。

原因就出在編劇身上。

本片的編劇是黃炳耀,他是香港知名的編劇和演員,最出名的角色當屬《逃學威龍》中的「奪命剪刀腳」王局長。

盡管黃炳耀的配角十分出彩,但他真正的本職工作是編劇,在這個領域更是被劉鎮偉奉為偶像。

成龍的《龍的心》、洪金寶的《鬼咬鬼》、周星馳的《逃學威龍》、林正英的《僵尸先生》均出自他手,可以說香港有一半經典來自他的筆下。

這部《辣手神探》亦是由黃炳耀創作, 阿浪的臥底設定和經典的天台對話,一個開頭就差點提前十年寫出《無間道》。

可創業未半卻中道崩殂,在劇本寫到一半時,黃炳耀在德國溘然長逝。

得知編劇往生,吳宇森只能遙以紀念,剩下的半部電影索性自由發揮,一并都放在醫院解決。

文戲掉了,那就在武戲上找回來。

為此,吳宇森不顧軍火師的勸阻,親自安排炸藥和炸點。

道具組看完后驚到冒冷汗,這要是全爆了,可能要把整個醫院炸毀。

忌憚吳宇森的威嚴,道具師不敢找吳宇森,只能通過制片人張家振勸阻,而后張家振經過幾輪疏導,這才讓吳宇森放下執念,削減到了原本炸彈當量的1/4。

在成片中不難看出,光是這1/4就炸出了漫天火光,連空氣都涌起陣陣熱浪。

倘若吳宇森一意孤行,或許真的會上法制新聞。

這一點周潤發最了解。

片中有一場周潤發懷抱嬰兒奔跑的戲份,周潤發在前面跑,炸彈在后面陸續引爆。

通過后來的采訪得知,當時開機后吳宇森并沒有通知周潤發,而是私自搶過來遙控器提前引爆。

所以發哥在奔跑中的表情已經脫離了角色,反而是自己的本能反應。

那是真害怕啊!

電影從1小時07分開始切入醫院,在1小時18分爆發沖突一直持續到結局。

醫院這場槍戰,持續了足足40分鐘。

這40分鐘,有人說拍了35天、有人說38天、但根據多年后的梁朝偉回憶,當時肯定超過了40天。

槍戰戲太費錢,光是子彈就超過十萬顆,吳宇森很快就耗盡了預算。

但戲還沒拍完,只能另辟蹊徑。

劇組 只承包了醫院的一層,但片中有一段 3分鐘的長鏡頭,內容卻是 周潤發和梁朝偉連打兩層。

為了完成效果,吳宇森專門寫了一段20秒左右的文戲。

周潤發與梁朝偉打完一層后,進電梯演文戲,而電梯外的劇組人員火速處理現場并更改陳設道具。

等周潤發和梁朝偉演完后,電梯再開,已經換了另外一套場景。

所以當角色來到第二層時,地面仍然有很多污漬——

畢竟道具組來得及清掃,但來不及拖地啊。

這段長鏡頭拍了3、4條,每次都會有狀況出現,不是群演時機不對就是道具出問題,片中的完成版也是瑕疵品。

比如,梁朝偉在拍的過程中曾回頭看了一眼。

這是因為周潤發在后面沒跟上,踩到血漿摔倒了。

好在梁朝偉見導演指示繼續演,馬上反應過來并踹門,將鏡頭延續了下去。

再比如,因資金吃緊沒有用糖漿玻璃,而是真玻璃。

拍攝過程中,梁朝偉也被爆炸的玻璃刺傷眼睛,但為了不耽誤劇組拍攝,他忍著劇痛完成了這段長鏡頭。

不過梁朝偉的辛苦付出,卻換來了一場暴怒。

說起梁朝偉,就不得不提他在殺死原老大「海叔」的演技。

「阿浪」雖然是臥底,但他和海叔也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當尊尼要吃掉海叔時,阿浪為了表示堅定的立場,主動要求解決掉海叔。

此時,阿浪是臥底,是叛徒,是野心家,但唯獨不是他自己。

他被三重身份,三個立場所撕扯。

起初,吳宇森只是讓梁朝偉能哭出來點到為止。

但梁朝偉反駁了吳宇森,稱這樣不合理,并用自己的方式演繹出了阿浪的矛盾——

殺死海叔后,阿浪回頭望向尊尼。

幾分憤懣、幾分不舍、幾分故作歡顏,都一并糅雜在梁朝偉那張充滿故事的臉上。

而內心宣泄難自抑的同時,一轉頭,梁朝偉又殺機畢露——

像是被奪舍了一般,在驚訝與佯裝兇狠的矛盾中,殺死了所有同伴。

這短短幾秒,成了梁朝偉生涯中的演技范本。

當時,梁朝偉陸續拿到了《人民英雄》和《殺手胡蝶夢》兩部最佳男配,準備向影帝之位進發,而「阿浪」這個角色的大平頭造型和古板的性格,其實都是梁朝偉的自由發揮。

吳宇森回憶當時的梁朝偉,稱梁朝偉在拍戲時和「阿浪」一樣孤獨,完全融入角色,讓人不敢靠近。

梁朝偉完美塑造了「阿浪」, 但沒成想,次年金像獎提名時,他竟然仍被提名了最佳男配角。

這讓梁朝偉直接拒絕了提名,就連當時的女友劉嘉玲都忍不住吐槽金像獎:

「梁朝偉的戲份跟周潤發一樣多,數下來(比周)還多三個鏡頭!」

后來,金像獎意識到程序上的弊端,專門針對梁朝偉修改了規則,允許一部電影提名多位主角。

另一頭的周潤發,也不好過。

自1986年拍攝《英雄本色》后,發哥摘掉了「毒藥發」的帽子,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與周星馳、成龍并稱「雙周一成」。

但還沒幾年就風水輪流轉,因為太過依賴英雄人設,作品類別嚴重雷同,周潤發的影響力每況愈下。

1992年,是著名的 「周星馳年」

那一年,周星馳包攬了全年票房排名前五,第11、13名也是他,接連打破兩項票房記錄。

而同年周潤發也上映了三部電影,《辣手神探》、《俠盜高飛》和《我愛扭紋柴》。

前兩部均是超S級的槍戰大制作,結果兩部電影均票房撲街,最高的反而是輕松喜劇《我愛扭紋柴》。

用3640萬拿下當年第六,也是除周星馳外成績最好的電影。

反觀《辣手神探》,作為匠心之作,卻只拿下1900萬票房,連2000萬大關都沒突破。

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

雙槍血拼不如肆意一笑,發哥意識到香港不再需要小馬哥,沒過多久,就揮一揮衣袖,遠走好萊塢去了。

周潤發落地之前,吳宇森先幫他探了探路。

不同于吳宇森的其他電影,本片與其說是將把暴力婉轉成美學,不如說是對暴力的全面迎合。

吳宇森把所有能夠網羅的武器都一并加入了此片,電影充斥著大量的血腥場面,直觀且客觀的展現了一個又一個肉體被侵害的奇景。

不止畫面,電影中還有不少無辜人被卷入槍戰被戕害的情節。

正反方在茶樓、醫院等鬧市場中掏槍開火,全然不顧及生命的質量,也不理會類型片的間離性,就像會真實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悲劇。

這尺度,即便在歐美都獨樹一幟。

據統計,本片死亡角色一共307人,在影史排名第八,甚至遠超戰爭片的人數。

此外,還有大量含沙射影的台詞,針砭時弊、臧否人物,像是吳宇森通角色的口控訴整個社會。

而且,這還是「閹割版」。

在原版劇本中,梁朝偉的角色本是絕對大反派,更有一段「S嬰」情節,后來因梁朝偉怕有不良影響,這才改成臥底警察。

由此可見,吳宇森真的怒了。

倘若按照原版拍攝,《辣手神探》或許真會成為吳宇森的第二部禁片。

但吳宇森還是高估了觀眾。

按照吳宇森的本意,拍這部《辣手神探》就是想借助這場近乎瘋狂的對決,展示正義的宣泄,抒發觀眾在社會犯罪事件中的憤懣。

沒成想,人們確實有憤懣,但宣泄途徑卻不靠吳宇森——

都看周星馳去了

最后,《辣手神探》撲街,成為繼《喋血街頭》后吳宇森第個不堪回首的票房慘案。

不過失之桑榆,收之東隅。

雖然香港觀眾不買賬,但海外市場卻傳來捷報。

早在《喋血街頭》在香港本土失敗時,張家振為彌補公司的損失,把電影沖向北美市場。

沒成想,電影在「圣丹斯電影節」大放異彩,還得到了好萊塢發行商「Fox Lorber」的支持,在北美發行并引發了一波「槍戰熱潮」,連帶吳宇森的其他電影也相繼發行。

吳宇森大喜過望,開始籌備好萊塢之旅。

而在《辣手神探》制作后期,吳宇森就收到過好萊塢大導馬丁斯科塞斯的親筆信,對《喋血雙雄》贊不絕口:

「有一天下午,我看了一部電影叫《喋血雙雄》,我喜歡的不得了,特別是案場瑪利亞的像被反派打碎的時候,響起彌撒曲,我看傻了!」

后來,《辣手神探》在香港本土失利,張家振又把電影發行到北美,再次又引得一片熱潮,反應十分強烈,這也給了吳宇森極大的信心。

這股風甚至刮到游戲圈,美國制作公司專門針對《辣手神探》制作了一款動作游戲。

2009年,媒體還曾傳出拍攝第二部的信息,制片由美國人全權負責。

當然,直到今日仍杳無音信。

《辣手神探》失敗后,吳宇森馬不停蹄跑到了好萊塢發展,這部電影是他的離港之作,更是周潤發的最后一次合作。

然而,吳宇森在好萊塢經歷了《變臉》的大賣,也遭受了《風語者》的票房慘敗,一切的經歷就像在香港的翻版。

2007年,吳宇森由好萊塢轉戰內地,籌拍《赤壁》。

重回故里,他想到的第一個便是老搭檔周潤發。

豈料《赤壁》開機的第一天,周潤發卻臨時起意,辭別了吳宇森,卷起鋪蓋跑到了好萊塢。

王晶罵他「人生最大的失敗」,張家振也和周潤發大戰了三百回合,吳宇森多年后回憶道當時的情景仍然是心有余悸:

「因為他才投資這麼多錢,所有的事都垮了,投資人全部失去了信心。」

而最后,填補上這個缺位的, 正是梁朝偉。

正義警察臨陣脫逃,悍匪臥底卻奮勇前線。

如此戲劇性的身份反轉。

或許,這就是黃炳耀在天上提筆,寫下的后半部電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