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黃霑和李小龍的同學,娛圈真正的大佬,「借電影劇情讓位給星爺」!

陆凡 2022/07/26

01、

香港喇沙書院有兩位知名校友,

所謂「文」有黃霑,「武」有李小龍。

黃霑是喇沙書院「 Happy Fairy Day」校學生會的會長。

李小龍是「打架幫會」的會長。

每到放學,黃霑總會叫一個人一起去吹口琴,

李小龍也會拉這個人去打群架。

不過,這人既不會吹口琴,更不敢打架。

家境的貧困,讓他對這些不敢有興趣。

他就是這樣既不文又不武的渡過了他的學生時代。

十數年後,東風驟變。

出身貧苦的他,終在香港娛樂圈冒出頭來,

名氣之大,一時無兩。

tvb金牌主持,嘉禾的看家藝人。

「文武英傑」,他排老大。

名叫許冠文。

當許冠文來到《今夜不設防》時,

這三位大佬主持,突然變得不那麼大佬了。

許冠文的氣場很大,屬于不怒自威的類型。

體型魁梧尚在其次,他的聲音,

當真在全香港找不出第二個來。

聲線低沉,另帶一絲沙啞,

叫人聽起來野性十足,超級霸道。

就是這樣一個人,竟是搞喜劇出身。

整個清談過程,許冠文幽默感十足。

聽著一個接一個的段子,再看看他那張嚴肅的臉,

實在叫人忍俊不禁。

難怪港媒尊稱他為「冷面笑匠」。

02、

黃霑開場便興致頗高的問道:

「聽說第一屆港姐選美,你是策劃人兼司儀啊?」

許冠文摸摸下巴,一臉無奈:

「我和梁淑儀一起做策劃,第一屆就被人狂罵。」

原來那時的人們還比較保守,

認為港姐選美就是賣肉,並沒有多少人參加。

人數不夠,許冠文只好把私活拿出來。

竟將自己的親妹妹拉去參賽。

而這一舉動又惹來非議,

被媒體報導稱:選美有內定。

「我&,我小妹最後是落選的」許冠文回憶起來仍十分不忿:

「落選是內定,有沒有搞錯?」

「那時的泳衣還是很保守的。」許冠文解釋道。

不像今天的,今天的泳衣太離譜了。

黃霑插話道,

當時泳衣是一體式的,近乎短褲,很斯文的。

「今天的好像因為地心引力太大,衣服都垂到很下面去了。」

霑叔的這個比喻實在太妙。

「假如將來許思行,你的乖女兒,要去參加選美,你會不會反對?」

黃霑追問道。

許冠文猶豫了一下,稱選美是沒問題的,

我只是感覺今天的泳衣穿的太少了。

「男人鬥誰更厲害,女人鬥誰更漂亮。」

自古就是如此嘛,我無所謂。

又寵溺道:

「我認為我的女兒很漂亮的。」

不過,女兒卻一直埋怨遺傳了他的眯眯眼。

許冠文安慰道:

「眯眯眼有什麼不好,我中意的美女都是眯眯眼,林憶蓮現在也很紅啊!」

黃霑聽後,大笑起來。

許冠文轉過頭,嚴肅道:

「真的美啊,不是開玩笑。」

一向不羈的霑叔,這時竟陪笑道:

「是啊,是美,我都沒說話…」

不過,話雖如此,

許冠文對自己的眯眯眼卻是耿耿于懷。

「假如自己不是眯眯眼的話,也就不用做小丑搞喜劇了。」許冠文道。

倪匡稱,你是靠演技的嘛,不是靠外表。

「世界上哪有什麼靠演技,都是靠樣子呢嘛!」

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

為證明這句話,許冠文竟先拿自己的弟弟開刀。

許冠文稱自己唱歌也不錯啊,但是唱到現在都沒紅。

這個世界就是不公平的。

「其實我唱歌和許冠傑是一樣的。」

霑叔聽到這裡,已經笑得拍大腿了。

許冠文解釋稱,

「是我先玩樂隊的,我教他唱歌和彈吉他的。」

結果,他一入行,tvb就把我炒掉了,讓我去搞喜劇。

「以前我還真以為,是自己唱的不好,後來才知道,許冠傑就是長的靚嘛。」

(許冠文總喜歡一臉嚴肅的講述一件趣事,這或許是冷面笑匠專有的幽默方式。)

許冠文繼續講道,哪有這麼巧?我們四兄弟,

許冠英唱歌不好,許冠文唱歌也不好,就靚仔(許冠傑)唱的最好?

眾人哄笑

調侃完自己的弟弟,又開始講譚詠麟。

「阿倫也一樣,tvb那麼多人,這麼巧!也是最靚的阿倫唱的最好。」

我就不相信這麼巧!

整個tvb電視臺那麼多藝人,只有許冠傑和阿倫兩個最紅,唱的最好?

哪有這麼巧?

「不就是因為他們是靚仔嘛。」

03、

倪匡還是一如既往地好奇嘉賓入行的經歷。

「為什麼會想到參加電臺的面試?」倪匡問許冠文。

許冠文扶了扶眼鏡,道:

「我想就是因為錢不夠花吧!」

原來,許冠文從喇沙書院畢業後,

並不像黃霑這般,沒有任何經濟壓力的去讀大學。

許冠文稱,

因為自己是家中的老大,下面還有三個兄弟,一個妹妹。

父母給他開出的條件是,

假如你讀大學時,還可以拿出錢來補貼家用,那你讀大學也無所謂。

不然,就老老實實當老師教書。

所以,許冠文的大學生活,要比黃霑單調的多。

除了上課就是兼職當老師掙錢。

一個星期要教30幾節課,晚上還要去夜校講課。

即便如此,到大學三年級時,錢仍然不夠用。

恰巧這時無線電視剛剛成立,

許冠文急需再多一個兼職,便去裡面碰運氣。

初試過後,他被帶去見總經理。

總經理稱,電臺想做一個中學生問答比賽的節目,

「你回去幫我想想計畫好不好?」

許冠文滿口答應。

當天晚上就熬了一個通宵,叫來幾個同學幫打計畫書,完成後像書一樣厚。

第二天早上九點,許冠文又出現在了總經理室。

當拿出滿滿一摞計畫書時,經理驚呆了,也太有效率了。

打開一看,發現許冠文連佈景是什麼樣的,都畫好了,可謂詳細之極。

忍不住道:

「你沒什麼經驗,怎麼可以想出這麼多東西」

聽到此處,蔡瀾在一旁大笑:

「那個鬼佬估計被你的效率嚇死了。」

許冠文繼續道,當時總經理很滿意,

叫我回去等消息,等電臺聯繫好學校,就可以開始。

「學校我已經邀請好了。」許冠文對經理講道。

「邀請了多少所?」經理問。

「20多所。」

總經理徹底驚呆了。

馬上打電話給編導,兩個禮拜後開節目。

又轉過來對許冠文點頭笑道:

「嗯…難得你這麼熱心啊。」又補充:

「你一個月教書拿多少錢?」

「一千多塊錢吧」

「不夠用吧?」

「不夠!」許冠文回答地斬釘截鐵。

「我給你兩千塊一個月。」

回憶起此事時,許冠文仍開心的像個孩子:

「只有星期天才上班的。」

倪匡笑道:

「你也真是太熱心了。」

(其實,一個人被生活壓到沒一點著落時,突然有個機會出現在面前。

這時就已經不能用「熱心」來形容了,而是在「拼命」。)

說起許冠文出道之初的這個節目,黃霑印象頗深。

霑叔稱自己當主持人時,經常關注其他主持人。

看看有誰可以搶自己的飯碗。

「一看到他,慘啦,這個老同學一定行。」黃霑道。

許冠文謙虛答道,

你那時很出風頭的,又是靚仔,口才又好,又會吹口琴,又會作詞…

「作詞?」黃霑大笑道:

「我是有作詞的,不過,沒人知道我會作…」

當時轟動一時的「蚯蚓事件」是怎麼一回事?倪匡好奇的問道。

許冠文陷入了沉思,回憶道,

當時有一個題目是問蚯蚓的生殖器官在蚯蚓的第幾節,

許冠文查了百科全書,上面寫的第14節。

學生回答:13,被許冠文判錯。

結果第二天,新聞鋪天蓋地,大家開始爭吵。

許多老師、校長找到許冠文,直言稱,

你看的全部是中文書來的,

「亞洲蚯蚓是14節,西方蚯蚓是13節。」

許冠文自述道,自從那次以後,

我知道原來主持問答遊戲不是很容易的。

那些問題往往都需要很高技巧。比如

「把你知道的李白的十三個名字寫出來」

「因為李白的暗名有三個,花名有14個,一不留意就會犯錯。」

黃霑在一旁打趣稱,李白還好啦,要是問魯迅就慘了,

「魯迅有一百多個筆名!」

04、

「由電視進入電影圈,我是幸運的,

因為第一部戲就是大導演李翰祥的。」許冠文自述道。

的確,《大軍閥》不僅讓李翰祥在邵氏重新站穩腳跟,

也讓許冠文從金牌主持變成了當紅小生。

李翰祥曾回憶稱:

「這是小銀幕的電視藝員在大銀幕上成功的開始。」

不過,「大軍閥」這一角色的最初人選,

卻並不是許冠文,而是崔福生。

只因此人身在臺灣,申請不到出行證。

一籌莫展之際,李翰祥偶然看到了無線節目《雙星報喜》,

一眼便相中了還是主持人許冠文。

但邵逸夫不同意,

讓一個從沒上過大銀幕的主持藝人去演男一號,實在風險太大。

李翰祥堅持道:

「許冠文能不能演戲,要看在誰手裡,我可以讓他演到最好。」

又補充:

「嘉禾不識人,只簽了比他靚的弟弟,卻不知資質深厚的許冠文。我們不能再錯過。」

邵逸夫最後雖同意用許冠文,

但內心終究不認為這個人有什麼大才。

所以後來,當許冠文拿著《鬼馬雙星》的劇本,

同邵氏談合作,要求有票房分紅時,

直接被邵逸夫罵了出來。

票房分紅是嘉禾的理念:有錢一起賺。

當然,賠錢也要一起賠。

嘉禾因為創立沒多久,資金緊張,所以才想到了這樣一個辦法。

邵氏資金雄厚,自然不需要這種,更不肯同藝人分紅。

那會兒,嘉禾剛失去李小龍,正愁沒有看家藝人。

得知許冠文同邵氏鬧翻,立刻拋去橄欖枝。

嘉禾雖不會識英雄于未遇時,

卻對剛冒出頭的「英雄」看的極准。

許冠文就是其一。

進入嘉禾的許冠文,如魚得水,「許氏」喜劇,風靡一時。

「你真正大紅大紫的電影是哪部?」黃霑問許冠文。

許冠文稱,紅起來的電影就是自編自導自演的《鬼馬雙星》。

當時打破了香港的賣座記錄。

風格的形成,是76年拍的《半斤八兩》。

「《半斤八兩》裡你抓著一隻雞,

做體操的片段真的太好笑了」蔡瀾插話道。

黃霑則稱這個梗真是讓我笑得肚子疼,

「我覺得這個片段,20分是那個梗,80分是許冠文的演技。」

倪匡也好奇道,

「一個笑話,只拍一個人,6分鐘,

鏡頭沒有動過,你是怎麼有這麼大勇氣的。」

原來,鄒文懷本來是要剪掉這個鏡頭的。

許冠文不舍,想等過了午夜場再說。

恰好那天晚上鄒文懷的老婆和兒子一起看午夜場。

結束後,鄒文懷找到許冠文,說道:

「先不要剪,這段就是我老婆和兒子笑得最大聲的一段。」

于是,這個鏡頭,才得以保留。

成為《半斤八兩》中最經典的一幕。

05、

「你小時候家境困難,負擔重,

現在賺錢了,會不會對子女過度寵溺,

比如多給點錢啊…會不會有這種傾向?」黃霑問道。

許冠文坦言道: 「一定有的。」

雖然不想寵壞他們,但自己小時候受苦多,一定有的。

「我還記得你小時候跟我講過,

想買一個六塊錢的郵票薄都買不到。」黃霑對許冠文講道。

「是啊」許冠文深吸一口氣:

「那時候太缺乏物質了。」又補充道:

「我覺得太缺乏物質真不是好事,對一個人後期影響很大。」

許冠文回憶道,

自己那時候和同學一起去看戲,四個人買三張票。

發現後,被轟出來的總是我,因為就我沒有票。

有錢以後,許冠文稱自己買票很誇張。

一次抱著六個月的兒子去看戲。也要買兩張票。

售票員說「小孩不用買票的。」

「怎麼不用買!我現在沒錢買嗎!」許冠文竟大吼道。

許冠文坦言道,這種仇恨心態就一直存在著。

現在去看戲也要多買幾張票,就算旁邊有空位也要買。

黃霑繼續爆料道:

「聽說有一次,你和女朋友去吃魚,因為沒錢,竟把手錶給當了…」

「我是很中意吃魚的」許冠文道:

「吃魚、釣魚…我享受整個過程。」

我要先潛水看看魚在哪,然後再跑到那個位置去釣它。

釣完後還要放進魚缸裡欣賞,欣賞完才是吃。

大家聽到這個過程,忍不住大笑起來。

許冠文繼續道:

「不過,當表那次不是吃魚,是吃大閘蟹。」

我們那次在逛街,看到有大閘蟹賣,賣相很好,又便宜。

但手頭沒錢,只好

「摘了女朋友的表當了。」許冠文道。

「啊?!」眾人大驚,黃霑拍著許冠文的肩膀:

「哈哈…原來不是你的表啊!這招真妙!」

「自己的表怎麼捨得。」

(冷面笑匠,的確名不虛傳。)

06、

1991年,在為籌備水災善款而拍的《豪門夜宴》中,

許冠文和星爺有一場對手戲。

同樣的道具再次出現:「一隻雞」。

兩人為爭奪一個雞頭起了爭執。

星爺說是雞頭,許冠文反說是雞屁股。

最後星爺把雞頭給了許冠文。

極其普通的一個橋段,卻因為有了這個道具成了歷史性的一刻。

十幾年前,許冠文在《半斤八兩》中「與雞共舞」,「許氏喜劇」風行一時。

十幾年後,星爺橫空出世。

許冠文從星爺手中要來了「雞頭」,

意味著承認了星爺是新的「喜劇之王」。

「許氏喜劇是我的,你作為新的喜劇之王,

不應該再模仿,而是要別開生面,另創一番天地。」

星爺也確實做到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