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黃霑回憶《倩女幽魂》配樂始末,被徐克拒絕兩次,中意和哥哥錄音

陆凡 2022/06/10

01、

1987年,黃霑從報上得知徐克要重拍《倩女幽魂》時,激動萬分。

主動請纓為電影作配樂。

那時電子音樂合成器剛剛面世,能試驗很多奇怪的聲音。

霑叔對這一新鮮事物很感興趣。

但一般電影的配樂并不需要這種效果。

正愁沒地方施展拳腳,突然得知翻拍《倩女幽魂》的消息。

自是手癢難耐。

「因為是鬼戲嘛,鬼又沒有人見過,

給鬼戲配樂很自由的,怎麼發揮都行!」黃霑大笑道。

霑叔稱,自己是沒有尊嚴的,從不顧面子,也沒有那個東西。

很多人必須要三顧茅廬才肯點頭答應,

我沒有,感覺自己適合,就去做了。

所以黃霑主動給徐克打電話,請求獻身為電影做配樂。

「啊,聽說你要拍《倩女幽魂》,可不可以把配樂給我啊。」

沒想到徐克竟回復道:

「不行啊,小東已經找人了。」

「你不是監制嗎?」

「我很尊重導演的意見的。」

「哈哈哈...不行啊,不行就算了」

黃霑嘴上說著算了,實則卻是心癢難抓。

這麼好的機會,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它溜走,只好過段時間再看。

其實,徐克作為《倩女幽魂》的監制,自然有一票否決權。

不過,當時有關徐克「戲霸」的傳聞此起彼伏。

媒體們紛紛指責,但凡是徐克擔任監制的電影,導演的作用更像副導演。

根本沒有發揮的余地和決定權,

只需按徐克的想法在片場指導拍攝就夠了。

這其實是從新藝城帶出來的陋習,監制的權利大于一切。

所以這次徐克為了避嫌,

對程小東自己的配樂班底一概不加干涉,完全任其發揮。

只是此番舉措卻愁苦了黃老霑。

黃霑始終對《倩女幽魂》念念不忘。

早在中學時,黃霑就對《聊齋志異》中的《聶小倩》一篇迷到不行。

后來,大導演李翰祥竟將這一段故事搬上了銀幕。

李導的《倩女幽魂》上映時,不管是畫面還是配樂都堪稱一流。

尤其是陰森的配樂,給黃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原來當時李翰祥為電影配樂也是煞費苦心,

最后找到一位巴西籍的音樂家。

用銅鋸和小提琴的弓配合來彈,

便生出了鬼出來時所聽到的聲音。

這種組合在1960年絕對是空前的,一經面世便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黃霑有此情結,自然不肯罷休。

幾個月后,便以瞻仰大作為名再次給徐克打去電話:

「那戲拍得如何了?」。

徐克道:「小東精益求精,戲拍得很慢」

黃霑又舊事重提:「真的不行啊?」

「已經找到人了啊,大哥」徐克笑道:

「你就死了這個心吧!」

一連兩次都沒有結果,讓黃霑這個一流音樂人,很是失望。

一直到《倩女幽魂》拍完,

程小東拿著改了數次的主題曲怎麼看都不順眼,

于是主動跟徐克講讓黃霑試試。

霑叔接到徐克的電話,依照慣例,「哈哈哈」大笑起來。

02、

本來為電影做配樂,要先拿到電影劇本的大綱,

里面有主題思想,人物性格,以及所配片段情節的具體詳述等等。

行內人稱之為天書。

但為《倩女幽魂》做配樂時,電影已完成了絕大部分。

根本不需天書,直接看畫面做配樂即可。

黃霑回憶起此事時,直呼很是過癮。

只是,到了這時才做配樂,時間也變得異常緊張了。

收到通知,黃霑便一頭扎進了錄音室。

那時,程小東在片場趕拍,徐克卻比較清閑。

一直在錄音室跟著黃霑,對每一段場景做詳細講解。

再三斟酌后, 黃霑決定用國樂做上層,

西洋樂器做底的方法,來配《倩女幽魂》。

這樣的配樂手法,在當時還尚無前例。

《倩女幽魂》后,「鬼片」大紅。

這種配樂方式也蔚然成風,效仿者甚多,黃霑算是開先河者。

在錄音室苦熬數天,一首混合古典風和電子音的主題曲已然成型。

徐克大喜,直接拍板要了。

什麼監制不能擅作主張云云,早不知拋到了九霄云外的什麼地方。

隨后,徐克又督促黃霑,快給旋律填上歌詞。

《倩女幽魂》的歌詞,

竟很鬼馬地將東方古代英雄俠客宿命的主題,

安插在了一個弱書生寧采臣身上。

這當然是徐克的意思。

不過,經黃霑之手再寫出來,也實在令人看的拍案叫絕。

一直到這會兒,徐克理智的思緒才慢慢回歸了大腦。

才想到自己只是監制一事。

于是趕忙將曲子和歌詞拿給小東看,

程小東聽后,稱感覺對了。這才皆大歡喜。

詞、曲確定后,哥哥張國榮也進了錄音室。

回憶起和張國榮一起錄歌的經歷,黃霑情不自禁贊美道,

LESLIE真的是一個很專業的人。

他不僅樂感很好,在拿到歌以后,都是事前練好才進來錄的。

不像其他歌星,進了錄音室,連歌詞還沒有記住。

和張國榮合作非常愉快,每次錄歌,最多半個小時。

三、四次就已經可以收工了。你OK,他也OK。

因為你知道,就算讓他再唱三百遍,他的水準還是那麼高。

所以一般唱完三次,大家已經在飲茶聊天了。

我真的好中意與他做事。

說起張國榮獨特的聲音,

不少人都會想到低沉,磁性,沙啞動人這樣的字眼。

對此,霑叔也有一段極為準確和經典的贊辭:

他(張國榮)的低音雄渾,圓圓厚厚

有似陳年干邑,醇醇地流入咽喉

暖洋洋而帶幾分挑逗!

03、

《倩女幽魂》上映前一周,

徐克又突然找到黃霑,想要再加一首寫聶小倩的歌,作為插曲。

黃霑聽后,認為時間太過倉促,

便提議是否可以用一首自己之前未發行的舊歌,

名叫《黎明不要來》。

《黎明不要來》是黃霑在1984年為嘉禾出品的電影《先生貴姓》創作的歌曲。

當時未經采用,便擱置了起來。

這本是一首寫舞女生活的歌。

在電影《先生貴姓》中,女主角是一個舞女。

她懼怕黑夜,每晚都會失眠,

所以屋里總是燈火通明,就算不上班,

也會用牌占卜到天光大亮才肯睡去。

后來碰到了男主角,兩人纏綿在一起,

女主第一次感覺到,黑夜并不可怕了。

甚至希望黑夜越漫長越好,因為天一亮,男人就要走了。

霑叔緊扣主題,寫下了這首《黎明不要來》。

黎明請你不要來

就讓夢幻今晚永遠存在

留此刻的一片真

伴傾心的這份愛

《先生貴姓》錯失良曲,真是可惜之極。

其實,錯失良曲的不光是《先生貴姓》。

連徐克也差點放棄此曲。

不得不說,葉倩文這首佳作的誕生還真是命途多舛啊。

當時,黃霑與徐克本來談妥要用《黎明不要來》。

第二天徐克又打來電話,

稱他們已經沒錢寫歌了,先不要了。

黃霑一聽,急了。

對著話筒便聲情并茂地唱了起來。

徐克聽后,感覺確實好,而且歌詞極符合聶小倩的女鬼身份。

一見光就會魂飛魄散,就是生離死別。

相較于那個舞女,聶小倩更渴望黎明不要來。

徐克答應下來后,黃霑又在原有的歌詞中加了一段:

而清風的溫馨

在冷雨中送熱愛

默默讓癡情突破障礙

不許紅日教人分開

相較之前更加扣主題了。

但最后一句「不許紅日教人分開」,

卻給黃霑引來了不少麻煩。

在當時那個年代,香港很多人都移民走了,

當中原因不外乎就是,那「紅日」要照過來了嘛!

04、

黃霑除《倩女幽魂》和《黎明不要來》外,

還為電影創作了《道道道》。

這首歌是黃霑鮮有的集作曲、作詞、演唱于一身的作品。

說起自己獨唱《道道道》一事,黃霑大笑道:

「這事要感謝徐克,是他完成了我的歌星夢!」

黃霑稱,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有當歌星的夢想。

「黃霑」這個名字,就是十九歲時,參加「歌唱比賽」時改的。

(黃霑本名黃湛森)

大丈夫本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但黃霑怕比賽落敗,才起了藝名。

結果,比賽果然落敗,這個藝名卻成了他終生的代號。

不過,黃霑的歌唱生涯,并沒有因此結束。

當年的香港電影,有混聲合唱部分,十居其八,都有黃霑的聲音混在其中。

霑叔自嘲這一行徑為「濫竽充數」。

但說到獨唱,黃霑卻沒了膽量。

之所以敢大秀歌喉,也是被逼得實在沒轍了。

《道道道》是黃霑從康城飛往香港的途中寫的。

當時徐克突然心血來潮,說道:

「午馬舞劍那場戲,有首歌唱應該會更好吧?」

黃霑當時喝了酒,情緒很high,當即找來紙和筆就開始寫了。

在酒精的刺激下,霑叔一揮而就。

寫得很過癮,初稿也非常之長。

后來刪掉了一半,才成了如今的《道道道》。

這首歌本來是留給林子祥唱的。

那時林子祥身在美國,根本聯系不到,

后來聯系到了,叫他回來錄音,價錢又高的離譜。

徐克摸了摸口袋,突然計上心來。

慫恿黃霑自己出來唱,黃霑聽后立刻認慫。

「你行的,你試音時效果就很好。」徐克在一旁鼓勵道。

黃霑只好硬著頭皮正式錄。

結果午夜場出來的效果很好。

后來,竟火到,為此還出了唱片《百無禁忌黃沾作品集》,

居然一下賣了三十萬張!

「一年的養妻活兒的花費,就此有了著落。」黃霑大笑稱。

然而好運并不止于賣唱片。

在第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

黃霑憑主題曲《倩女幽魂》拿下了最佳音樂獎。

而幾次險要胎死腹中的《黎明不要來》竟擊敗張國榮的《倩女幽魂》奪得了最佳電影歌曲。

最佳音樂,最佳電影歌曲,皆出自黃霑之手,一時風光無限。

05、

當問及應該怎麼做電影配樂時,霑叔坦言道,

自己最大的優點就是:我比較明白戲。

知道音樂怎麼樣可以把戲襯得更好、更加感人。

電影的音樂和普通的音樂不同,你千萬不能把它當主角。

你做得最好也只能做李連英,等捧著西太后出來,這才是戲。

你一定要以戲為主,不能搶鏡。

最好就是做到讓戲很突出,而你的音樂又不會讓人記不起,那就行了。

但這一點很困難,不容易做到的。

你做得好,拿獎是必然的。

只是時間的問題,這部不行就等下一部啊。

沒有對錯這回事的,適合就可以了。

又問及,為什麼最近(00年左右)為電影做配樂很少時。

黃霑略帶失落之色。直言道,

后來就沒有那麼好的合作機會了。

稱自己最慘的一次是,花三個月完成一部戲。

最后終于把音樂弄好了,結果成品一出來,刪減了很多。

本來有5分鐘配合很好,誰知道出來卻只有45秒。

這種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不能接受。

之后就一怒之下不再做音樂了。

為電影做配樂,有的圖賺錢,有的圖出好作品。

「當兩者都做不到的時候,還做什麼呢?」黃霑無奈道。

看到黃霑晚年的處境,令人不勝感慨,果真是:

越來越熱鬧的香港地,越來越寂寞的黃霑。


用戶評論