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4K「潮州明」,曾拿AK護衛崩牙駒死里逃生,晚年發揚洪門文化

黄朔 2022/09/03

他曾是越戰老兵,來到澳門后靠著雙手打出自己的一片天,曾手持AK47護衛崩牙駒死里逃生。

崩牙駒入獄后,他削發為僧、重返廚房,多年后與崩牙駒攜手發揚洪門文化,如今活躍于網上,仍像個老頑童。

他就是「澳葡教父」崩牙駒的頭馬,潮州明。

50年代,「潮州明」在廣東揭陽普寧出生,原名黃漢明。黃漢明自幼讀書較少,識得幾個大字,瘦骨如柴的他卻喜好舞刀弄棒,再加上性格忠厚愚魯,做事認死理,這也奠定了日后他靠著武藝行走江湖的路子。

70年代末,邊境打響了對越自衛反擊戰,黃漢明帶著一腔熱血投身軍旅之中,槍林彈雨之下經歷多次生死存亡之間。

在戰爭結束后,黃漢明回到了家鄉,幾經生死的他外表雖與常人無異,骨子里卻是對任何事都毫無畏懼。

那時候許多到港澳發展的人回到家鄉都成了華僑,家鄉又實在是窮苦,也因此黃漢明來到了澳門謀生。

初到澳門,黃漢明成了一名廚子,做普寧腸粉、蓮藕湯、益母草湯,那叫一個地道,在當地廣受好評。

由于大部分普寧人講的都是潮州話,黃漢明也是如此,也因此他就有了「潮州明」的綽號。

但彼時黑道猖獗,古惑仔們最是欺軟怕硬,最愛欺負的就是這種外鄉來的弱勢群體。黃漢明原本就瘦小,再加上不愛說話,顯得木訥老實,深受古惑仔們的「喜愛」。

起初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黃漢明能忍則忍,可在古惑仔們的眼里,他就是軟弱、就是不敢還手,因此軟土深掘,愈發肆無忌憚。

那天,兩個古惑仔來到黃漢明這兒吃腸粉,吃完在結賬時只給了一份的錢,吃了兩碗粉,卻只付一碗的錢,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嘛?

這次黃漢明不再妥協,攔住他們,要他們付清了才能走。付錢的古惑仔見他如此,臉上立馬露出兇相,想要以此嚇退黃漢明。

可黃漢明是經歷過槍林彈雨的人,也是鬼門關里走過了多少回的人了,根本就不理會那滑稽的表情。

另一個古惑仔見狀,立馬拉開外套,露出插在腰前的大砍刀,示意黃漢明不要給臉不要臉,但見到黃漢明不為所動,古惑仔直接把刀拔出來,作勢就要砍。

這下把黃漢明給惹毛了,大喊一聲:「撲你阿木」,一套軍體拳以雷霆之勢打了出來,拳頭在空氣中留下些許殘影,兩個古惑仔被揍得鼻青臉腫。

兩個古惑仔跑了之后,又叫來十幾個同伙想要找回場子,這次黃漢明不再留手。畢竟是尸山血海里走出的人,一身霸氣側漏,一個個古惑仔倒在他拳頭之下,有的還是被嚇暈的。

經此一役,黃漢明名聲鵲起,「潮州明」這外號在當地聞名,隨后就有大佬出高價請黃漢明為自己的娛樂場所看場,從此黃漢明步入江湖路。

看場這事并不是單純有武力就能解決的,更多時候要靠看場人的處事圓滑以及隨機應變,許多時候一張嘴抵得上就千軍萬馬。

黃漢明這麼一個老實巴交的漢子,又不愛說話,通常遇到有人來鬧事,一言不合就上去干,這樣顯得這場子很不安全,這讓許多客人不敢來光顧,也因此場子里的老板明里暗里對黃漢明頗有微詞。

此時的崩牙駒已是加入14K,拜在「黑仔華」門下,靠著自己的不懈努力成為一方頭目,他與黃漢明打過幾次交道,但交情不深。

有道是「英雄識英雄」。

在一次酒席上,崩牙駒與黃漢明相見恨晚,倆人聊得頗為投機,交杯換盞之際,黃漢明轉身到了崩牙駒麾下,成為崩牙駒的「開路先鋒」,奠定崩牙駒日后「澳葡教父」的稱號。

黃漢明對崩牙駒那是忠心耿耿,并且他執行力超強,崩牙駒指向哪兒,他就打向哪兒,絲毫不會多問一句。也就這樣,從此崩牙駒身邊多了一員「人狠話不多」的猛將。

盡管黃漢明不懂人情世故,儼然就是一個愣頭青,但單單這一點便是崩牙駒最為欣賞他的地方。

80年代末、90年代初,崩牙駒得到「街市偉」的扶持,趕走了當時的14K大佬「摩頂平」,從此成為澳門14K最有排面的大佬。

看著崩牙駒坐大,「街市偉」的江湖地位受到威脅,于是「街市偉」引進香港的新義安、和勝和等超級社團來染指澳門的疊馬生意。

崩牙駒趕緊成立「四聯公司」對抗,其中便有自己的結義兄弟「水房賴」,「水房賴」此時的勢力更盛崩牙駒,只是為人比較低調。

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在崩牙駒的帶領下,香港的社團鎩羽而歸。

「街市偉」眼看一計不成,另施一計,他先使用離間之計,再用利益說服「水房賴」,自此「水房賴」與崩牙駒反目成仇,展開多年的廝殺,而在這場廝殺中,黃漢明成了重要的角色。

當時「水房賴」先發制人,用計鏟除崩牙駒的軍師石永祥,崩牙駒亂了方寸,一直作壁上觀的大圈幫見崩牙駒勢弱趁機落井下石,這使得崩牙駒陷入極為尷尬的境地。

《古惑仔》里的烏鴉就曾說過:「出來混就是求財嘛」,眼看崩牙駒手腕沒有「水房賴」與大圈幫那般強硬,底下人自然是會重新選擇老大,誰呀?叛徒吳成林!

吳成林離開崩牙駒成為大圈幫「四眼牛」的人,大圈幫勢力雖然不大,但卻是出了名的狠,用馬保國說的那句「不講武德」再合適不過了,不管誰招惹上了都是大麻煩。

當時崩牙駒勢弱,大圈幫趁機大肆蠶食14K的地盤,吳成林作為從14K叛逃到大圈幫的人,為表忠心,就得納「投名狀」,最能表示忠心的目標無疑就是原來的老大崩牙駒。

吳成林帶著馬仔跟蹤了崩牙駒七七四十九天,在第四十九天那日,崩牙駒從貴賓廳里走出,身邊的馬仔比平時少了許多。吳成林瞅準機會,帶著馬仔堵住崩牙駒的去路。

崩牙駒見到叛徒帶人堵住自己的去路,起先是大怒,眼里燃起熊熊烈火,好似要焚掉眼前的吳成林,隨后又一驚,昔日的馬仔這次帶的人手遠超自己這方,打起來得吃大虧。

吳成林見了崩牙駒,就像見到獵人見到兇猛的獵物一般,雖是胸有成竹地將其困在籠中,卻又害怕萬一獵物掙脫后朝自己這邊撲來。

但此時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在吳成林的一聲令下,背后馬仔傾巢而出,勢必要將崩牙駒拿下。

就在這危難的時刻,崩牙駒身后沖出了一個人,這人是誰?黃漢明!

《水滸傳》中形容武松的那句:「猶如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用在此處再合適不過。

只見黃漢明扛著AK47沖到陣前,「噠噠噠」一陣火光噴射,護在崩牙駒左右,吳成林一方沖在最前面,手持大砍刀的馬仔嘎然止步,現場噤若寒蟬。

火光停歇后,黃漢明手持那黑洞洞的長管直指吳成林,只要吳成林敢動一下,那就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見到黃漢明手持AK47指著自己,吳成林也呆住了,除了害怕眼前這黑洞洞的長管,還害怕日后崩牙駒的「回馬槍」。

但此時吳成林也只能放崩牙駒一伙人走了,畢竟黃漢明是出了名的敢沖敢打,他可不管后果是啥。

在吳成林失手后,「水房賴」出手了,他花費大價錢派出刺客準備對崩牙駒下手,崩牙駒收到風聲只能逃往國外。

留下這邊人心惶惶,只剩「豪仔」、胞弟尹國豪、「猛鬼添」、楊明棠以及黃漢明等部下艱難維持著。

也在崩牙駒跑了之后,吳成林對崩牙駒的這幫部下進行圍剿,崩牙駒的胞弟尹國豪還被其砍傷,雙方算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風頭過后,崩牙駒回到澳門,叫上社團成員開會討論應對之策,在楊明棠的建議下,崩牙駒采取了升級武器的概念。

有這麼個想法,取自當年黃漢明護衛崩牙駒從吳成林手上死里逃生,一把AK47就能威懾住大圈幫,如果人手一把,那稱王稱霸指日可待。

經過一番周折,崩牙駒買到了20把AK47,社團武器升級后,眾人的底氣也提上來了,再也不會人心惶惶。

而社團裝備有了質的飛躍以后,第一個實驗的目標便是叛徒吳成林,為何是吳成林?

首先有了武器還得驗證是不是決勝負的關鍵,大圈幫比「水房賴」的勢力小,并且吳成林算是欺師滅祖之輩,背叛崩牙駒后三番兩次下死手,成為實驗目標也是名正言順。

那天,吳成林與大哥「四眼牛」在白鶴巢公園對面的別墅客廳里飲酒作樂,別墅外守衛森嚴,有30多個大圈幫馬仔看守。

崩牙駒這方傾巢而出,黃漢明便是行動的開路先鋒,「豪仔」、「猛鬼添」緊隨其后,幾桿AK47沖進別墅里就是一陣火蛇,大圈守衛的馬仔毫無招架之力,吳成林在別墅內嚇得冷汗直流,帶著三個馬仔從暗道逃出,從此無聲無息。

吳成林的不知所蹤,意味著崩牙駒「武器升級」這個概念的成功,于是馬不停蹄,直搗「水房賴」總部。

吳漢明與「豪仔」,一個偽裝成修水龍頭師傅,一個偽裝成電工,倆人摸進水房總部潛伏著。

正好那天社團開會,六個社團高層在等候天梯之時,吳漢明與「豪仔」不慌不忙地掏出藏在腰間的AK47,緊接著一通亂掃,六人一個接一個倒下。

吳漢明與「豪仔」到水房社團總部給「水房賴」露了這麼一手,「水房賴」嚇得逃往楓葉國。

自此以后,崩牙駒在澳門只手遮天,登上「澳葡教父」的寶座,還得意洋洋地投資自傳電影《濠江風云》。

1998年5月,崩牙駒對警司白德安下手,差點要了白德安的命,在白德安的反擊下,崩牙駒及其團伙紛紛被捕,黃漢明則削發為僧,逃過一劫。

在寺院里回想前半生看似精彩,實則一塌糊涂,靜下心來,痛定思痛后放下手中的佛珠,下山重新走入廚房。

從此黃漢明腳踏實地,廚藝精進吸引不少明星大咖慕名前來,歌星陳奕迅便是其中之一。

2012年年底,昔日的大哥崩牙駒出獄,江湖看似即將再起風云,但崩牙駒真能重返巔峰嗎?

在崩牙駒入獄的十幾年間,「水房賴」重返澳門,并且低調地在幕后操控一切,勢力比崩牙駒巔峰期還強,坊間稱之為「幽靈教主」。

早幾年崩牙駒手下的猛將如「猛鬼添」、「豪仔」等人接連出獄,在「水房賴」的特別關照之下,脫離了崩牙駒這個群體,已是投身水房。

也就是說,舊部皆已投敵,崩牙駒想要再起風云那是難上加難,并且剛出獄,許多貴賓廳皆拒絕崩牙駒入場,只能說時代變了。

那天,低谷期的崩牙駒來到黃漢明的飯店里,黃漢明熱情招待,酒桌上格外豐盛,除了海鮮蝦蟹之外,還有一盤地道的濕炒牛河。

倆人在酒席上把酒言歡,不得不感慨時代不同,又猶如回到當年黃漢明落寞的時候,只是這次角色對換了一下,落寞的人是崩牙駒。

而與上一次把酒言歡時候相同的是,這次崩牙駒在交杯換盞之際,再次問黃漢明,是否跟自己干,黃漢明猶豫了半刻,便脫下廚師圍裙,跟隨崩牙駒左右。

自此以后,崩牙駒著力發揚洪門文化,身邊總有一個精瘦的又雙眼有神的漢子陪伴左右。他身穿中山裝、頭戴紳士帽、嘴上留山羊胡、手持紫檀佛珠,一口潮州話令人印象深刻。

港澳臺三地社團大佬皆敬重他三分,如和勝和的超級元老「國華」、竹聯幫「白狼」張安樂等等。

如今,黃漢明常活躍于網上,興致來時煮上一桌豐盛的飯菜與人痛飲一番,偶爾打兩套少林長拳娛樂一番,猶如老頑童一般,誰又能看得出當年可是扛著AK47的猛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