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2022/04/23
2022/04/23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若能重活一世,想必婉容是情愿做那「王謝」堂前的燕子,飛入自由寬廣的天空,不受叨擾安度一生。也不愿擔著「皇后」的虛名,被丈夫溥儀圈禁在「豬圈」10年之久。

可貴為「皇后」的婉容是帶著延續家族榮光的使命走進皇宮的,她究竟經歷了什麼讓溥儀不顧夫妻情分圈禁她10年?而她獲救時的一句話,又為何令人心酸動容?

金尊玉貴的少女生活

婉容生于1906年,那時的清朝已經進入了茍延殘喘的末路,但這與生在貴族之家,養在深閨的小姐并沒有什麼直接關系。

婉容的生母是定郡王愛新覺羅.溥煦的嫡親孫女,郡王府的四格格, 因此婉容是名副其實的「皇親國戚」。可惜生母在生下她后便香消玉損。父親榮源又娶了婉容的姨母做續弦。

這位繼母待婉容猶如親女,不僅日常吃穿照料的細心周到,在情感上也給予了婉容母親般的愛護,因此婉容與繼母的感情甚深。

父親榮源對婉容的教養也十分用心。他不像大多滿清貴族一樣因循守舊,而是十分樂意讓子女接觸西方文化。 因此婉容不僅被授以詩書禮儀,榮源還專門請了西學老師悉心教導她,凡舉英文、繪畫、音樂無不精通。

所以婉容雖出身富貴,但姿容儀態、學識涵養無不是名門貴女中的上上之選。優渥的物質生活和足夠的關愛讓這個女孩養成了溫柔、馴順的性格。 對于婉容而言「在家從父」時,自己生活的很幸福,如果「出嫁從夫」后仍然維持現狀,那麼一生也便圓滿了。

可她的婚姻正是將她逼上絕路最有力的推手。

有名無實的尊貴婚姻

平靜的生活結束在婉容16歲那一年。1922年,遜位已經10年的溥儀要大婚了,雖然清朝早已覆滅,但皇室一脈仍然保存了尊號,所以盡管沒權沒勢,愛新覺羅一族仍擔著皇家的虛名兒。

溥儀的大婚早已不能與他的祖宗們相提并論,因此待選的姑娘也極為有限。榮源走動關系將婉容的照片也一并送到溥儀的面前,她出眾的樣貌輕易便在其中脫穎而出了。

溥儀親自指定婉容為皇后,但大婚之夜卻是婉容獨自一人在坤寧宮渡過的。溥儀因幼年的遭遇導致身體虧損,早已不能行夫妻之事, 無論是立后還是納妃都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遮蔽皇家丑聞罷了。

婉容邁進了紫禁城,入住了坤寧宮。可除了名義上的「皇后」頭銜以外,這個如花般的少女身處皇宮,每天能做的便只是給老皇妃們請安問好。即使這樣,命運也沒有善待她。

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將溥儀一家趕出了紫禁城,從此徹底為延存了幾千年的帝制畫上了句號。

厄運一個接一個的砸在遜帝溥儀的身上。剛被驅逐出皇宮,淑妃文繡又公開提出失婚,這讓本就勉強維持尊嚴的溥儀更加顏面掃地。

溥儀將這些都歸過于失去帝位。為了復辟,他頻繁游走于各股勢力之間,不過并沒有收獲。受盡欺辱的末代皇帝一邊將不滿發泄在無辜的婉容身上,一邊在怨憤和痛苦中做了一個決定,不惜代價復辟清朝。

絕望無依的「末代皇后」

時機終于來了,野心勃勃的日本人向溥儀表露出了善意。在日本人的扶植下溥儀建立了偽滿洲國。婉容作為「正宮娘娘」也跟隨溥儀來到新京。

丈夫醉心于「家國大事」,婉容卻依然過著備受冷落的深宮生活。與 溥儀做夫妻的這些年也讓婉容明白,溥儀永遠也不可能給她正常的生活。就在她以為自己的一生便就這樣枯萎在宮廷中時,一個男子走進了她沒有色彩的生命。

他是皇宮的侍衛,名叫祁繼忠。原本戒備森嚴的皇宮大內,后妃與侍衛是絕無可能有機會單獨接觸的。 但「偽滿洲國」不過是日本人借溥儀的名字建立的一個傀儡政權,又怎麼會真的幫他治理「后宮」。

孤寂的婉容和侍衛漸漸走到了一起,直到婉容懷孕被溥儀發覺。雖然他自己不能履行作為丈夫的職責,但「皇后」與人私通仍然令他怒發如狂。

溥儀當即處置了侍衛又想廢棄婉容,但日本人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阻止了溥儀廢后的決定,只將她囚禁在自己的住所內,不許走動。可婉容生下的孩子便沒有這麼幸運了。

有人說溥儀將婉容生下的女嬰直接扔到火爐中燒死,但溥儀自己說那個女孩出生后便已經死亡,他才將孩子投入火爐。 對于這個孩子的命運,并沒有一個權威的定論,唯一能確定的是她沒有活下來。

婉容突遭變故令她大受打擊,精神上便有些不清明,時常哭嚎叫罵。 為了治療她的狂躁之癥,醫生開始少量的給她使用鴉片,讓她能夠安寧鎮定,可這樣的治療無疑是飲鴆止渴,沒有多久原來計量的鴉片便失去了作用,醫生不得不加大用量。

從此婉容就再也離不開這口「神仙膏」了。在鴉片日復一日的侵蝕下,原本清麗秀美的容顏早已形如枯槁,面色青灰、牙齒脫落,身體更是有如皮包骨頭。非但沒有一點當年的風采,就連普通的鄉野婦人也比不上。

1945年,戰爭的形式越發不利于日本,溥儀開始計劃逃亡的路線。婉容的弟弟潤麟才終于找到機會將姐姐救出,而此時距離婉容被監禁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年。

十年的時間里,溥儀甚至從未問起過他的這位皇后的情況,因為他的刻意怠慢,下人們也跟著落井下石。

貴為「皇后」的婉容不僅沒有得到應有的照顧和服侍,連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沒有達到。當潤麟走進姐姐的居室時,他看到她居住的房子多年無人打掃的樣子,臟污的被褥和遍布屋角的排泄物使整間房子充斥了令人作嘔的味道,幾乎與豬圈無異。

終于重見天日的婉容已經神志不清,但她卻始終重復著一句話,「父親害我至此,誤我一生!」

1945年8月15日, 潤麟跟隨溥儀一同飛往沈陽,打算逃往日本。他們都很有默契的沒有提起那個快要病死了的女人。無家可歸的婉容拖著殘軀四處游蕩,逃亡時遇到了部隊,她跟隨解放軍輾轉來到延吉,卻再也支撐不住病體。

1946年6月,婉容靜悄悄的死在了延吉監獄,幾位獄警將她抬出埋葬。無棺、無碑,沒有人送行,更沒有人祭奠。千年帝制下的最后一位皇后,便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在歷史的舞臺上。

結語

婉容的命運令人惋惜和遺憾。但更多的是對這位「末代皇后」的哀其不幸和怒其不爭,同樣是身陷悲慘婚姻,文繡敢于挑戰封建權威,向「皇帝丈夫」提出失婚。離開溥儀后,文繡也如愿過上了平凡的生活,沒有大富大貴,但平靜溫馨。

哪怕婉容能夠像文繡一樣勇敢的反抗一次,她的人生也許就會不一樣了。婉容的不幸,有她個人的原因,也有時代的原因。而如今,那個「吃人」的時代已經成為了過去,但作為新時代的女性,從這位「末代皇后」的身上,我們應該謹記的是女子的自強、自立、自尊與自愛。

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