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燒雞」江湖往事:勝和一哥跟他混,救過上海仔的命,泰國扛把子

陆凡 2022/07/15

引子:

他是和勝和最隱秘的超級元老,親手帶出江湖上戰力最強的「勝和一哥」。

門生眾多、地位超然,如今風頭最盛的「勝和五大元老」,在他面前全是小字輩。

手腕非凡、玩轉江湖,「上海仔」跌落神壇走投無路,是他出手幫「上海仔」逃出生天。

他在80年代末當上勝和坐館,落水后遠走海外,一去泰國三十年,轉身成為叱咤東南亞的金三角扛把子。

他為人低調異常,就像不在江湖,影響卻無時不在,江湖上始終流傳著這個神秘的名字,卻幾乎沒人知道名字背后有多少江湖往事。

本期走近隱秘海外的江湖大佬--「燒雞」。

一、

2021年歲末,剛經歷寒潮的香港,云霾不開,陣雨淅瀝。

雖然街頭寒意襲人,世界殯儀館內外卻是人潮洶涌,和勝和坐館、大佬盡出,其它社團代表爭相獻祭,現場滿滿的江湖氣象,500多名黑衣猛人表情嚴肅,送勝和元老「燒雞」走完最后一程。

「燒雞」是勝和內部頗有威望的超級元老,因為一直生活在海外,本人又非常低調,所以很少被外界知道。去年(2021年)9月2日,「燒雞」在泰國患病去世,兩個多月后的12月28日,「燒雞」的兒子回到香港,為「燒雞」補辦了一場追思會。

眾所不知,如今勝和內部最具實力的幕后大佬,人稱「勝和一哥」的「傻福」,早年便是「燒雞」一手帶進江湖的得意門生,「傻福」旗下的「荃灣線」被稱為「勝和兵庫」,也是江湖上戰力最強的勝和支水。「傻福」弟弟、勝和荃灣話事人「傻澤」(又叫「荃灣澤」),中生代「偷車天王」、勝和前坐館ETB,新一代精明猛人、勝和前坐館「少航」……都是「燒雞」的徒子徒孫。

「傻福」系人馬一改往日低調作風,傾巢而出、人到禮到,打點現場、維持秩序,敬意滿滿,其他社團代表也都是一臉莊重,禮堂內外擺滿了各路猛人送的花牌,其中赫然可見江湖傳奇「湖南小毛」的名字。

迎來送往之間,卻有年輕古惑仔于角落竊竊私語:「怎麼沒見「上海仔」來?「上海哥」有點不夠意思啊。」

原來,「燒雞」還是救過「上海仔」的大恩人。

眾所周知,「上海仔」的事情前幾年鬧得沸沸揚揚,得罪幾位大人物之后,當年最風光的「上海哥」跌落神壇,在香港沒有立足之地,還差點送命,沒人愿意也沒人敢趟這攤混水。「上海仔」走投無路之際,輾轉找到「燒雞」,是「燒雞」出面幫「上海仔」跟對手講和,將「上海仔」從冰窟窿里拉了出來,得以安然回港。于情于理,「上海仔」應該送恩人一程,據傳直到追思結束,「上海仔」也沒出現。

30年前去海外的時候,也許「燒雞」也沒想到,走了就再沒機會回港,登上船回望香江夜色的不經意一瞥,居然是見香港的最后一面,等再回到這片土地,已經變成兒子懷中抱著的骨灰盒,卻道是:

壯年離家再沒回,鄉音無改兩鬢斑。

香江燈火殘夢里,再歸來已隔人間。

去世前在異國病榻上茍延殘喘的「燒雞」,是否還記得當年,那位風發踔厲的江湖少年?

二、

「燒雞」原名蕭漢強,1947年生,綽號「蕭佳」,「蕭佳」用廣東話講諧音「燒雞」,這也是「燒雞」名號由來。

古話說得好,成大事人必須要有「靜氣」,黑白兩道皆然。在官場、商場、戰場,要想做大,必須要靜下心,坐得住,而后再想建功立業、縱橫捭闔;江湖上也是如此,也要靜得下心,沉得住氣,而后再說大浪淘沙、逐鹿屠龍。

就像鱷魚狩獵,能在目標附近憋氣400分鐘一動不動,「燒雞」成名前,則在江湖蟄伏了近20年。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少年「燒雞」便開始踏進江湖,加入和勝和做了一名跟班小弟。少年生得疏眉朗目,高額豐顴,不愛說話,也不多事,看上去平和寧靜,甚至有點慈眉善目。

千萬不要被外表騙了,這位可是出手干凈利落,做事果斷狠辣的厲害角色。「燒雞」很早就進入一個很賺錢的行當,然而這行最初并不是由勝和主導,「燒雞」以邊緣人的身份開啟了一段近20年的「長征」,耐著性子在水下摸爬滾打,「熬敗」了「跛豪」、「大小馬」兄弟、洪漢義等幾輩傳奇猛人,終于在80年代末成為行業大佬。

20年間,「燒雞」門生遍布江湖,其中不少「傻福」這樣的彪悍角色。「燒雞」錢多人多,在幫中地位超然,1988年于眾望所歸之中當選勝和坐館,當年聲威不讓后來的坐館指定人「尤伯」、「社團第一老頂」國龍、「勝和太上皇」國華等超級元老。

然而,當上坐館沒多久,「燒雞」便出事著草,遠渡重洋去了泰國。

三、

「燒雞」離港后,得意門生「傻福」接下衣缽。

「傻福」可謂深得「燒雞」真傳,同樣低調到近乎沉寂,不喜歡名聲鮮花,從不愛拋頭露面。

江湖中人都知道這是位能量非凡的超級大佬,江湖上到處流傳著他的名字,然而對他的經歷、行蹤一無所知,隱秘到就像江湖上沒這個人。你看不到他,但影響無處不在。

「傻福」是當之無愧的「勝和一哥」,一手打造勝和「荃灣線」,坐擁江湖上戰力最強的「勝和兵庫」,他是同樣出身荃灣的勝和傳奇人物「雙鷹青」永遠無法翻越的大山,當年勝和風頭最盛的猛人「跛手英」,據傳就是在挑戰「傻福」的過程中黯然銷魂,江湖再見。

「傻福」之后,將荃灣交給弟弟「傻澤」,「傻澤」又叫「荃灣澤」,門下「五大金剛」ETB、「少航」、「癡線勇」、「野仔」、「廟街朗」個個出位,ETB、「少航」先后出任勝和坐館,ETB曾惡斗水房傳奇大佬「高佬發」、掌摑「上海仔」頭馬「金融趙」,「少航」則是勝和新一代翹楚,據傳與澳門新貴「洗米華」、新義安尖東小霸王「細B」是結拜兄弟,三人并稱「江湖三叉戟」。

「燒雞」一直身居勝和幕后,在幫中威望超然,據稱「崩嘴崩」是「燒雞」契仔(干兒子),「崩嘴崩」07年出任勝和坐館,90年代曾出手擺平梅艷芳黃俊沖突事件,彼時「草蜢兄弟」組合在一家日料店得罪了新義安猛人「尖東虎中虎」黃俊,作為師姐的梅艷芳幫「草蜢兄弟」出頭,與黃俊發生沖突,梅艷芳輾轉找到「崩嘴崩」幫忙,后來雙方和解,梅艷芳與黃俊還成了不錯的朋友。

先前,勝和紅人「上海仔」也拜入「燒雞」門下。「上海仔」精明圓滑,善于交際,有勢力的大佬人物,「上海仔」都會主動巴結,除了政商兩界廣交人脈,「上海仔」于勝和幫內也很會博大佬「歡心」,如此前掌握坐館指定權的超級元老「尤伯」,在「尤伯」之前,「上海仔」抱的是「燒雞」這棵大樹,80年代末「燒雞」在勝和聲威最旺,「上海仔」識時務地做了「燒雞」門生,「燒雞」著草跑路后,「上海仔」轉身投靠「尤伯」,這是后話。

也許是習慣了水下生活,「燒雞」是真能在水下沉得住氣,90年代初「燒雞」著草跑路,去了泰國,在江湖上銷聲匿跡,這次,「燒雞」在水下一沉就是三十年。

四、

某個華燈璀璨的夜里,「燒雞」登上出海的輪船,望著熟悉的港九夜色,消失在前往泰國的海路航線上……

江湖人出事都喜歡去泰國,90年代「尖東虎中虎」黃俊亂局抽身,「雞糠」為哥哥陳耀興復仇逃亡,之后都是去的泰國,曾與十四K教父「胡須勇」大戰三年、在江湖上恩怨累累的「九指華」,曾與濠江教父「崩牙駒」斗得你死我話、最后狼狽退場的「摩頂平」,也是去的泰國,尤其是「摩頂平」桃花還很旺,在澳門娶得就是出名的大美女,去了泰國還俘獲了某將軍女兒「芳心」。

「燒雞」去了泰國之后,依然做的江湖生意,于東南亞的椰雨蕉風里織下一張龐大暗網,許多江湖人到那邊去,都是投奔到「燒雞」麾下,「燒雞」在東南亞能量超然,江湖人在那邊有麻煩,不少人靠「燒雞」幫忙解決。

「燒雞」在泰國、柬埔寨邊境勢力不小,是金三角江湖的隱形「扛把子」。

「燒雞」雖然一直都在海外,但在千里之外的香江,依然吃得開,并且在那里,很多人可以不把多數江湖人放在眼里,但絕不會不賣「燒雞」面子。

江湖老油條「上海仔」打滾幾十年,最后在澳門攤上一堆爛事,惹毛了幾位重量級人物,政商資源也不起作用了,江湖關系全宕機了,大護衛「巴基明」、頭馬「金融趙」接連被搞,「上海仔」旗下人馬潰不成軍,女兒的雪糕店被潑漆淋油,本人在茶餐廳被人破相、自身難保。

江湖上對于「上海仔」發出的求救信號,避之猶恐不及。「上海仔」只有到處逃竄,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從日韓到南歐到北非,裝作瀟灑卻煞是狼狽,疫情期間還在意大利染病,無奈中只得求救曾經的大佬「燒雞」。

「燒雞」出手果然不一般,一番操作「上海仔」的對手同意講和。在「燒雞」斡旋下,對方答應「上海仔」可以分期還清欠款,并默認同意「上海仔」回港。可惜「上海仔」回港后,在還了幾期欠款后又不再支付,直到「燒雞」今年底在港追思會也沒去,不知是不是對身在泉下的「燒雞」心中有愧?

作為將「上海仔」從泥潭里撈出來的恩人,自己三十年沒回故鄉,卻幫忙讓「上海仔」得以回家,也許是不忍看到后輩和曾經的門生「上海仔」,和自己一樣嘗盡漂泊海外幾十年的酸楚。

結語:

然而一切都過去了,也許一生不喜歡名聲的「燒雞」,在另一個世界已經對一切釋懷,就像他在這個世界曾經做過的事,都隨著明月清風煙云散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