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步步驚心》木蘭香遮不住傷,若曦到最後都沒等來四爺

维尼 2022/01/13
 

@追剧迷等更日子太难熬?组团追更欢乐多!海量热剧看花眼,来和维尼一起追剧吧~

 

若曦到死都沒等來四爺,在十四懷裡含恨而終

若曦出宮,在十四爺府過完她生命最後的時光。她終於遠離紫禁城裡的是非恩怨,得到她最嚮往的自由。

然而人總要在離別之後,在掙脫糾纏的漩渦之後,才能真正看到那個人,好好地愛那個人。這就是所謂的不牽手也可以漫步風霜雨雪,不相見也要朝思暮念吧。

若曦用生命最後的餘熱,懷戀和四爺間的點點滴滴,仿佛這個時候才是真心相愛的。

老四安排探子竊探若曦和十四的虛實。十四故意在桃樹下和若曦親密。加上十四又時不時寫些洩憤的歪詩,老四決定不再看十四府裡的來信。

若曦油盡燈枯,大限將至,十四心都碎了。

夢境中的若曦身處茫茫大霧之中,她開心地小跑著,想跑過去擁抱四爺。一跑近,四爺就消失,怎麼也抱不到。若曦是多麼擔心見不到這最後一面。

愛情總是糾纏不清,難捨難分。哭天搶地要離開的是她,千里之外遙寄相思的也是她。她寫信給四爺,求見最後一面。

若曦說要快,要快馬加鞭,十四很不開心,卻還是幫她寄信。看到若曦的筆記跟老四一模一樣,為了少些閒言碎語,十四重新寫了信封。

十四在府裡老搞些動作刺激老四,比如桃樹下讓若曦擦汗,和若曦深夜共處一室,又常常寫歪詩挑釁,再加上若曦寫的信封被替換。老四這次沒有看信。若曦的絕筆信就這樣靜靜放在一邊。

若曦珠飾去鉛華,衣衫著木蘭,起先是端坐在屋內,靜候四爺的到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四爺的腳步聲卻遲遲不響。若曦支撐不住身體,只能讓頭靠著窗戶,再等一等。

成雙的鳥兒如此容易,西沉的落日毫不關情。若曦從滿心期望等到驚慌失措,一生有多少眼淚,經得起這樣流。

她以為四爺還在生氣,還不肯原諒,又懷疑四爺是不在意,不在乎。

離開之後,認知也愈發模糊。現在的那個人也許不再是過去的那個人了。

他真的在乎我嗎?也許他以前在乎,如今卻只覺毫不相關?

巧慧安慰若曦,肯定是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朝堂上的事情說不準的。

若曦燃起希望,四爺怎麼會不來見我,肯定是我病中多思,想多了。她繼續等著。

若曦囑託巧慧,給銀兩安置王喜,把玉檀絕筆帶給老九,牢記綠蕪的事。她替所有人都做了周全的安排,唯獨沒考慮她自己。所有阿哥都還在,唯獨知曉結局的她,選擇停留在此時,最先離開。

相愛的人之間是否真能心靈感應?四爺突然身體不適,那是當年為若曦擋箭的地方。四爺在打盹的功夫夢到若曦,以為是她回來了。

四爺還以為若曦能十年無虞,不知道此時此刻她正危在旦夕,望眼欲穿地等待著他。

他們都不知道,那最後一面已經見過,紫禁城的一別就是永別。

十四想在臨別前把最好的都給若曦,做了她最喜歡的菜,叫了她最喜歡的琴師。他假裝不知道若曦最想見的人是老四。

由愛故生嗔,由愛故生恨,由愛故生癡,由愛故生念。從別後,嗔恨癡念皆化為寸寸相思。拿走她魂魄的四爺,強撐著最後一口氣期盼的四爺,陰差陽錯間還是沒來。

若曦等得迷迷糊糊,還以為是四爺來了。只是十四說琴師來了。

十四帶彌留之際的若曦,到院子裡看最後一個春天,聽最後一場戲。院子裡花開得正好。十四說桃花開得很美,明年會更美,明年還要一起欣賞。

若曦說花開的是很美,遊離的目光已經無法聚焦到木蘭花上面——她還在期盼四爺。

此時的若曦,不再是皇宮裡謹小慎微的女官,不再是夾在眾人中間處處求全的兩難人,不再是十爺的青梅竹馬,八爺的情竇初開。她不用再忍受常年的憂思恐懼,不用再經歷即將到來的種種為難。

此時的若曦,她只是四爺的愛人、四爺的知己,在草原上在荷塘裡臉紅心動,在風雨裡相依攜手的愛人。

四爺也不再是高高在上、冷血無情的皇帝,他是當年那個面冷心熱的四爺。

來不及等不及回頭欣賞,木蘭香遮不住傷。若曦用盡心力試圖握緊四爺生平最愛的木蘭花,想在臨終前再見四爺一面。

若曦氣若遊絲,躺在十四懷裡,思緒和靈魂已飄得很遠。

十四滿眼淚水,忍著哭聲問若曦,如果有來世,還會不會記得他。

這世間的陰差陽錯從未停歇,若曦終究沒等來四爺。她用盡最後一絲氣力,輕聲說到,會問王婆多要幾碗孟婆湯,將他們統統忘掉。

生命是一朵會自然開落的花,木蘭花落了,若曦走了。若曦的生命停留在這一刻,她選擇不再走下去,這樣就不用看接下來的悲劇。

然而花開花落終有時,緣起緣滅無窮盡。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不會為任何人停留。若曦像木蘭花一樣歸於山川河流,歸於大地的無窮輪回之中。

 

记得关注追剧迷哦~组团追更欢乐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