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崩牙駒當年多厲害?逼刀文龍下海,讓雙鷹青撲街,上門暴打雞腳黑

陆凡 2022/07/15

要問崩牙駒當年有多厲害?

這三位傳奇梟雄最有發言權:

「賭船盟主」刀文龍、「勝和校長」雙鷹青、勝和五大元老之首雞腳黑。

若不是碰上巔峰崩牙駒,刀文龍不會上不了岸,掉頭下海拼搏,即便是坐上「賭船盟主」,依然對25年前的澳門往事耿耿于懷;

雙鷹青不會折戟濠江,「勝和校長」光環失色,哪怕翠華餐廳歲月靜好,回想起澳門經歷仍心有戚戚;

當年的勝和坐館雞腳黑、不會在家門口被暴打,25年前的天天漁港、成了勝和五大元老之首最不愿提起的江湖記憶。

話頭既然起了,就不妨說說25年前、崩牙駒與勝和三大梟雄的一段舊事。

01

紙醉金迷之地,必是龍爭虎斗之區。

香江西望,夜色中的澳門三島流光溢彩、猶如三只令人垂涎的下蛋金雞,香港江湖豈有坐視之理?爭相前來扎旗陀地,分羹食肉樂此不疲。

1996年,崩牙駒領銜本澳14K、水房、大圈、和勝義組成「四聯公司」,狙擊新義安西進收獲一場大勝,巔峰期的崩牙駒、氣勢如虹。

從來武無第一、江湖勝者為王,老新剛撞鐵板、勝和卷土再來。

勝和諸班元老叔父早就虎視眈眈、多年來籌謀已久。此番新任坐館雞腳黑上位,饒是雄心壯志心燒火、更欲大動干戈展宏圖。最高議事會一合計,崩牙駒看場起家,出手便要給他來個釜底抽薪,拿走崩牙駒的看場權。

主意已定,兵發文武兩路。文的、元老叔父們動用關系人脈,對何鴻燊及各大貴賓廳主合縱連橫,對各類江湖勢力則進行結盟分化;武的、派出幫內知名猛人刀文龍打頭陣,登陸濠江。

02

刀文龍生得高大壯碩、有蒙古血統,習練蔡李佛拳出身、功夫了得,為人豪爽彪悍、做事雷厲風行,情商、智商雙雙在線,生意、交游兩把好手。

金秋十月,天爽宜人。一位穿著中山裝的高大身影、帶著一班手下走進葡京某貴賓廳。此人便是刀文龍,勝和老叔父已經和廳主談好,由刀文龍過來拿下場子,與崩牙駒手下「桂仔」做交接。

此時廳內人頭攢動,游客玩興正歡,「桂仔」正在巡場。刀文龍大步流星、過去拍拍「桂仔」肩膀,「兄弟,走咱們到里邊兒談點事。」

兩人和各自手下呼呼啦啦一群人來到辦公室門口。

「其他人不用進來了,你和我。」桂仔點了點刀文龍胸口,然后將門反鎖。

「從今往后這個場子我看了。」刀文龍盯著桂仔眼神篤定。

「我跟駒哥打個電話……」接通崩牙駒電話嗯了一聲,完后手機一摔,電光火石之間、便跟刀文龍干了起來。刀文龍饒是勇猛,幾個回合下來依然不敵「桂仔」,場面甚是狼狽。

「你以為駒哥花大價錢請的人、都是吃素的,要關起門說話、還是讓你勝和最能打的人過來!」

刀文龍進軍貴賓廳的腳步戛然而止,上不了岸只得下海、發展賭船生意,并在日后成為「賭船盟主」這是后話。

03

刀文龍出師不利,消息回傳香港,幾位叔父元老緊急議會,認為刀文龍近年主要心思在做生意、功夫有所疏忽,還是派幫中風頭正盛的年輕猛人「雙鷹青」出手。

彼時「雙鷹青」二十來歲,高大威猛、血氣方剛,不僅粉絲超多、而且訓練出一批少年猛人,源源不斷地補充到「勝和兵庫」,人稱「勝和校長」,江湖相逢無敵手、被認為是勝和最能打的頭號猛人。

同門在澳門受了欺負,幫內叔父元老相托,「雙鷹青」當仁不讓接過任務,不僅要幫刀文龍出一口氣、而且承擔著幫派扎牢第一桿旗的使命。

崩牙駒在路環島別墅跟雙鷹青見面,崩牙駒從海內外請來的數名高手與之對壘,雙鷹青不落下風。展示勢力之后、崩牙駒讓雙鷹青好自為之,雙鷹青付之一笑。

幾天后,勝和援兵趕到,雙方數百人在海灣大橋上展開激戰、殺得不分勝負。最后崩牙駒親兵殺到、抱著重武器對空噴射一分鐘,現場突然變得安靜、雙鷹青帶著人馬匆忙退回香港。

狼狽而歸,「勝和校長」的光環褪色、作為荃灣派系重要人物的「雙鷹青」,接著與區內猛人「荃灣澤」的競爭中失勢,江湖路出現轉折、這是后話。

04

刀文龍、雙鷹青接連折戟,讓一班叔父元老很是頭疼,讓彼時的勝和坐館雞腳黑也是相當窩火。

雞腳黑是幫內出名的食腦叔父,不僅夠狠夠威、而且精明狡詐,當年在東方皇宮夜總會門口、暴揍14K最惡大佬華喜,狠殺了對方威風;還曾「捉黃腳雞」整蠱某金牌司儀,腦子轉數快、做事很有手腕,江湖聲名遠揚。

雞腳黑早就想跟崩牙駒來個巔峰對決,當面過過招,苦于一直沒有機會。

1996年底,崩牙駒來香港辦事,設宴灣仔天天漁港。收到風聲的雞腳黑、火速帶人趕到現場。刀文龍、雙鷹青先后在崩牙駒地盤吃虧,現在到了雞腳黑地盤、崩牙駒必定不敢怎樣,雞腳黑心想、一定要出完心中這口惡氣。

雞腳黑上來指責崩牙駒,沒想到崩牙駒一點都不怵。雙方越吵越兇、崩牙駒的人圍上來將對方一頓暴打。雞腳黑哪里受得了這股氣,回去立馬聯絡幫內叔父元老,吹雞數百人氣勢洶洶、殺了個回馬槍。

久經風雨的崩牙駒早有打算,出事后馬上聯系快艇、火速趕來接應。

雞腳黑本已想好萬全之策,兵分三路,一路天天漁港,一路崩牙駒住的酒店,一路直奔碼頭,并且吩咐全港眼線時刻緊盯。

天天漁港撲了個空,酒店空無一人,眼線報到崩牙駒到了碼頭。等雞腳黑帶上人馬趕到碼頭,卻見崩牙駒已經登上快艇、對著岸上的雞腳黑來了一句「薩揚娜拉」,對香江燈火揮手再見。

雞腳黑急忙找快艇追截,怎奈崩牙駒坐的是國外最新式的快艇,等雞腳黑的人下水了、對方早已消失在幾十公里之外。

在自己地盤、家門口被崩牙駒暴打,天天漁港也成了他最不愿提起的不堪往事。

尾聲:

隨后,崩牙駒巔峰跌落、入獄13年。「刀文龍」在海上大展拳腳,成為頗負盛名的「賭船盟主」,「雙鷹青」漸轉低調,后在深圳河對岸做起茶餐廳小老板,「雞腳黑」則功成身退、并躋身勝和五大元老之首,門下出了多名勝和坐館。

2015年,「刀文龍」的大都會貴賓廳在澳門海立方開業、終于圓了上岸之夢,同年,崩牙駒出冊后的第一家貴賓廳「國瀛」開業,「刀文龍」親自捧場、并第一個下注,往事恩怨消散在歡笑之中。「雙鷹青」如今在元朗專心做起生意,「雞腳黑」則安心養老、甚少出現在公眾場合,「崩牙駒」一邊老驥伏櫪、布局多項投資,一邊則在抖音上成了知名網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