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義安「尖東小霸王」,「尖東虎中虎」的徒孫,社團龍頭的左右手

新義安「尖東小霸王」,「尖東虎中虎」的徒孫,社團龍頭的左右手
2022/12/29
2022/12/29

他與洗米華是結拜兄弟,亦是「尖東虎中虎」黃俊的徒孫,更是繼「尖東霸王」之后的「尖東話事人」;

他是80后社團新生代里的翹楚,受社團「龍頭」賞識,倚為左膀右臂。

他就是新義安的新生代大佬「細B」,現任「尖東話事人」。

「細B」于1982年出生在香港的一個殷實家庭,原名陳孝廉。一般來說,加入社團的人多是出身貧寒,可陳孝廉出身于殷實家庭,卻也走上了江湖路,著實匪夷所思。

在讀書時,陳孝廉就與街頭的古惑仔們廝混,于是在同伴的介紹下,成了新義安的一員,拜在「牙帶強」的門下。

「牙帶強」是新義安的紅棍,早年是「尖東虎中虎」黃俊的頭馬,但他為人瘋狂,上位后惹是生非,遭社團唾棄。這樣算起來,陳孝廉還是黃俊的徒孫。

「牙帶強」的失勢,使得初出茅廬的陳孝廉在江湖路上并不如意。但在「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陳孝廉深知要包裝自己,將自己包裝好了,早晚能被大佬賞識。

正因如此,陳孝廉非常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整天穿著西裝,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像斯文的上班族;有時穿著時尚潮牌,再配上那英俊帥氣的臉龐,儼然是帥氣逼人的新一代。

很快,老大「牙帶強」重新崛起,陳孝廉也正式地開啟自己的江湖之路。

那時候,新義安「五虎十杰」接連出事,新義安社團又將重心轉到商業上,在這個節骨眼上,老牌社團和勝和趁勢崛起,在坐館「雞腳黑」的帶領下,拿下新義安在尖東的不少地盤。

眼看社團勢力范圍大幅度縮小,新義安「大總管」林江趕緊起用「尖東霸王」李泰龍,李泰龍行事狠辣,不僅穩住了新義安被蠶食的趨勢,還從和勝和手里奪回不少地盤。為社團貢獻巨大的李泰龍,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新義安的「尖東話事人」。

而「牙帶強」與李泰龍皆出身新界大埔村,倆人自幼一起長大,是青梅竹馬。借著李泰龍上位這陣東風,「牙帶強」重出江湖,與李泰龍一起在尖東叱咤風云。

李泰龍每天早上醒來都要用兩公斤的發蠟來梳自己的大背頭,是個很在意形象的大佬。

而陳孝廉的外在整潔,引來李泰龍的注意,于是常將他帶在身邊,陳孝廉有了上位的機會。

當然,外表只是敲門磚,內在才是能決定一個人能走多遠的因素。陳孝廉除了儀表堂堂,他還身懷不俗的武藝,每每在火并之時,陳孝廉總能在場上大開大合、所向披靡,這才引來李泰龍的賞識。

隨后陳孝廉又迎來一次人生跳躍,他被社團大佬安排到澳門撈賭,成了一個疊馬仔。

陳孝廉深知想要快速上位,就必須上面有人,情商高超的他很快就搭上了洗米華這條線,還與洗米華結拜為兄弟,在當時也算是有了堅實的后盾。

在澳門大賺一筆之后,陳孝廉回到香港,繼續在尖東活動。此時的他已經與往日不可同日而語,他開始招兵買馬,靠著敢打敢拼的風格,在尖東嶄露頭角。

陳孝廉雖是冒頭了,但他仍舊貫徹「想上位就得上面有人」這句話,于是開始一心為大佬們做事。

有一次,社團大佬在酒吧里被人暴打了一頓,陳孝廉得到消息火速趕往現場,并警告對方,說要收拾他。幾天后,那人就遭到襲擊,被打成了重傷。

2007年,「牙帶強」準備競選村長,于是陳孝廉帶著百來個馬仔到場為老大撐場面。當然,作為黑道分子,還搞得如此聲勢浩大,自然是免不了被阿sir抓起來。

陳孝廉如此全心全意地為大佬們服務,除了受到李泰龍的賞識,還在幾年里也得到不少社團叔父的認可,同時也認識了外界許多有錢商人。

2009年8月,李泰龍在酒店門口被仇家「紋身忠」伏擊,當場命喪黃泉。

李泰龍一去,新義安在尖東頓時無人能接下「尖東話事人」的大任,14K、和安樂、和合圖、和勝和等社團開始對著新義安的地盤虎視眈眈。

為了先穩住局勢,「大總管」林江擔任臨時的「尖東話事人」,再從這些尖東猛人之中挑選合適的人選上位。

李泰龍的死雖是打亂了新義安社團的腳步,卻也給了陳孝廉上位的機會。

那時候尖東猛人之中,社團高層重點觀察的有三個人,一個是陳孝廉,一個是高達,還有一個是李泰龍的頭馬,家輝。

作為李泰龍的頭馬,原本家輝是最有機會上位的,但家輝為了給李泰龍報仇,竟不斷掃蕩和勝和的場子,最終被和勝和的坐館、「勝和校長」雙鷹青給打成重傷。

而陳孝廉比起高達不僅更會做人,還會做事,他將社團在尖東的地盤打理得井井有條,遠勝只會打打殺殺的高達,因此陳孝廉的呼聲最高。

到了2010年的盂蘭節,林江與不少社團成員因祭拜李泰龍被捕,其中家輝也在其中。林江入獄,尖東再次陷入群龍無首的境地,家輝跟著被捕,高達能力比不上陳孝廉,于是陳孝廉在眾望所歸之下,成了「尖東話事人」。

成為話事人之后,陳孝廉就開始搞事情,由于作風出位與李泰龍極其相似,江湖人稱之為「尖東小霸王」。

一個商人在尖沙咀買下一間商鋪后,開車回家的途中就被馬仔撞車碰瓷,隨后又遭到馬仔的恐嚇威脅,店鋪開張后更是有馬仔們上門惹事。這幫馬仔讓商人要與他們的大佬坐下來談一談,不然大佬生氣了,他們還會加大搞事情的力度。

這幫馬仔便是陳孝廉的手下,陳孝廉一開口就要商人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并讓他以后在海防道開店得與他合作,不經過他同意就會讓他難堪!

后來,陳孝廉又盯上了藥店的生意,賣的都是名貴中藥材,但他卻是個無良商家,專門坑游客。

說好是一百塊一斤的東西聽著確實比別人還便宜,但到了結賬的時候,原本一百塊一斤的東西,變成了一百塊一兩,也就是變成了一千塊一斤,足足漲了十倍,如果有游客想退單,那門口的馬仔就會立刻來到店里面,逼著游客們掏錢。

不少貪小便宜的游客,皆被陳孝廉的手段狠狠地宰割。

陳孝廉靠著種種手段與套路,賺得盆滿缽滿,還在山頂買了別墅,對外還得意洋洋地自稱是「住在別墅里的有錢馬仔!」

當然,他行事如此霸道,自然是不能長久,沒多久后就因強迫交易罪與敲詐勒索被起訴而入獄,他的妻子也難以幸免。

陳孝廉的妻子出獄后就變得心神不寧,從此開始抑郁,翌年投河自盡。

在陳孝廉出獄后,也開始慢慢收斂,轉型從商,到深圳投資了幾家酒吧以及其他產業,摸爬滾打幾年后,也成為了社團的金主之一,手底下馬仔無數,并攀上了新義安的「龍頭」向展偉。

2016年,向華強的弟弟、向展偉的叔叔向華光去世,向展偉到靈堂祭奠時,陳孝廉便跟在身邊,鞍前馬后,平日里叱咤風云的猛人,在向展偉面前卻成了機靈的跟班。

當然,畢竟向展偉是新義安的「龍頭」,在他面前,陳孝廉表現得極為乖巧,而在江湖之上,卻仍舊延續之前的心狠手辣。

和勝和與14K對尖東一帶的地盤一直都是虎視眈眈,為此,陳孝廉與他們兩個社團沒少開戰。

2018年,陳孝廉與將軍澳大佬「少君」、觀塘大佬「阿刁」因利益糾紛起了內訌,三方勢力猶如古時候的三國演義一般,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陳孝廉先發制人,派出兩名蒙面人襲擊「少君」的義女,隨后又派人點了「阿刁」的豪車C200L,接著將軍澳又發生了三名持刀蒙面人追斬一名男子的事件。

當然,作為社團猛人,「少君」與「阿刁」也不是吃素的,在元旦時就發生了尖沙咀持刀斬人追車的事件。

一連串的江湖事件沒有消停,于是阿sir出手,他們皆被捕。

在被捕的第二天,陳孝廉以頭疼為理由,在律師的陪同下進了醫院。

此后,興風作浪的陳孝廉被阿sir特別關照,他也只能低調做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