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星漢燦爛太上頭:直到凌不疑被文帝打到吐血,少商才知愛他有多淺

li李 2022/07/26

程少商怒氣沖沖地趕走凌不疑后,心里空落落的。正想著該如何找台階去與凌不疑和好,壞消息就來了。程少商心亂如麻,腦袋里「嗡嗡」作響,踉蹌了幾步,抬腿便坐上了馬車,直奔皇宮。

趕到時,文帝正當眾喝道,要把凌不疑流放。程少商腿一軟,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求文帝開恩,讓她隨凌不疑一同流放。

凌不疑轉頭看著瑟瑟發抖的程少商,分不清她是出于同情、還是出于愛情。程少商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今日,若不是因為凌不疑一定要為程少商出頭,當著御史台大人的面,把整蠱少商的女眷他爹給打了,程少商會和凌不疑共進退嗎?

凌不疑眉頭微蹙,他可不需要程少商的同情。

自從皇帝賜婚后,程少商和凌不疑的關系,看似親近了一些,卻始終還隔著一層窗戶紙。凌不疑很多次都想要再往前一步,問一問程少商到底愛不愛自己,可他卻不敢。因為他害怕被程少商拒絕,更害怕程少商迫于壓力編造謊言。

文帝看到程少商決意要與凌不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時間就消了怒火。作為磕CP的頭子,文帝決定幫凌不疑試試程少商的心意。

文帝清了清嗓子,道:那就罰凌不疑領50個板子,外加寫一份悔過書吧。說罷,又使了個眼色給三皇子。

三皇子領會了父親的圣意,自然知道這50個板子,不過是演戲。可程少商卻坐不住了。曾經,蕭元漪只打了她10個板子,程少商就已經痛得快要死了;50個板子要是真挨了下去,那凌不疑豈不是要一命嗚呼了。

程少商急了,急得朝三皇子扔石子,急得大喊大鬧,「你們別打他了,打我好了,別打了,別打了!」

程少商的憤怒與害怕,把她自己也嚇了一跳。那一刻,程少商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早就愛上了凌不疑,只是嘴硬不愿意承認罷了。

1.

程少商自幼被母親丟在程府,由「重男輕女」的程老夫人,和「腹黑手毒」的葛氏撫養。15年來,程少商嚴重缺愛,從未體會過半刻親情溫暖。她不懂愛,也不會愛,甚至為了能活下來,還要讓自己的心變得堅硬。

15歲時,程少商終于盼回了朝思暮想的母親。她以為自己終于可以有媽媽疼愛了,卻不曾料想,蕭元漪根本就看不上她。在一次次的失望中,程少商不再對蕭元漪抱任何幻想了。于是,她又給自己的內心穿上了一副鎧甲。

這樣的程少商看似硬如頑石,實則柔軟得令人心疼。所以,她才會答應樓垚的求婚,才會想要隨他一起外放,逃離這個令人心碎的家。

樓垚是世家子弟,心思單純,沒有七轉八繞的算計,最適合從小厭煩了葛氏陰謀詭計的程少商。樓垚對程少商一見鐘情,因為在程少商身上,有樓垚所沒有的勇敢和堅強。

為了能追到程少商,樓垚一路從太平盛世的地方,追到了危機四伏的驊縣。樓垚簡單、樸實,他喜歡程少商,就會給程少商買最好吃的果子、帶她去最有名的茶鋪。

程少商從未被人如此疼愛過,她和樓垚在一起時,既不用擔心被算計、也不用害怕被拋棄,活得像個天真的孩子。所以,樓垚一提親,程少商便答應了。

答應后,程少商便強迫自己眼里、心里只有樓垚。她跟蕭元漪說: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運氣都不是很好,若還要挑三揀四,錯過了阿垚,再想尋個好的,也是件難事。況且,我與樓垚也商量好了,將來他外放,我隨他一起,如此我們也能擺脫父母的掌控,振翅高飛,這就是我想要的姻緣。」

從程少商的這番話中,再次可以看出,樓垚于她而言,不過是一條逃離父母掌控的萬全之路。也正因如此,當文帝要何昭君嫁給樓垚時,程少商才只表現出了不甘心,而沒有表現出任何男女之間的留戀之情。

與樓垚退婚后,程少商以為自己再也遇不到好姻緣了。沒想到這個時候,凌不疑卻跑去求文帝賜婚了。

2.

程少商初見凌不疑,覺得他滿肚子壞水,不適宜結交。而且凌不疑是文帝的義子,深得隆恩。程少商覺得像自己這種小門小戶的女子,根本就高攀不起。所以,每次與凌不疑見面,程少商都十分緊張。

緊張時,心跳會加速;心動時,心跳也會加速。程少商一直對凌不疑心有防備,即便是倒在了凌不疑的懷里、幫凌不疑處理劍傷,程少商也固執地以為,自己只是緊張。

可愛情就是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生根發芽了。

當程少商嘴上說著,「我與阿垚已經訂婚,不方便再與凌將軍單獨見面」時,心卻誠實地為凌不疑即將奔赴戰場而惴惴不安。

當程少商嘴上說著,「凌將軍天人之姿,我實在高攀不起」時,心里卻巴望著凌不疑能更加堅定一些。

程少商以為,是別無選擇,才被迫答應了文帝的賜婚。但事實上,程少商從未曾忘記過凌不疑每次對自己的救護之情。她只是覺得凌不疑一副冷面,生性堅定,不好相處罷了。

凌不疑見程少商允下了婚事,歡喜不已。可轉眼間,凌不疑的眉頭便再次擰在了一起。因為他擔心,程少商并不是真心想要嫁給他。凌不疑雖然真心想娶,卻也不想勉強。憋著憋著,凌不疑就憋出了敏感、多疑的性子。

程少商在皇后壽宴上,被女娘們推下河后,她并沒有去找凌不疑告狀,而是睚眥必報地自己動手報復了他們。凌不疑聽說后,心中不快,所以才一氣之下,去打了那些女娘的父親。

對驕傲的凌不疑來說,程少商不告訴自己在外所受的委屈,就是不喜歡他、不依賴他。雖然有些無理取鬧,但說到底,凌不疑就是太喜歡程少商了,所以才如此容易患得患失。

可程少商卻不以為然,也無法感受到凌不疑那份濃厚的愛。剛賜婚那會,程少商時常懷疑這段婚姻的真實性,更不知道該以何姿態,來面對凌不疑。

但慢慢地,程少商在與凌不疑的相處中,漸漸感受到了他對這段婚姻的重視,也慢慢澄明了自己對凌不疑的愛意。

3.

程少商是愛凌不疑的,但這份愛,不足以讓程少商丟了自己。

看到凌不疑被抽打的那一刻,

「程少商忽然生出一般從未有過的奇異憤怒,她覺得這個男人是她的,頭顱軀體四肢都是她的,她自己都舍不得打、舍不得罵,憑什麼來受這番罪?」

程少商確實心如刀絞,見不得凌不疑受罪。但愛之深,責之切。程少商雖然愛凌不疑,但她卻不能接受凌不疑欺瞞她。

所以,即便是被三皇子罵「涼薄」、即便知道凌不疑會處境艱難,程少商發現凌不疑要殺凌氏全族的計劃后,也毫不猶豫地告知了文帝。正如程少商所說,她不只是一個人,她還有整個家族。所以,絕不能為了愛,而犧牲掉整個家族。

蕭元漪早就說過,凌不疑和程少商都是性子很硬的石頭,遇事誰也不會退讓,所以根本就不適合結婚。程少商自己也說過:「凌不疑雖然是這個世上我最最喜歡的人,可我還是我自己。」

程少商對凌不疑的愛,永遠是克制的。她不會因為愛,就卑微到了塵埃里,或是丟了自己。

在我看來,程少商對凌不疑,愛得坦蕩、愛的理智、愛的不拖泥帶水。在愛情里,程少商始終能保持自我,也正因如此,凌不疑才會對她念念不忘。如今,《星漢燦爛》上部已經接近尾聲,只希望在劇中,能看到凌不疑和程少商多甜一點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