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江湖火頭軍「潮州明」:崩牙駒的開路先鋒,拿AK掃場的防彈武僧

陆凡 2022/07/15

引子:

崩牙駒左右,常能看到一位不茍言笑、頗有威儀的江湖老炮,中山裝、紳士帽、山羊胡,身材精瘦、滿目滄桑,到哪兒紫檀念珠不離手,一口鏗鏘爽朗的潮州鄉音。

興致來時,給朋友做一桌海鮮大餐,味道令人嘖嘖稱贊,為客人打一套少林拳路,鷹爪功、螳螂拳虎虎生風。

誰能想到,眼前的孱弱老人,有過多少劈波斬浪、驚魂動魄的江湖故事?可知道他是《濠江風云》里掄大錘的長毛原型?

上過老山前線,當過食堂大廚,坐過菩提禪院,最為人稱道的,便是當年抱著一把AK47叱咤濠江,被稱作崩牙駒在江湖開路的「急先鋒」。

歷經大起大落的崩牙駒,身邊人走得走、散得散,唯有他稱得上有始有終,今天一起走近江湖老炮「潮州明」。

一、

「潮州明」原名黃漢明,廣東普寧人,普寧歷史上屬于潮汕故地,當地人多講潮州話,這也是「潮州明」的綽號淵源。

黃漢明讀書不多,性格愚魯剛直、有點兒一根筋,自幼喜歡上房爬山、舞槍弄棒,70年代末,南方邊境燃起烽火,黃漢明響應號召負笈從軍,加入對越自衛反擊的浩蕩隊伍,經歷過槍林彈雨的生死考驗,身上有一股不怕吃苦、不辱使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勁頭。

從老山前線退下來后,幾經輾轉黃漢明來到澳門,為謀生做過廚師,炒粉炒螺獅炒海鮮,煲粥煲湯燉排骨都不在話下,機緣巧合一腳踏入江湖。

打工人身在異鄉本就弱勢,再加上黃漢明不愛說話,脾氣又直,遇上勢力刻薄的老板、欺軟怕硬的小癟三,難免被人欺負。忍氣吞聲可以一次兩次,黃漢明也是「事不過三」的主兒。

某次幾個古惑仔又來捉弄黃漢明,把黃漢明給惹火了,街上打混的小角色,哪里是從小練拳、上過戰場的黃漢明的對手?黃漢明用潮州話大喝一聲,三下五除二便將幾個嘍啰放倒在地。

數場打斗之后,「潮州明」開始叫響名堂,黃漢明也受到老板們的注意,脫下圍裙高帽,做起看場圍事的工作,遇事沉穩不慌,下手干凈利落。

「潮州明」為人勇武,卻不夠圓滑,但心里也是明鏡一般,事情看不過去直接跟對方干仗,就跟有些大佬合不太來。崩牙駒早就聽說過「潮州明」,打過幾回交道兩人是互相欣賞,一次喝酒盡興相談甚歡,大有相見恨晚之感,于是「潮州明」轉身來到崩牙駒賬下。

「潮州明」不愛摻雜江湖是非,只管在前拼殺,崩牙駒對「潮州明」也是信任有加,不聽離間兄弟的閑言碎語。任外面說「潮州明」不通世故,崩牙駒自欣賞他張飛身手、李逵品行。

敢沖敢打、不懼硬剛的「潮州明」,也被江湖上稱為崩牙駒開路涉險的「急先鋒」。

90年代中期,崩牙駒迎來了教父道路上的最大考驗,盟友「水房賴」突然反目倒戈,與崩牙駒展開連番攻殺,大圈幫也趁機下手,崩牙駒腹背受敵。軍師石永祥被水房做掉,手下吳成林則叛逃到了大圈幫,崩牙駒這邊開始人心渙散。

某次崩牙駒剛出貴賓廳,便被吳成林帶人堵住,崩牙駒看到叛徒分外眼紅,無奈對方人多勢眾,眼睜睜看著吳成林起了干掉舊主領賞的歹心。此時,「潮州明」突然半道殺出,轉身大吼「駒哥先走!」,肩挎AK47向對方噴起火蛇,崩牙駒得以全身而退。

崩牙駒逃到國外,原來打下的地盤、人馬被水房和大圈蠶食,澳門這邊只剩下「潮州明」、「豪仔」、尹國雄(崩牙駒胞弟)幾個人苦苦支撐。

二、

沒多久崩牙駒便緩過氣來,從泰國搞到大批火器重炮歸來。

「潮州明」跟著崩牙駒來到路環島倉庫,抄起一把嶄新的AK47喜不自勝,與崩牙駒撞胸碰拳,等不及要大干一場。

「潮州明」帶人直搗吳成林的別墅據點,連串的AK突突聲在夜空中回蕩,「潮州明」沖在前頭,吳成林狼狽逃竄,在逃到后門時,抬頭撞見等候在此的崩牙駒。

「往哪兒跑?!」崩牙駒嘴角浮現一絲冷笑,沒等吳成林掉頭,背后便飛來一串花生米。

「潮州明」將AK丟在一旁,上前與崩牙駒擊掌,兩人相視一笑。不待休息,收拾人馬掃蕩「水房賴」的各個據點,水房和大圈幫被修理地七零八落,驚惶的「水房賴」匆忙逃往加拿大,崩牙駒正式坐上「濠江教父」。

此時的崩牙駒風光無兩,擲巨資投拍自傳電影《濠江風云》,登上美國雜志時代周刊,成了全球矚目的焦點,也成了黑白兩道忌諱的人物。1998年5月,濠江總警司白德安借口座駕被炸,將崩牙駒收進監房。

隨之,崩牙駒手下制造多起事件,向澳葡當局施壓。阿SIR跟崩牙駒談判,要崩牙駒的人收手,不然嫌疑人全部上黑名單,即使不進班房、在兩岸三地也沒生存空間。

「停手,都散了吧。」崩牙駒對來探監的「潮州明」說。許多人信誓旦旦說追隨駒哥一輩子,「潮州明」離開的時候一字沒說。

崩牙駒被判十四年,幾次申請減刑無果。當年前呼后擁、人強馬壯,在枯坐鐵窗的日子里逐漸枝葉凋零。有的從此金盆洗手,回歸煙火人間,有的找到新的大佬,開啟另一段人生,打打殺殺的時代已然落幕,各自都找到新的歸宿。

幾進幾出的「石岐嘟」在浪蕩人生里自得其樂,當年兇神惡煞的「猛鬼添」則做起了侍妻伴女的家庭煮夫,「豪仔」則在痛苦掙扎之后做起了貴賓廳主名利雙收。

風云歲月拋人遠,回首江湖已惘然。熱鬧喧嘩的城市日新月異,感慨良多的「潮州明」依然故我。

「潮州明」轉身進了寺院,接受剃度披上黃色僧袍,變身少林寺第三十四代武僧釋延智,菩提禪院里靜觀清風明月,閑來練練口琴、書法,打打少林拳,手攥念珠參禪數個春秋。

寺院洗心之后,「潮州明」下山進了廚房,重新掂起炒鍋炒勺,每日對著瓢盆鍋碗,拾掇菜飯湯粥。還甭說,「潮州明」的手藝頗受好評,連陳奕迅都慕名前來品嘗,還要進廚房跟明哥合影留念。

時光如梭,直到2012年12月,崩牙駒期滿獲釋。

三、

崩牙駒出來的消息,在江湖上攪起不小的波瀾。

「水房賴」在崩牙駒出獄前便舉行了一次江湖大會,將崩牙駒排除在利益格局之外。2012年底,崩牙駒帶友人到新加坡考察金沙賭場,被拒絕入境。據稱有大人物不希望崩牙駒再度彈起,一些友人舊部也對崩牙駒敬而遠之。

某天,崩牙駒來到「潮州明」的飯店,「坐吧,我弄幾個菜。」

「潮州明」系上圍裙,戴上高帽,轉身進廚房忙活起來。嫩滑爽口的炒牛河,溫熱醇厚的豬骨煲,還有一堆鮮香四溢的海鮮。

崩牙駒看著眼前的一桌菜,眼眶突然濕熱,兩人四目相對,五官眉眼依然當年模樣,只是眼神皺紋多了歲月滄桑。

「阿明,別來無恙。還愿意跟我一起干嗎?」宴席中途,崩牙駒突然抬頭盯著「潮州明」。

「說實話,我現在也蠻安逸的,早無意江湖,不過駒哥既然說了……」「潮州明」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轉身脫下圍裙高帽,換上中山裝,走馬出任崩牙駒發起的洪門歷史文化協會會長,開始陪同崩牙駒出席各種活動,兩人經常同框,從柬埔寨到馬來西亞,從大陸項目到拍攝視訊……

另外,「潮州明」還是香港四海同心會會長和武術顧問,與寶島「小馬哥」、竹聯幫大佬「白狼」張安樂、勝和「造王者」國華都有往來。

在大陸還收了兩位經紀人和歌手做徒弟,出任電影《樂昌虎仔傳奇》的總策劃,還與崩牙駒聯手發起一個環球網紅音樂節。

威嚴表情之下的「潮州明」,生活里卻是個老頑童,愛好廣泛的他小有才情,書法、吉他、口琴都有模有樣,還燒得一手好菜,還藏了一柜茅臺,閑來還會在客人面前打一套少林螳螂拳。

得空與崩牙駒帶著一幫友朋后輩在KTV里小聚,崩牙駒捉麥克風唱一首《壯志雄心》,「潮州明」脫下外套耍幾招鷹爪功,依稀仍可見當年江湖氣韻,每每引來滿堂喝彩。

最近,「潮州明」也喜歡上了拍視訊,沒事兒來幾段網紅走秀,上傳一些生活點滴,在小視訊上露露臉,曾經的江湖猛人,早已放下打打殺殺,帶著慈祥笑容、走進互聯網時代的煙火人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