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香港電影四大惡人往事,入行拍電影賺的盆滿缽滿,為何老年卻落魄無助,患病都要靠接濟?

黄朔 2022/11/01

在上世紀80年代,世界各地的電影行業都迎來了巨大的變化。

第五代導演,攜作品在世界影節摘金奪銀;好萊塢借助先進的電影工業,將視聽體驗提升至新高度;

當時人口不足600萬的香港,也借助新浪潮運動興起,把「香港電影」打造成品牌。

在鼎盛期,香港年制作電影量超過200部,在世界僅次于好萊塢和寶萊塢。

香港向東南亞、歐洲等地輸出的電影數量,更是僅次于美國,位居世界第二,被譽為 「東方好萊塢」

「動作、喜劇、黑幫」三種電影類型,構成了 香港電影三原色,調配出蕩氣回腸的《黃飛鴻》、纏綿悱惻的《倩女幽魂》、盡是癲狂的《大話西游》、慷慨悲歌的《英雄本色》。

從昏暗的錄像廳到寬敞的電影院,一茬又一茬的年輕人,念念不忘黃飛鴻的一招一式、小馬哥的風衣和香煙,還有小倩的眼、紫霞的劍。

當從邵氏看到嘉禾,一代人便開始老去。

同時光一起消逝的,還有紅顏不再的「霞玉芳紅」、大量減產的「雙周一成」、華發早生的「四小龍」。

前浪消逝并不可怕,遺憾的是香港再也沒有可以睥睨天下的電影業,以及那些風華絕代的電影人,更令人喟嘆的,是一個個電影人以令人唏噓的方式離開人間。

2019年6月2日, 李兆基去世的消息,刷爆了社交平台。

因為《古惑仔》《監獄風云》等電影, 李兆基何家駒成奎安黃光亮并稱黑幫電影中的 「四大惡人」

電影里的他們是呼聲喚雨的幫派大佬,但戲外卻個個晚景凄涼,目前僅剩下黃光亮一人,也處于半隱退的狀態。

2004年, 成奎安被確診為鼻咽癌晚期。他一邊接受治療,同時不斷自降身價赴內地為妻兒攢錢,與病魔斗爭五年后,54歲與世長辭。

2015年,66歲的 何家駒因病去世。由于他膝下無子,親妹妹也因財產問題鬧翻,打理他身后事的好友,發現何家駒好幾本存折都僅剩幾百塊港幣。

李兆基更讓人唏噓 「人生莫受老來貧」

他晚年曾兩度中風,后又被查出肝癌。但骨瘦形銷的他,一度不愿住院治療,原因很簡單:沒錢。

后來在古天樂、周潤發等朋友的資助下做了手術,也得到了政府體恤分到公屋。

手術成功后,李兆基做出和女友完婚的決定,因為他知道自己來日無多,若撒手人寰,公屋將歸還政府,對陪伴30年的女友來說實在不公平。

在常人的印象中,知名演員都享受著遠超普通人的資源,即使年老,也可以當配角賺錢,當年名噪一時的四大惡人何以落魄至此呢?

四大惡人的入行契機

從1925年,香港制作出了第一部長篇故事片《胭脂》開始。香港電影宛如一面棱鏡,既見證香港的不幸與輝煌,也映射時代的變幻與革新。

40年代,抗日的烽煙散盡,社會上許多問題卻開始凸顯。《水上人家》這樣頗具現實主義的題材開始興起。

到五六十年代,邵逸夫主導的 邵氏影業,以 「邵氏出品,必屬佳片」稱霸香江,李翰祥的風月片、張徹的武俠片不僅大賣,還讓華語電影第一次大規模走向國際。

在站穩東南亞市場后,邵氏又在1972年把電影《天下第一拳》打進美國商業電影發行網。

當黃種人的故事第一次在美國千家戲院同時拉開,香港電影的新浪潮運動也開始孕育。

香港的80年代高度繁華,市民對電影提出了新需求。敏感的電影人開始在傳統的故事片領域,開辟新類型,鬼片、僵尸片、追女系列等等應運而生。

同時 嘉禾寰亞等新派電影公司開始與邵氏共分天下,香港電影轟轟烈烈的 「黃金十年」拉開了序幕。

從80年代末開始,香港的拍片數量和電影票房就一路攀升,1992年票房總收入達到了頂峰15億,1993年上映的港片數量達到242部。

在這個數字背后,是香港電影產業的無限繁榮。盡管每年都能從藝員培訓班、港姐選美大賽上挖掘新人,甚至還有王祖賢這樣的台灣演員「一身清麗入香江」,可演員還是不夠用。

▲無線五虎

大明星們一年主演拍好幾部, 劉十三(劉德華)、 鄭九組(鄭裕玲)、 王七組(王祖賢)、 張一打(張曼玉)這樣的外號應運而生。

在這樣的契機下,原本很多職業和表演沒有關系,甚至連顏值、年齡、身材都沒優勢的人物入行成明星的故事,每天都在香江上演。

原本是警察的張家輝,因為對工作不滿意,便在電影《壯志雄心》中本色出演了少年警校學員。

搬運工人林雪,在撞球廳結識了電影武行,便去做了場務,從龍套做成了主角。

▲左二為林雪

20世紀40年代、50年代出生的四大惡人,也趕上了這一波電影紅利。

在拍電影前,他們的職業五花八門,人生際遇也是相去甚遠。

年齡最大的何家駒,1948年出生。早年是報館老板,生活小富且安穩,但身有賭癮的他在三天內就輸掉2000多萬家產。

1949年出生的李兆基,從小就混社會。在60年代為香港黃大仙區慈云山邨最著名的青少年朋黨組織「慈云山十三太保」的主要成員,80年代之前又成為香港三合會中層成員,是典型的黑社會人士。

1952年出生的黃光亮,中學曾被開除,在路邊看到一輛法拉利后,他醒悟自己打工一輩子也不能買豪車,隨即離家出走闖社會。

1955年出生的成奎安,13歲就因家境貧寒被迫輟學。在家中兄弟的引薦下來到了邵氏電影廠的攝影組做小工。

四年后長大成人,卻覺得做攝影沒前途,混進了黑社會做舞廳打手,后來被警察拘捕判入獄四年,兩年八個月后釋放。

盡管際遇不同,但這四個人卻有著 「長相不討喜」的共同點。

在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中,黑幫片這朵「奇葩」也開始肆意生長。四大惡人,也先后迎來了自己的電影生涯。

四大惡人的花樣年華

在上個世紀,由于香港特殊的政商環境,許多黑社會幫派組織發展壯大。

那些充滿傳奇的幫派故事、盜亦有道的黑幫人物,也開始被電影人關注,第一個把 黑幫片打造成主流的是 吳宇森

吳宇森曾說:「我最向往的人物,是古時的荊軻、聶政。他們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佩服他們的地方,不是他們刺殺事跡,而是他們對自己信仰是肯付出生命去堅持的,那種 ‘有義氣’的表現。」

帶著自己的電影理想,吳宇森在1986年拍攝了《英雄本色》。

作為黑幫電影的開山之作,《英雄本色》連續上映61天,以3465萬港元的票房刷新了香港開埠以來的票房紀錄,轟動極大。

黑幫片興起的時候,正是「四大惡人」尋求人生突破的時候。

輸掉全部身家的何家駒,在70年代來到片場做雜工,后來成為副導演拍攝了電影《跳灰》,文筆不錯的他又編劇了《墻內墻外》。

何家駒在為生計發愁的70年代,他的同齡人李兆基雖然是幫派大哥,卻正在和毒癮抗爭,過程參考《霸王別姬》中的程蝶衣。

戒毒成功后,李兆基痛改前非,離開幫會并經介紹加入了電影圈。1990年,他出演了《勇闖天下》《賭俠》兩部電影,當時他名氣不高,卻在這兩部戲中先后合作了已經聲名鵲起的「小弟」黃光亮、成奎安。

原來黃光亮、成奎安兩人,雖然年齡比何家駒、李兆基小,但卻早早踏入娛樂圈,1984年,兩人同時迎來了職業生涯第一部重要作品。

黃光亮的《省港旗兵》是《英雄本色》前最重要的黑幫電影;

成奎安則因為在《吉人天相》中出演「大傻」,獲得了這個伴隨他一生的外號。

1987年,林嶺東開拍《監獄風云》。身材高大威猛、聲線震耳欲聾、臉型兇悍跋扈的成奎安;

眼如銅鈴、鼻孔碩大、一臉橫肉的黃光亮,和面相兇悍,眼神不怒自威的何家駒被一同邀請出演。

在劇中,何家駒飾演奸詐狡猾的大咪、成奎安飾演兇神惡煞的大傻,黃光亮出演頗講義氣的傻標。

雖然拍戲經驗都不多,但是三人即使和梁家輝、周潤發對戲也不落下風, 何家駒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黃光亮提名金像獎新人、再度飾演「大傻」的 成奎安的名頭響徹香江,從此三人就成了 黑幫專業戶

之后《英雄本色2》《喋血雙雄》《古惑仔》《龍虎風云》等經典黑幫電影都有他們的身影。

在這些作品中,何家駒出演的角色多為黑幫大佬打手、或者變態暴虐的亡命之徒。在塑造時,何家駒著重刻畫角色的戾氣,言行舉止可以用喪盡天良來形容。

成奎安的反派形象,則頗具有喜劇效果。和周星馳合作的《賭俠》《無敵幸運星》等作品中,演繹得詼諧生動、妙趣橫生。

黃光亮因為外形,往往被導演賦予蠢萌的特質,角色多為狐假虎威的黑幫小弟,或者丑態百出的社會敗類。

1990年的經典港片《天若有情》中,黃光亮和劉德華、吳孟達在街區廝殺,最后同歸于盡的場面足以令人頭皮發涼。

出道稍晚的李兆基,直到1996年的《古惑仔》系列才被觀眾熟知。在港片中,基哥飾演的大多是黑幫的中層人物,貪財好色,墻頭草兩邊倒,充當幫會和事佬的時候,總是讓人又愛又恨。

在90年代,四大惡人借助黑幫片的興起,先后迎來了自己職業生涯最輝煌的時刻。

1989年成奎安上映25部電影、1993年黃光亮上映12部電影、1994年何家駒上映15部電影、1996年李兆基上映7部電影,并擔任5部電影的制片人。

與此同時,香港電影的各項數據達到了歷史的巔峰。

1992年港產片票房達到歷史最高的 12億;1993年上映港產片數量為歷史最高的 242部

但花樣年華雖好,卻如曇花一現。在1997年金融危機爆發前,電影就先走到了波谷。

香港電影的斷臂求生

1993年,《侏羅紀公園》在香港豪取6000萬票房,電影市場第一次被好萊塢以電腦特效攻破。

之后港產片1994年票房9.6億、95年8.4億、96年6.5億、97年5.4億、98年4.3億、99年只剩下了3.3億,票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行業不景氣,最直觀的體現,還有拍片數量。1997年上映的港片數量,已經從最高點的242部,下降到了84部。

在這樣的狀況下,許多電影人面臨轉型和無戲可拍的處境。而周潤發等大咖,更是紛紛出走好萊塢。

從輝煌到沒落,香港電影只用了短短的幾年,其中的原因出在哪里呢?

成龍曾說過: 「一個僵尸片成功,他們就拍100部僵尸片;一個英雄片成功就拍100 部英雄片」。

兩句話雖短,卻直指香港電影沒落的根本原因。

在新浪潮階段,香港電影迎來了各種類型的大爆發,但是一種電影類型火了之后,跟風之作紛紛上馬。

例如《倩女幽魂》大火后,各種白衣女鬼飄蕩銀幕,但這些電影無論藝術性還是思想性,都遠不及《倩女幽魂》,最終讓觀眾形成鬼片即爛片的心里期待。其他類型片也面臨同樣的情況。

這些粗糙作品,不僅在面對好萊塢強大的特技時不堪一擊,而且在日本動畫、歐洲文藝片面前也失去了競爭力。

一線大牌出走后,留港藝人也開始瓜分剩余的市場,就連「四大惡人「這樣為黑幫電影而生的藝人也不例外。

李兆基剛以「吹水基」奠定江湖地位,就在周星馳的《食神》中騷氣沖天,嘗試喜劇領域。

因為港片質量下降,好萊塢開始大規模搶占市場。

1998年,《鐵達尼號》以11494萬港元的票房高居榜首,連亞軍《侏羅紀公園2迷失的世界》也高達5823萬港元。而當時港片能過1000萬的都是寥寥。

加上當時亞洲金融危機爆發,許多熱錢開始抽身離港,拍片數量更是迅速下滑。曾經拍片數量不輸一線明星的四大惡人,也開始大量減產。

1997年,黃光亮沒有電影上映,成奎安3部、何家駒4部,憑借96年《古惑仔》《食神》兩部神作大熱的李兆基,也不過10部。

不過,這一年香港回歸,

13億人口體量的內地市場,讓港片開始 「北望神州」尋求生機

2003年,《內地與香港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簡稱CEPA)最終成文,關于電影方面的具體內容分為四條:

(1)香港拍攝的華語影片經內地主管部門審查通過后,不受進口配額限制在內地發行;

(2)主要工作人員組別中香港居民應占整體員工數目的50%以上;

(3)香港與內地合拍的影片視為國產影片在內地發行;

(4)香港與內地合拍的影片,港方主創人員所占比例不受限制,但內地主要演員的比例不得少于影片主要演員總數的三分之一;對故事發生地無限制,但故事情節或主要人物應與內地有關。

CEPA讓港片享受國產片的待遇,但是也對題材、演員方面提出要求。

由于內地的電影沒有分級制度,帶有血腥性質的黑社會題材,成了審查的重點。

港片在一開始,并沒有適應。

2002 年《無間道》修改結局才在內地上映;香港版時長100分鐘的《黑社會》,不僅在內地刪除15分鐘,劇中的黑幫接班人被改成警察臥底,電影片名也改成了《龍城歲月》。

幾經磨合后,香港電影人已經越來越熟悉內地對電影價值觀的要求。

于是, 港片忽然變味了

不僅黑社會元素越來越少,連「張志明」這樣的港仔,都要來北京談一場戀愛。

在合拍片剛開始盛行時,香港導演都愛用 「港男+內地女」的模式來拍片,如《2046》《如果愛》。

而近年的香港導演已經不在乎主角的出身,《中國合伙人》、《明月幾時有》的主角中已經難覓港人演員。

在這種狀況下,為黑幫電影而生的「四大惡人」必須面臨轉型,但是容貌、戲路的原因又限制了他們發展,拍攝的其他電影,并沒有引起水花。

可以說,是香港電影在合拍浪潮中,斷臂求生般舍去了黑幫電影類型以及黑幫電影演員,和黑幫片一樣被拋棄的,還有過分無厘頭的喜劇、裸露的三級,以及都市鬼片等等。

有人說,當曾經的港味變淡、變質,甚至消失,這樣的港片豈不是已死?

小編覺得,「港片」本來就是一個在不斷變化的概念。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與八九十年代的港片風貌大不一樣,當下的港片自然也不會和過去相同。

只能說港片經過新浪潮的極盛時代和金融危機前后的極低時期后,開始以一種新的方式開始平穩發展。

內地給香港電影的是限制,也是重生。

內地充沛的資金、壯闊的風景、完善的片場讓港片「柳暗花明又一村」。

黑幫片開始以警匪的形式,如《掃毒》《寒戰》《無雙》重生;

曾經鬼魅電影,也可以繼續成為賣座的大片,如陳嘉上的《畫皮》;

徐克在《狄仁杰》中,繼續延續了他對武俠世界的瑰麗想象;

在這樣的轉型中,香港沒了上世紀那些各具特色的明星,故事里也少了癲狂過火的劇情,甚至無戲可拍的藝人謝幕后一身蒼涼。

可是香港電影人也變得理性,不再盲目自大。

當香港電影的魅力,不在于「不變」,而在于「適應」。

香港在和內地越來越融合,香港電影也自然開始成為大中華文化系統中的一部分,目前香港與大陸的合拍電影每年超過50部。

每年的賣座大片中都有香港影人的身影,周星馳和徐克聯手的《西游伏妖篇》,盡管口碑不及預期,票房還是超過了1992年香港全年最鼎盛的12億。

但無論如何變化, 香港電影都是香港時代的「歲月神偷」,悄悄記錄了這個城市的繁華與憂傷。

都說人生如戲。

四位「惡人」因為香港電影聲名鵲起。去世的3位,也因為香港電影轉型而落幕凄涼。

只是,香港電影或許會在轉型中拋棄他們,但是看他們電影長大的影迷,不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