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年齡相差30歲!非洲20歲姑娘「遠嫁中國」 與50歲丈夫「連生倆兒子」坦言:每天都在享福

年齡相差30歲!非洲20歲姑娘「遠嫁中國」 與50歲丈夫「連生倆兒子」坦言:每天都在享福
2023/01/19
2023/01/19

2020年5月,河南焦作,婦幼保健院。

一個剛剛產下了孩子的孕婦,正在給母親報平安,但是她所說的話,旁邊的人卻都聽不懂。

這個產婦皮膚黝黑,儼然是個黑人,跟母親通話時用的也是葡萄牙語。

可當這個黑人姑娘的老公進來時,她的語言迅速轉化成了中文,還帶了些焦作當地口音。

最有意思的是這個女孩病床前的信息卡上,寫著20歲,而她的老公看上去怎麼也在40歲左右了。

這對老夫少妻自然引起了病房裡所有人的好奇,就有好事者詢問他們的年齡。

非洲女孩回答:她叫明嘎,來自于安哥拉,今年剛剛滿20,而他的老公程小建則是中國人,今年剛好50歲,兩人如今已經有倆兒子了,來中國生活很享福。

這對膚色國籍完全不同的夫妻二人,年齡差距這樣大,也讓所有見到的人都更加好奇了。

那麼,他們之間到底是怎樣認識的?又怎樣結合在一起的?為什麼明嘎會跟著程小建來到中國呢?

非洲之行

程小建是河南焦作博愛縣人,1970年出生。父母都是普通農民,家境雖然算不上貧寒,但也就是普通人家。

程小建不願意跟父母一樣過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于是離開了農村出外打工,但是由于學歷不高,工作一直也不是特別理想。

就這樣幾年過去,雖然辛苦卻也攢下一些錢,程小建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農村就有人給介紹了個對象。兩個人見面以後還算談得來,又加上是同鄉家庭條件相近,于是就這樣結了婚,沒過多久還生下了個孩子。

其實很多農村家庭,日子就是這樣過下來的,這樣的夫妻之間可能沒什麼愛情,只能叫搭夥過日子,但很多感情也都是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慢慢培養起來的。

可惜程小建跟他妻子卻並沒有培養起感情來,其他經常要外出打工,一年沒幾天是在家的。

夫妻之間也見不著什麼面,自然就談不上感情了,最終,兩個人只能是分道揚鑣,選擇了失婚。

失婚後的程小建一時心灰意冷,對于婚姻和家庭生活失去了熱情,乾脆把孩子扔給父母,一個人外出就踏上了打工之旅。

看著外面大城市的燈紅酒綠,程小建不由得暗自嘆息,他也想賺更多的錢,給父母蓋上一座新房,讓老兩口和兒子都搬進去,過一過風風光光的好日子。

一個偶然的機會,程小建突然聽同事談到去非洲打工的事情,同事說去那邊的工資都可高了,一個月要有7000多塊(約31000新台幣),趕得上他們現在兩個月的工資了。

程小建很疑惑的問:「想出國不都得是高學歷嗎?我們這種人也能出得去?」

這個同事解釋說,他說的這種都是一些勞務公司派遣的勞動力,去的都是一些非洲的貧困國家,工作也都是些體力勞動。

此言一出,程小建就心動了,他心說自己在這邊也只能是干體力活,同樣的工作,如果能出去多賺些錢也是好的!

就這樣在2013年,已經43歲的程小建踏上了他的非洲之路,他的目的地就是安哥拉。

安哥拉之前是葡萄牙的殖民地,1975年獨立,國家土地面積不小,有124萬平方公里。礦產資源豐富,人口也不算少。

但即便如此,它仍然是全世界最窮的幾個國家之一,國內的大部分地區還處于落後的原始社會階段。

程小建到達安格拉之後,發現這裡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貧困,村莊就修建的原始森林旁邊,沒有通水電,到處都是土坯房,一家十幾口人就擠在那裡。

他在那裡的工作是伐木,每天的工作繁重而又辛苦,不過這些他都能堅持,真讓他忍受不了的,就是當地的生活環境!

他所居住的村莊,生活用水就是旁邊的一條河,這條河不但孕育了村莊的人,也養育了周邊的動物。

讓程小建接受不了的是,當地人吃喝拉撒都在這條河裡!他們不但在河裡取水飲用,垃圾和排泄物也都傾倒在裡面。

當地人取水都是用頭頂著木桶,回去之後也不做任何消毒就直接飲用,程小建也只能是入鄉隨俗,結果無意中就感染上了瘧疾。

瘧疾這種病嚴格來講其實是寄生蟲感染,在國內這種病已經很少見了。

尤其是自來水普及之後,加上中國人習慣性的飲用白開水,瘧疾已經基本絕跡了。

反覆的發燒和寒戰,讓程小建痛苦不已,好在有中國的醫療隊照顧,病情很快有所好轉。

身體緩過來的程小建多留了個心眼,不敢直接使用河裡的水了,他在河邊低洼處挖了個大坑,在呼吸作用下,河水慢慢就滲進了坑中。

坑裡的水就經過了泥土的過濾,比河裡的水要乾淨很多,程小建每天就從這個坑裡打水,打回去的水也都要燒開了以後再飲用。

可程小建沒想到,他剛剛適應了環境,另一個噩耗就接踵而至——他工作的老闆欠了他半年工資跑路了!

程小建趕緊去找了介紹他來非洲的中介,中介也找不到那個老闆,程小建沒有辦法只能求助于中國大使館。

在使館的幫助之下,程小建也只討回了1400人民幣。

與非洲姑娘的緣分

這半年的經歷讓程小建心灰意冷,但是僅僅1400塊錢連回國的機票都不夠,不得已他只能再次通過中介,又重新找了一個老闆繼續工作。

這個新的老闆人品還不錯,一個月真的有7000多塊錢(約31000新台幣)工資,而且還是按時發放從來不拖欠。

就這樣,程小建繼續在安哥拉待了下來,從事他伐木工的工作。

他的這份工作必須要深入原始森林,所以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必須需要當地的嚮導支持。

而且有些樹木也是當地村民有主的,跟野生的森林混在一起,一旦砍伐錯誤,還要給人家進行賠償,這都需要當地人的幫助。

在朋友的介紹下,當地的村民老瓜和他哥哥給程小建當起了顧問和保安,程小建每個月付給他們30000寬扎(相當于1300元新台幣)作為工資。

別看只有區區1300塊錢,但是老瓜卻非常滿意。因為安哥拉的貧窮,這點錢就足夠改善他一家生活了。

正因為這種制度,所以女人通常地位低下,男人們除了農閑時干活或者出去當兵、打工之外基本上沒什麼事情,家里的家務和種地等事情基本都是女人來干。

老瓜是村里少數上過學的人,雖然只上到小學二年級,但也算得上能寫會算。

而且老瓜還有個好習慣,凡是家里的大事都找個本子記下來,例如孩子的生日等等,這在非洲這些窮國是很難得的。

老瓜開始給程小建打工之后,他非常開心,因為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出來打過工,平時只能靠種種地或者撈些魚蝦去賣錢,生活非常貧困。

從某種程度上說,程小建的出現改變了他一家人的生活狀況。

因此上老瓜對孤零零的程小建非常喜歡,經常帶他回家,把他介紹給自己的家人,還拿著妻子釀的玉米酒給他喝,把他當成真正的朋友。

而程小建也不會空手來,每一次不是帶些糧食,就是帶一些生活用品,後來他干脆帶一些蔬菜種子,教給老瓜的妻子和女兒如何種菜。

別看他帶來的東西不多,但是在貧困的安哥拉卻,足以改變老瓜一家人的生活。因此,老瓜一家都視他為恩人!

而在接觸中,老瓜的二女兒明嘎也逐漸的走入程小建的心中。

本來在婚姻生活中受創的他,已經沒了再婚的心思,可當他看到明嘎這個黑人女孩的時候,那顆本來已死的心居然又活了起來。

而明嘎也在接觸中,對這個成熟穩重的「阿貝」有了好感。

最終,還是程小建提起勇氣,向老瓜提出了想娶明嘎!

前文提到過,那里女人的社會地位太低,在很多部落中,女人甚至可以作為禮品送人。

面對程小建的求親,老瓜一口就答應了。他并沒有考慮兩個人的年齡和種族差距,只是覺得如果明嘎能跟著程小建走,生活會更好。

但明嘎的母親卻有些猶豫,畢竟程小建早晚是要回國的,如果把明嘎帶回去,極有可能他們母女就再也見不到了。

而且中國跟安格拉遠隔重洋萬里,明嘎如果走了,到中國受了欺負,連娘家都回不了。

對于明嘎母親的猶豫,程小建非常理解,為了向她證明自己的心意,還自己出錢給老瓜一家蓋了三間新房。

他蓋的可不是當地常用的土坯茅草房,而是正正經經的石棉瓦屋頂的房子!這三棟房子就讓同村的街坊鄰居十分羨慕,紛紛覺得明嘎找了個好歸宿。

程小建還花錢給明嘎一家都買了新衣服,而在這之前,他們一家的孩子幾乎都沒穿過新衣服。

明嘎的弟弟妹妹都是穿大哥的舊衣服,而大哥的衣服也是母親從二手市場買的。

程小建還專門把老瓜叫來,教授他伐木的技術,并介紹他在自己的工廠工作,好增加老瓜一家的收入。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明嘎的母親終于被他感動,答應將女兒嫁給程小建。

帶非洲老婆回國

2018年,程小建與明嘎舉行了婚禮,依照的也是安哥拉的本地習俗。

由于當地并沒有領取結婚證的程序,所以只要婚禮通過,兩個人的夫妻身份就算定下來了。

婚后,程小建又專門給他們家又買了發電機和摩托車,并給大家裝上了一些能夠用發電機使用的電機。

在明嘎的村子里,這些東西只有村長家才有,而且即便是村長家,也沒有程小建給他家買的更好。

因此當地人就開始流傳,能嫁給中國人絕對是他們的福氣。

2019年兩個人的孩子,樂樂出生了。這孩子是中非混血,眼睛很亮,頭髮有點卷,但是皮膚卻并不是很黑。

孩子的出生,使得程小建特別開心。

年近五旬的他居然又生了個孩子,老來得子的快樂讓他每天都合不上嘴。

再一次娶妻生子,程小建把消息告訴了自己的母親,母親在視訊中看到孩子特別高興,同時也提出來讓程小建回國一趟。

由于孩子太小,程小建只能孤身返回中國,并沒有帶上明嘎母子。

他回國的這些日子,讓明嘎六神無主,畢竟像他們這種沒有法律約束的婚姻,如果程小建不回來,他沒有任何辦法。

好在隔了沒多長時間,程小建就回來了,他告訴明嘎一個消息,他的父、母親年齡都大了,他自己也50歲了,也想要回國,葉落歸根了,而他回去,自然也要把明嘎母子帶回去。

老瓜夫婦雖然舍不得女兒,但也知道女兒跟他回中國是去享福的。

但是明嘎的歸國之路卻并不順利,連自己村子都沒出過的明嘎,既沒有身份證也沒有護照,在貧困的安哥拉,辦手續和簽證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程小建連日奔波,也花費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才把明嘎和兒子的手續辦下來。

2019年10月,程小建一家三口從安哥拉的羅安達機場起飛,直接飛到了廣州,然后又從廣州轉火車,直接趕回了河南焦作。

程小建所在的村子早就轟動了,他從非洲帶回了黑人媳婦這個事兒早就傳遍了全村,他這次回來很多村民都過來圍觀,想要看看這個黑人媳婦到底長什麼樣。

村民們看到明嘎都很新鮮,一個個議論紛紛,都說這姑娘除了皮膚黑了點,長得其實也挺好看的。

但是面對這些人,明嘎卻十分茫然,生活習慣不同,加上言語不通,這讓明嘎一時間還很難適應,好在她的婆婆非常善良,老太太跟她年紀相差很大,可以說對這個兒媳婦當成了孫女般看待。

雖然在日后的生活中,明嘎還是鬧出了各種各樣的笑話,但是有著程小建和婆婆的關心,開始慢慢的學中文,一點點的適應中國的生活。

很快,他們的孩子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當地幼兒園的園長聽說了明嘎的事情,就建議明嘎到幼兒園來一起學習,以此來更快的掌握基本的中文。

聰明的孩子很快就在家人和老師的教導下,初步的掌握了中文的基本交流。

在面對記者采訪時,他已經能夠用一點點拗口的中文清楚的說:「我來明德幼兒園學習中國話,蒸米飯、烙餅、烙饃我都會!」

在中國的生活條件,要遠遠好過安哥拉,明嘎很快就胖了30多斤,甚至于身高還長了幾公分!

2020年二兒的出生,讓程小建和明嘎的生活更有了盼頭。相信這個黑人女孩兒在中國的生活將會越來越好,她和比她大了將近30歲的丈夫也能越來越恩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