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酸!爸坐牢媽失蹤,六歲的她撐起三代之家,看哭13億人:懂事的讓人心疼

艾姐 2021/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個女孩叫王安娜,2017年的時候,她只有5歲半,卻已經獨自照顧55歲的奶奶,和92歲的曾祖母快一年了。

童年是孩子們最為恣意成長的一個時期,可王安娜卻承擔起了一個家庭的重量。她的父母雙親去了哪裡?5歲孩子照顧兩位老人,她每天的生活將如何度過呢?讓我們接著往下看。

活在照片裡的父母

在貴州遵義匯川區的芝麻鎮裡,有個竹元村,小安娜就在這裡長大。與別家孩子不同的是,安娜對父母的印象均來源于家中珍藏起來的幾張照片。

2010年,小安娜的母親尚懷著孕,丈夫就因涉嫌一樁經濟糾紛案被判刑15年,王家簡直如遭雷擊。

好不容易調整好心態,王家爺爺奶奶便來到山下幾畝地裡來回打轉,只想要多種些莊稼,多賣點錢以改善家庭條件。

可在幾個月後,王家再次迎來一場打擊。小安娜出生7個月後,母親便在哄她睡著後逃離了這個苦難的家。

看著尚在繈褓中的嬰孩,王家奶奶抹著眼淚抱起孩子。自此家裡的土地裡,就只有爺爺一個人的身影在打轉。

可能也是太過拼命幹活了,房前屋後,常常會響起爺爺咳嗽或大聲喘氣的聲音。

破舊的小屋在風雨飄搖中艱難堅守著,小安娜一天天長大,爺爺奶奶和曾祖母一點點老去。山中的蟲鳥已經喜笑顏開著換了新窩,而王安娜一家再次籠罩于陰雲之下。

2016年,那個經常進門就喊「我回來了」的老人去世了。雙手乾枯,滿臉歲月雕刻痕跡的王爺爺,在閉上雙眼前依舊不放心這一家子需要被照顧的人。

但疾病不會等人了卻心願後降臨,王爺爺的離去再次給了這家人一道重擊。好在此時的王安娜已經長大一些,奶奶能夠騰出手接棒爺爺,成為家庭承重者。

可惜生活還沒迎來轉機,在地裡忙活完又趕往縣城打零工的奶奶,身體也發出了警報。時常腿疼,有時候要好久才能緩過來勁。

剛開始她還一直忍著,可後來實在忍不住疼,去看了醫生,才知道自己患上了滑膜關節炎。這個病治不好不說,還會行走困難。

當時的王安娜5歲了,坐在椅子上起不來的奶奶試探性地叫來小安娜,問她願不願意燒火做飯。就這樣,懵懵懂懂的小女孩一點點接過了家庭的擔子。

最堅強的孩子

2016年,王安娜的奶奶55歲,曾祖母92歲。兩個行動不便的老人,成了小姑娘僅剩的親人。

讓我們來看看這個小女孩一天要做的事情吧。掀開被窩起了床,穿了衣服走出房。王安娜先叫醒奶奶和曾祖母,與她們說說話,驅散困意後,便來到院子裡準備生活用水。

深秋的山裡格外冷,王安娜經常凍得小手冰涼,打水、燒水,為奶奶、曾祖母洗臉,之後急忙拾掇完自己,她就要開始做飯了。

5歲的孩子行動還沒有那麼利索,用涼水淘完米蒸上米飯,因為個子不夠,她還要站在橫凳上給蒸鍋通電,之後從牆上取下做飯的「傢伙」。

洗乾淨了土豆,沒有爐灶高的孩子臥坐在凳子上,拿起厚重的菜刀小心翼翼地切著菜。而等土豆下鍋後,即使油滴濺在臉上,小安娜也是抹一把臉繼續翻炒。

因為曾祖母年紀大了,牙口鬆動,王安娜會做的菜式也有限,所以她大多數時間都是選擇將菜燉熟了吃。

將土豆悶在鍋裡後,小姑娘便背上背簍去到二奶奶家。二奶奶時常接濟這祖孫三人,她家的菜園子平時也是二奶奶在打理。

由這位長輩帶著,王安娜認識了不少青菜,也知道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摘了菜返回家中,急急忙忙洗菜入鍋,小姑娘又忙去給奶奶盛好飯菜,接下來就是王安娜喂曾祖母吃飯的時間,最後才是她自己吃飯。

收拾碗筷洗乾淨,打掃衛生,這樣忙活的一餐飲食才算結束。如果下午天氣好,王安娜會扶著奶奶和曾祖母坐在外面曬曬太陽,而她則要清洗衣服,並稍稍準備晚上的飯菜。

雖然晚餐比較隨意,但也要花一通功夫。直到天黑才忙完手邊的事,王安娜又要做睡前「工作」。端水燒水,她要給奶奶和曾祖母洗腳,讓她們全身暖暖地躺進被窩。

如此的一天結束,小安娜也進入了夢鄉 。你心疼這個辛苦一天的小女孩嗎? 這樣的重擔,她孤身一人擔了大半年。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