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新藝城七怪之白面書生,《開心鬼》爆冷門,手握張國榮成最大籌碼~

陆凡 2022/07/27

01、

1982年,在香港如日中天的新藝城成立了臺北分公司,由張艾嘉坐鎮。

此前臺北的春節檔全是瓊瑤電影,幾番較量後,新藝城均占上風,最後瓊瑤拱手讓賢。

這時,港臺兩地春節黃金檔已盡是新藝城的天下。

新藝城的異軍突起,引來不少人眼紅。

電影《笑匠》在臺北上映時,新藝城的三位老闆特意從香港趕來出席首映禮。當天上午卻收到了一封恐嚇信和一個恐嚇電話。

直言新藝城的人太過囂張,警告他們不准出席首映禮,否則會有好戲看。

當時黑道勢力倡狂眾人早有耳聞。麥嘉和石天兩位老闆呆了一會兒,馬上決定不再出席,立即返港。

不料卻引來另外一位老闆的不滿,越恐嚇越要去,偏要看個究竟。所以那個晚上,只有三老闆單刀赴會。

這人就是黃百鳴。

左一為黃百鳴,依次為麥嘉、石天

新藝城七怪中,黃百鳴算是「另類」。

和其他來自江湖,形態各異的六人不同,他性格靦腆,又戴著一副眼鏡,頗具書生氣。

新藝城時的黃百鳴

七人奮鬥小組開會時,各位仁兄仁姐每人都煙不離手,他則始終沒有吸煙的習慣,卻吸盡了二手煙。

每次開完會大家從頭到腳,從內到外全是濃濃的煙味,其他人都邋遢慣了,對此並不介意,卻讓一向愛乾淨的黃百鳴苦不堪言。

新藝城七怪,左二黃百鳴

不過在老闆的身份上,黃百鳴卻絲毫沒有書生的文弱。

在新藝城時他做事便以雷厲風行著稱。後來大家各自為戰,面對紛繁複雜的電影市場,他仍可以獨當一面。

自組「東方」對抗「永高」期間,更以張國榮為籌碼一舉拿下《霸王別姬》的放映權,使結局大反轉。

在幾場著名的惡鬥中,這位白面書生仿佛有如神助,每次都絕處逢生,力挽狂瀾,不失為香港影壇的一個傳奇。

02、

黃百鳴原名黃柏鳴,曾是洋行的經理,月入過萬,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後來辭職投身電影圈,替人寫了不少劇本,卻始終沒有一鳴驚人的作品,最後落得個家空戶閉的下場。

落魄的黃百鳴這時將「柏鳴」改成了「百鳴」,意為雖不能一鳴驚人,但鳴一百次,總會有一次成功。

年輕時的黃百鳴

新藝城創辦初期的作品,如創業作《滑稽時代》、成名作《最佳拍檔》以及徐克首部叫好叫座的電影《鬼馬智多星》,全部由黃百鳴執筆完成。

編劇是黃百鳴的老本行,做起來自然得心應手,但他最想當的卻是一名演員。

不過這一想法遭到了其他六人的反對,理由是黃百鳴長得太過正常。

在喜劇片浪潮剛剛被掀起的年代,觀眾對喜劇演員的要求並不高,但一定要有特點。

相對于麥嘉的光頭,石天、徐克的滑稽,泰迪羅賓的體形,曾志偉的搞怪,黃百鳴身上確實沒有讓觀眾看一眼就能記住得「特長」。

後排左二黃百鳴

所以當時的新藝城七怪中,除黃百鳴和管財務的施南生外,其他人都身兼演員一職。

這讓黃百鳴很不服氣,經常和麥嘉抱怨,「人家都可以做,為什麼我不可以做?」

在一次中學生話劇比賽中,黃百鳴和徐克被邀請作嘉賓出席。

比賽中一個名叫《朱秀才》的舞臺劇,引起了黃百鳴的注意,劇中講一隻吊頸鬼和三個女學生的故事,寫得相當有趣。

黃百鳴當即買下版權,計畫改編成電影。完成劇本後的黃百鳴喜出望外,在公司公開宣佈:「這部戲一定要我演男主角,你們都不要碰!」

這便是後來以小博大,盈利千萬的《開心鬼》。

《開心鬼》

《開心鬼》直到上映都不被大家看好,只是黃百鳴一心想當演員的夢想由來已久,大家不忍拒絕。

于是新藝城只給《開心鬼》投了200萬,這跟新藝城同期的大製作相比,簡直是微不足道。麥嘉當時的心態就是輸掉才兩百萬,讓他輸吧。

只有200萬的製作費,當然請不來什麼大明星,所以黃百鳴從主演到導演全部用新人。

女主角李麗珍只有17歲,導演高志森也不過24歲。

《開心鬼》女一號李麗珍

1984年,《開心鬼》在暑假第一檔推出,沒想到剛一面世就爆了個大冷門,竟小刀鋸大樹,狂收1700多萬票房。

同一檔期上映的電影是嘉禾的《省港旗兵》,其幕後陣容是當時的最強組合:麥當雄加洪金寶,宣傳也是鋪天蓋地,甚具聲勢。

結果卻被小成本的《開心鬼》壓得以票房慘澹收場,把麥當雄氣到炸。

《省港旗兵》

最後黃百鳴的銀幕首秀《開心鬼》以淨賺1100萬完美收官,成為當年新藝城最賺錢的一部電影。

03、

有了《開心鬼》成功,黃百鳴變得更加大膽起來。

在喜劇浪潮被掀起的年代裡,黃百鳴很想拍一部悲劇,于是構思了一個收賣佬和棄嬰的故事。

同喜劇從頭笑到尾的原理一樣,黃百鳴的悲劇則要由頭悲到尾。

麥嘉看後劇本後堅決不同意,聲稱「這種哭哭啼啼的煽情電影沒人會跑去電影院看得」。

麥嘉

不久,新藝城的臺灣分公司要開新戲,張艾嘉把劇本送來後,黃百鳴故意否決,說拍我這個吧。

「可是導演要拍的是喜劇啊!」

「叫他嘗試一下悲劇啦。」

黃百鳴在麥嘉面前雖是小弟,但對外卻是實實在在的老闆,張艾嘉只得照辦。于是才有了金馬獎11項提名的經典名作《搭錯車》。

《搭錯車》

電影或許有人沒看過,但電影主題曲卻是人盡皆知,這便是《酒幹倘賣無》。

所謂「酒幹倘賣無」實則是收買玻璃瓶的商販通街叫賣的口號。「收玻璃瓶」的閩南話就是「酒幹倘賣無」。

這部電影不僅讓男主角孫越大器晚成,拿下了金馬獎影帝,更捧紅了主題曲的幕後代唱。

《搭錯車》男主角,孫越

這位幕後代唱當時很不得志,年輕時出過唱片但無人問津,現在已經沒有公司願意為她出唱片。

但導演一意孤行非用此人不可,于是黃百鳴撥出了一百萬台幣,由新藝城幫她錄唱片。

結果唱片配合電影推出,竟大賣特賣,讓這位名不經傳的幕後代唱紅極一時,也就是後來大名鼎鼎,那姐的偶像蘇芮。

悲劇電影還有一個很大優勢,就是演員很容易獲獎。

果然,在講父女情的《搭錯車》後,黃百鳴又寫了一部母子情的悲劇《何必有我》,讓其貌不揚的鄭則仕一舉拿下了第五屆香港金像獎影帝。

其後黃百鳴乘勝追擊,如法炮製了一部講父子情的悲劇,讓周潤發首次拿下了影帝的頭銜,這便是發哥和張艾嘉主演的《阿郎的故事》。

張艾嘉、周潤發《阿郎的故事》

三部悲劇造就了三個影帝,在黃百鳴的編劇生涯中成為不可複製的傳奇。

04、

1988年,黃百鳴監製的《八星報喜》,狂收票房3700多萬,這意味著將會有一大筆可觀的分紅。

滿心歡喜的黃百鳴率先放了自己一個長假,坐頭等機票去環遊世界,吃喝玩樂,盡情揮霍了一番。

《八星報喜》

結果回港後卻不見分紅到賬,詢問得知原來他監製的另一部電影《城市特警》票房很不好,令公司虧損巨大,他的分紅剛好可以彌補虧損。

但分紅的錢已經先被黃百鳴揮霍殆盡了,于是他向公司申請賀歲檔的機會,結果麥嘉並不同意,因為這一年的賀歲檔由麥嘉和石天兩人搭檔。

這讓在新藝城一向是乖乖仔的黃百鳴,不得不出去接私活了。

于是黃百鳴拉來了許冠文和高志森,拍了一部《闔家歡》,計畫在春節檔上映。

《闔家歡》

結果新藝城這邊,麥嘉卻用了最厲害的招數和他對打。

麥嘉的《新最佳拍檔》在當時幾乎集結了全公司最厲害的大咖,包括許冠傑,麥嘉,張國榮,李修賢,甚至還要邀請周潤發。

這時發哥在拍黃百鳴監製的《阿郎的故事》,黃百鳴告訴導演杜琪峰,不能放周潤發,不然這仗根本沒法打。

兩部影片在春節檔狹路相逢,最後《闔家歡》僅14天便賣出了3100多萬的票房,而《最佳拍檔》25天也不過剛破兩千萬。

黃百鳴自然完勝,不過此後黃百鳴也徹底離開了新藝城。

《闔家歡》

離開新藝城後,黃百鳴先後創辦了「百鳴影業」和「百嘉峰」影視公司,不過這都是過渡時期,做了半年就離開了。

1990年,黃百鳴與羅傑承合組了「永高」,由賑災電影《豪門夜宴》打響了頭炮。隨後「永高」自己拍的第一部電影就是星爺主演的《家有喜事》,打破了當時的票房記錄。

就算是新藝城,當時也是拍了兩年,才有了破記錄的《最佳拍檔》。「永高」的發展可謂是神速。

《家有喜事》宣傳時,黃百鳴、周星馳

可能是成功來得太快,讓羅傑承以為拍電影太容易,所以處處和黃百鳴唱反調,身心俱疲的黃百鳴只得離開「永高」,並退出了電影圈,移民到了新加坡。

在新加坡時很多朋友勸他回來繼續拍電影。正如李翰祥所講,想讓有過輝煌的人退出電影圈,姥姥都不行。

1993年,黃百鳴籌拍了張國榮主演的古裝喜劇《花田喜事》,可當時的院線都排滿了戲,根本不給《花田喜事》留機會。

《花田喜事》宣傳時,黃百鳴、毛舜筠、張國榮

曾經的大佬,現在竟然沒有院線願意給排片。受到冷落的黃百鳴決定自組院線,于是零星找了二十幾家影院都簽了下來,成立了香港第五條院線——東方院線。

東方院線成立時離《花田喜事》上映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這期間黃百鳴想買下《霸王別姬》的放映權,但《霸王別姬》的出品方並不同意。

不過這時黃百鳴手裡正握著張國榮這個大籌碼,聲稱不給放映權,張國榮將不會隨《霸王別姬》去做宣傳。

這招果然管用,放映權當即下來,東方院線也自此起步。

張國榮、黃百鳴

後來的「東方」惡鬥「永高」期間,黃百鳴用《金玉滿堂》對戰羅傑承的《富貴人間》。

前者票房大破三千萬,而《富貴人間》只賣了幾百萬,戰神黃百鳴,再一次高調勝出。

不過,東方院線最後也以失敗告終。因為那時港片大勢已去,輝煌不復存在。

黃百鳴這位時勢造就的英雄,自然也隨著時勢的改變而逐漸淡出了影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