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被李連杰打哭:甄子丹不愿提起的什剎海往事

黄朔 2022/08/25

李連杰、甄子丹是當今兩大華人功夫巨星,鮮為人知的是40年前、兩人都曾在北京什剎海武校學習,有過共同的教練吳彬,背后還串聯起一段武林秘事。

01

1937年,形意拳宗師尚云祥、在離什剎海不遠的北京辛寺胡同病逝。此前,尚云祥曾在朝陽大學教功夫,花兩個多月的時間指導學生站樁,套路拳師帶的學生、打拳都已經有模有樣了,尚云祥的學生還在練基本功,「看來大師教學水平不過如此。」校方見短期難出成效、便將尚云祥辭退。

也是在1937年,日后成為什剎海武校總教頭的吳彬、在太湖邊上的浙江吳興出生。戰火紛飛的年代,熱兵器唱上了擂臺主角,冷兵器、拳腳的輝煌黯然落幕,槍炮聲給武林獻上了最后的挽歌。等到功夫重見天日之際,已然是表演和健身性質的武術套路。

02

1963年,從北京體育學院畢業的吳彬、被分配到什剎海武校做教練;同年,一個叫李連杰的男孩和一個叫甄子丹的男孩、分別出生在北京和廣州,兩年后、李連杰的父親意外去世,而甄子丹則跟著父親到了香港。

李連杰(中)

1971年,牽頭組建北京武術隊的吳彬、選拔少兒隊員的過程中,一眼相中了8歲的小學生李連杰;這年,李小龍拍攝了電影《唐山大兄弟》和《精武門》、上映后大火,甄子丹也跟著銀幕上的李小龍耍起了雙截棍。

1975年,天賦異稟的李連杰以0.01分險勝趙長軍、拿下全運會武術套路全能冠軍;這一年,叛逆不羈的甄子丹隨父母搬到美國波士頓、并成為暴力社區「殘酷之街」的活躍分子。

1978年,甄子丹被母親通過國內的關系、送到吳彬執教的什剎海武校習武,甄子丹,成了什剎海武校的第一位「洋弟子」。

03

15歲的甄子丹換上體校運動服,迫不及待想在吳彬面前證明自己。

「你先練一段兒看看。」

吳彬教練個頭不高,身形圓厚,微笑著說。

甄子丹將一路長拳打得「虎虎生風」。

吳彬搖了搖頭。

甄子丹又「意氣風發」來了一套劍法。

「帶子丹到女隊練練柔韌吧。」

吳彬還是沉默,轉頭對旁邊的助教劉師傅說。

「吳教練,看我怎樣?」甄子丹忍不住回頭追問。

「不錯,挺好。」吳彬拍了拍甄子丹肩膀。

04

「挺好還讓我跟女隊練?」甄子丹頗為不忿。「劉師傅,你說我練得如何?」

50出頭的劉師傅衣著樸素,滿臉淳樸。「四個字:緊張、僵硬。」

甄子丹昂起頭來,眼角露出一絲不屑。心想:我9歲習武,拳術劍術都有涉獵,并且在美國接受了最現代的搏擊知識熏陶,你們這麼封閉落后,反倒指點起我來了?

「緊張、僵硬?我倒想聽您說個1234出來?」

「這個緊張,不是說心理素質差,而是心態不平衡。要知道:靜下來,方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定下來,才能進退有裕、收放自如。你很興奮、很想證明自己,中國古話講過猶不及,心不靜、沒定下來,表現到動作上就是僵硬,

先說你打的拳,剛猛而不舒展,有進無退、有發無收,再說你舞的劍,凌厲而不靈動,棱而不圓、聚而不化,真到了放開手實戰的時候,很可能出現別人防得住你、你卻守不住對方的狀況,記住:眼高,則眉就容易傷。」

05

要說實戰,自己在美國波士頓「殘酷之街」小霸王的名號、可不是白來的。

甄子丹稍稍低頭、抬眼瞟了劉師傅一下,「我看,這更像唬人的說教。」

然后朝旁邊一群練武術套路的少年努努嘴,「這不就是體操嗎?你說我體操不合格、沒問題。

我也不認為這種體操能打實戰,我倒有點擔心這樣練下去、我原有的實戰能力都給廢掉了……」

甄子丹扒開上臂,露出饅頭一樣的肱二頭肌,「不做力量訓練,還談實戰?」

劉師傅哈哈一笑,「你都知道的道理,我怎會不懂?

沒力量談什麼實戰?武術要的就是爆發力,當然有力量更好。傳統武術不是不做力量訓練、我們叫練「勁」。我們的先人習武時也曾做過很多力量訓練,但在長期經驗中發現、單純增加力量實際難盡人意,反而練勁效果更好,力就像帶糠的稻谷、而勁則是磨好的精米。「勁」來自于筋,合理的套路訓練就是練筋,通過練筋來激活人身體的力量。」

06

劉師傅的理論,讓甄子丹聽得有些厭煩,

「你說的道理是很玄乎,但玄乎不代表高明。事實上拳擊、泰拳明顯出的人才更多,現代搏擊比傳統武術更能打!」

劉師傅笑了一笑,接著說,「我從沒說套路就是武術,也不相信會耍幾把套路就可以「筋強勁足」的鬼話。你說的現象是事實,我只能說中間出現了一些問題。我50多歲了,接觸過一些有功夫的老師傅,一則他們多數文化水平不高,二則他們的言傳身教沒能真正傳承下來,傳統武術跟現代教育的連接出了問題,表演跟健身性質的武術套路、也不是為了實戰。

你叫它怎麼能打?」

劉師傅提到功夫高人,甄子丹乘機把自己的質疑拋出來。「你說的所謂功夫高人,也許跟電影和武俠小說一樣、被民間傳說神話了。」

劉師傅神情驀然變得很嚴肅,「一個虔誠學武的人,不可以隨便褻瀆和輕慢某些前輩人物的,當然,妄傳和沽名漁利的不算在內。我不多說,尚云祥老先生是我親見到的,尚師傅身高不到160公分,精神、身手都讓人仰止,也讓我相信、那個習武之人都在追求的境界是存在的,超越人體局限、真正的以弱勝強。

你知道詠春嗎?」

「當然,李小龍的師父就是詠春葉問。」劉師傅忽然提到詠春,勾起了甄子丹的興趣。

「詠春最初就是給柔弱之人練的,習練者還要刻意保持體弱形象,通過吃位牽制對手、預判對手動作后發先至,干掉強大的對手。說不定以后你跟詠春緣分不淺呢,哈哈。

當然,故事多說無用。你可以說大師、高人都是杜撰,只要相信一點、那個精神和無止境的追求是存在的。

武術套路只是前人留下的一些路徑和方法,等于是曾經拿畢生實踐并有所成就的前人說、這條路是可行的。也不能說武術套路就是花架子、如能深入其中,將里面貫穿的力量、速度、反應、技巧、思想融匯到實戰中去,自然會收到意想不到的妙用。」

07

「我還是想走自己的路子,我相信我的路子、能勝過傳統武術的套路!」甄子丹神情凜然,劍眉倒豎。「我也想看看全國套路冠軍有幾斤幾兩?」

一次,李連杰從身邊經過,甄子丹起勢飛腿,李連杰晃身躲過,等甄子丹再欲出腿,李連杰的拳頭已經落在甄子丹眉前。

不久,甄子丹便從什剎海武校離開,與李連杰一前一后邁入電影界。此后、甄子丹還曾拜在0.01分險負李連杰的趙長軍門下學習。

甄子丹與武術冠軍出身的演員向來喜歡「真打」、心中像是有種「一較高下」的執念,在拍攝《黃飛鴻2》和《英雄》與李連杰對打戲份時、兩次眉骨受傷,拍攝《殺破狼》時跟吳京的巷戰、打斷4根甩棍,后來還跟趙文卓鬧得不太愉快。

不過,甄子丹與李連杰、吳京關系一直不錯,數次親密合影、一起出席活動,甄子丹成名后也回什剎海武校看過吳彬教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